网络时代的知识长啥样口☆口口☆口

  网络时代的知识长啥样

   关联主义创始人西蒙斯将网络时代的知识比喻为河流☆□☆,或管道里口的石油□□☆□,提出了知识流的概念☆☆□。他认为☆☆□,今天的口知识不再是静态的层级和结构☆□□□,而是动态的网络与口生态□□☆☆。知识更新口速口度口非常快□□□☆,半衰口期缩短☆□□。因此□☆□,网络时代的口口学习应该注重连通网络中的口知识结点☆□□☆□,保持知口识口的时代性□☆□。他指出☆☆□☆□,今天的学习更多的是连通□□□☆☆,而不是建口构☆□☆□。管道口比管道里的内容更重要☆☆□□□,因为内容是随时变化的☆□□☆。

   笔者曾将知识比喻为一棵榕树□□☆☆☆,榕树的根部是口知识的一级口结口构□☆☆☆,主要由感性认识构成;榕树的主干和分支是知识的口二级结构□☆□,主要由理性认识构口口成;榕树的口树冠为知识的三级结构□☆□,主要由联口想构成☆□☆。树冠又发出长长的气根□□□☆□,伸进土壤□☆□☆,与树根口紧密相连□□☆,将一级结构口与三级结构连接起来☆☆☆。笔者认为□☆□☆☆,教育是口一种知口识的嫁口接□□☆,是从知识的二级结口构口开始的☆□☆☆□。学习分为自下而上的学习(由一级结构上口升为二级结构□☆☆、三级结构☆☆□,如探究发现式学习口)和自上而下的教学(从口二级结构开始与一级结构实现对接☆☆☆□□,口☆口口☆口如传递—接口受式学习)两种☆☆☆□□。

   这两个比喻互相矛口盾吗□☆□□□?不矛盾□□□☆☆。西蒙斯描述的是网络时代的社会化知识□☆☆□,而笔者口说的则是个体知识□☆□☆☆。口☆口口☆口在网络时代☆☆□☆□,社会化知识与个体知识构成了如图1所示的关系□☆□☆。

   在网络时代☆☆☆☆□,社会化知识犹如一条纵横交错的河流☆☆□,滋养着每棵口个体的知识之树□☆□☆,而个体知识树也向河流贡口口口献自己的果实与液汁□☆☆□□。今天我们每个人都要善于从网络这个社会化知识的河流中摄取水分和营养☆□□☆,同时也应该向网络分享我们的实践与思考的成果☆□☆□。

   西蒙斯还提出了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当知识不再是涓涓口细流☆□□,而是像口口洪水一口样涌来☆□☆,我们该口怎么办□☆□?这其实就口是信息超载问口题□☆□。2011年☆□□☆□,西蒙斯口与笔者见面交谈时曾指出□☆□□,信息超口载还只是刚刚开始□☆□☆,以后会越来越严口重☆□□☆。西蒙斯提出的口解决之道就是学会连通☆□□,而少建构□☆□☆☆。我们不需要对所有的知识都口进口行深加口工☆□☆□□,只要知道口知识在哪口里☆□☆、知道谁有这样的知识就够了□□☆☆□。

   口但笔者认为光这样还不够☆□☆☆□,网络时代应对信息超载还必须学会选择□☆☆□。选择的原则是以个人的需要和兴趣爱好为中心□☆☆,构建个口性化的知识体系□☆□。今天我们要实现从金字塔式的知识结构向蛛网口型的知识结构的转变□☆□,如图2所示□□☆□。传统口的金字塔式的知识结构强口调以学科知识体系为基础☆□□☆□,进行系统学习□□□☆☆,认为基口础越宽越好☆□□☆☆,但这种学习方式显然已经不能适应网络时代培养创新型人才口的需要了□☆☆。在知识爆炸的今天☆☆□□□,基础需要多宽才口够□☆☆□?今天我们更需要的是建构以问题解决为中心□☆☆□☆、口☆口口☆口以个人需要和兴趣爱好为中心的蛛口网式的知识结构□☆□□。乔布斯☆□□、比尔?盖茨和口Fac口eb口ook的创办口人马克?扎克伯格等创新型人才□□□□,都具有这样的口知识结构□☆☆□。作为大学肄业生☆☆☆□,他们的基础知识未必比许多专家学者要宽要扎实☆□☆□□,但他们都口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围绕自口己口的需要口和兴趣爱好☆□☆,不断学习□□☆□、不断探究☆□☆□,像蜘蛛口一样织出一口张绚口丽的个口性之网☆☆□。

本文由雨桐论文网发布于计算机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网络时代的知识长啥样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