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流行语对主流文化的僭越与消融的论文口☆

  网络流行语对主流文化的僭越与消融的论文摘要:自1995年互联网正式登陆中国□□☆□,网络传播经口过十几口年的发展□□☆□☆,已经成为口人们获取信息和进行交流的重要平台☆□☆☆□。网络传播在给人们提供生活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许多备受争议的话题□☆□☆,网络流行口语便是其中口的代表☆□□☆□。本文从网络传播及媒介文化的视角分析了网络流行语与大众文化之间的内在关系□☆□□☆,探讨了网络流行语对于主流文化传口播口的僭越和消融作用☆□☆□□,并进一步总结了在当前传媒语境下对网络传播的规范机制□☆☆□。 关键词:网络流行语 非主流文化 主流文化的僭越 网络媒体作为社会发展口的助推力量和大众文化的传播渠道☆☆□□☆,为人类提供了一个全新的信息交流平台和信息获取空间☆□☆□。一方面☆□☆,从文化传播的角度上讲☆□☆,网络流行语是传统的大众文化在网络媒体里进行的个性化□□☆□□、非主流化的创造和模口仿☆□□☆。这种网络流行语从客观上表现出大众文化在网络领域的传承□□☆、移植和普及☆□□,实现了精英口文化的普及口化;但在另一方面□□□☆☆,网络流行语也为文化的传播和继承带来了口许多问题☆□□□,它对个人价值观的宣扬☆□□□、对个性文化的宣口泄□☆□,构成了对大众主流文化的僭越和消融☆□☆☆。 网络流行语产生的肇始及热化 网络流行语言并非是近几年才有的现象□☆□☆,学界和业界在互联网刚进入中国不久就有所关注□☆☆☆。早在2001年中国经济出版社就出版了于根元先生主编的《中国网络语言词典》一书□☆☆☆,收录口了诸如“美眉”□☆□□、“版猪”等1305条网络口热词和新口词☆□□,曾经在语言口学口界和文化学界引口起争议□□☆☆☆。如果说在2001年网络热词还是一种新的事物口或者新现口象的话☆□☆□☆,在今天□☆☆☆□,特别是自2008年口以口口口来☆□□☆,网络流行语成为网络媒体传播信息的一大内容口和特色☆☆□□,被大量地复制☆□☆□、模仿和转载□☆☆,这些流行语集中体现了网民的智慧和其当下的思想和心态☆☆☆☆□,在网民中有极高的人气和点击率☆□□☆,能够普遍反映某个特定时期内口一些特定人群的口心声□☆□☆。WWW.11665.COm 口简单概括而言□□☆□□,网络流口行语有三个基本特点:一是网络技术的支撑性☆☆□,即网络媒体作为其传口播的技术平台;二是语言传播的口口流行性□☆☆☆□,即网络流行语契合了某些特定受众的心理需口求□☆☆□☆,在一定的网民群体中能够引起普遍的共鸣;三是传播内容的精练性☆□☆□☆,口☆口口☆口即经过了口加工□☆□☆、模仿的流行语是以文口字☆☆☆□□、词组或语句的形态出口现☆☆□☆。网络流口行语的口发展口得益于互联网的技术平台☆☆☆□,更得益于日渐提升的网民的传媒素养和网民口的人数☆□□。根据cnnic(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公布的《第2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口统计报告》□□☆□□,截至2009年12月30日☆□☆,中国网民口规模口达到3.84亿人☆☆□☆,网络普口及率达到28.9%☆☆☆☆□。大量具有一口定文化基础的年轻人涌入网口络媒口体□□☆,在把互联网当做信息获取口平台的同时☆□□□☆,也将网络媒体当成一个个性展示和心理情感抒发的平口台☆□☆☆☆。正如覃晓燕所说□□□☆,这种文化“更多代表口的是草根文化或口口平民文化对主流文化的一种质疑与反思☆☆□。它是一种思想情感的表达方式□□☆☆,是一种文口化和内在的精神特质的集中体现”①☆☆□□。 网络流口行语:大众文化的网络再现 网络流行语口是网络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除了具备大众文化的特征之外□☆☆□□,又具备自己专属的口特征□□☆□☆。网络流口行语专注的是个性化的表达□☆☆□☆,所以从传播的主体而言□☆☆□,网络流行语具有以传播主口体的价值取向和兴趣理口念为核心的自我中心性□□☆,强调以个体为中心的思想和情感宣泄☆□□,口☆口口☆口而这些流行语一般都是“一鸣惊人”□☆☆,具有较强的“创造性”和传播的引口口导价值;这些流行语言诞生之时☆□☆□,创造者和传口播者往往求新☆☆□、求异☆□□☆,更注重眼球的口吸口引力口口口和语言表达后的影口口响力;这些流行语言反映出的文口化潮流具有强烈的口求炫☆☆☆□、求奇的文化影响心理☆☆☆☆。网络流行语来源于大众口文化☆☆☆,又实现了对精英文化的改造☆☆□☆。特别是网络流行语对精口英文化的另类诠释□☆☆,更使得精英文化背离了其最初的意愿□□☆☆□,向着搞笑☆□☆□□、“雷人”□☆☆□、夸张的口方向过口口口口口渡☆☆☆。口☆口口口口☆口口因此□□□☆,网络流行语言所反映出的价值观和文化内涵具有一定的主流偏离性□□□☆☆。 网络流行语将普通语意中的词汇☆☆□、短语□☆□☆、句子甚至是名言□□□☆,进行口了网络化的加工□□□,变成一种具有特定的文化审美价口值☆☆☆、感情抒发价值和消遣娱乐价值的精辟语言□□☆,实现了在网络语境中对传统语言的再造□☆□□☆。而与此同口时□☆☆,一些经典的诗词名口句☆□☆□□、名人名言□□☆,甚至一些“高深”的术语等精英文口口化□☆□,经过网络的普及和流行化的再造后□☆☆,逐渐增口添口了娱口乐☆□□☆□、狂欢和调侃的味道□□☆☆□,精英文化逐渐走向平民化和普适化□□☆,而网络流行语也逐渐从主流文化中吸取养分□☆☆□,成为一道口风景☆□□☆☆、一种特色□☆□□☆。

  一个特定的网络流口行语从它的诞生到传播过程经历了由传统文化向网口络文化的过渡□☆☆、由精英文化向大众文化的过渡两个过程□□□,而最终的发口展方口向☆☆☆☆□,则是主流文化和非主流文化借助网络平台实现冲突☆☆□、融合和汇流☆□□☆。网络媒介的开放性特征造就了社会个体以建构自由文化对抗主流文化的方式☆☆☆☆□,以便表达其阶级意识;网络流行语的口传播也展现了受众话语权的提升☆□☆☆,处于被支配地位避开受压制性口的权力☆□□□□,使用商品文口口化的口材料和资源并颠倒其功能□☆☆☆,这一抵抗方式实现了网络自我身份的建构□□☆☆☆,同时这种文化比精英文化更具有号召力和示范的模仿性□□□。 大众文化“是以工口业社会的发展为背景□☆□、经过技术革命特别是传播技术革命而出现的□□□□☆、为大众所接受与消费的一种文化”□☆☆□□。②大口众文化是网口络文化的母体☆☆□☆,是因为传口播语境的改变口而产生的网络平台的再现与口移植□☆□□。这从网络流行语的语意构成上可以分析得出□☆□☆□。网络流行语具有大众文化的属性□☆☆□。大众文化的特口点主要是☆□☆,“商品性□☆☆□、通俗性□☆□、流行性□☆□、娱乐性□□☆、对大众口的依口口赖性口和价值共享性”☆□☆。③网络流行语保留了口大众文化的属性□☆□☆☆,并将这种属性进行了质的延伸和量的扩展☆☆□☆□,使其六个基本属性有了更鲜活的体现□□☆☆。 “寂寞党”的案例考察 寂口寞党来源口口口于“哥吃的不是面□□☆,是寂寞”□☆☆,此后被高口度模仿□☆□,并形成了“×××不是×××☆☆□□,是寂寞”的句式☆□☆☆☆。此后☆☆☆☆□,“哥唱的口口口口口不是口口口歌☆☆□□□,是寂寞”□□☆、“哥发的不是帖口口子□□☆,是寂寞”等语言口被迅速模仿☆□□□☆,成为一个时期口内最热口的流行语□□□☆□。可以说☆☆☆,任何一种语言的形成和发展都离不开现实的社会土壤和文化积淀□☆☆,网络流行语也不口例外☆☆□□。通过对网络口流行语的产生□□□☆☆、模仿口及迅速蹿红的过程可以看出□☆☆☆☆,词汇是语言变革中最为活跃的方口面☆☆□☆,网络流行语词汇反映着口语言的发展变革□☆□□。 网络流行语大致有三类:一是语素构成口类□☆□,比如缩略□☆☆□☆、表意数字□☆□☆☆、表情口符口号等;二是语言移植类☆□□□□,比如外口来语☆□☆□□、方言古词口新解等;第三类是文化口娱乐类☆□☆□☆,比如媒体的省略词(像“艳照门”等)□☆☆□☆、名言俗语的僭越类(思口想有多远☆□□□,你就给我滚多口远)等□□☆□。 “寂寞党”的诞生过口口程□□☆□□,虽然有复杂的传播学和文化学背景□☆□,但并非无口迹可寻□☆□☆,从“哥吃的口不是面☆□□□,是寂寞”☆☆□☆□,到“哥唱的不是口口哥□□□,是寂寞”□□□□,这种“××口口×不是××口×☆☆□□□,是寂寞”的句式□☆□,传播口大致的流程是语言的创造→语言的复制→语口言的模仿三个过程☆□☆。这三个过口程中包含了传播者的心理诉求□□□☆□、传播环境的影响□☆☆□☆、受众的心理诉求☆□□、语言文字的口特点□□□☆☆、传播渠道的开放性☆□☆、受众获取的易得性□☆☆☆□、模仿的简易性等元素☆□□☆☆。 诸如“寂寞党”这样的流口行口语☆□☆☆,体现了部分年轻网民对文化的调侃和消遣性的利用□☆☆☆☆。一方面□☆□☆□,网络口流行语是网口民话语地位上升的实现□☆☆☆□,网民采用这种方式宣泄和表达心中的郁闷□☆□☆、无聊□□☆、彷徨□□☆,也表现了对当前主流文化一种消极的对抗☆□☆□☆。另一方面☆□□☆□,在网络流口行语的改造□☆□□□、模仿口和口传播口过程中☆□☆,主流文化开始趋向边缘化□□□□☆,非主口流文化和主流文化在争鸣和冲突中实现融合☆☆□。 网络流行语对大众文化的影响 网络流行语是文化盛开在网络技术土壤中带刺的花朵☆□☆,是带有狂欢和娱乐功能的口交流武器☆☆□,是智慧和庸俗并举的文化现象☆☆□。不能说是网络语言将大众文化变得庸俗不口堪□□□,也不能说是网络文化拯救了日渐边缘化的精英文化☆□□。对于网络口流行语☆□☆☆□,我们依然将其界定为一把双刃剑☆☆□,它具有口正口负两方面的功能☆☆□☆□。 一方面□☆□☆☆,网络流行语对大众口文化具有口口示范及引导作用□☆□。网络口的开放性☆□□、互动性☆☆□、即时性和平民口化口特点□☆□☆☆,扩大了信息传播的速度口与范围☆□□,对于大众文化的传播口而言□□☆☆□,无疑口是口其传播方式的改革和延展☆□☆□。网络流行语有助于精英文化的大众化☆☆□☆,也包括了大众文化的普及化□☆□☆。各种各样口的传播主体之间的意识互动□☆□☆☆、思想互动和文化口交流被强化☆□☆,社会主流文化所蕴涵的口道德意识也被广泛传播☆□☆。

  另一方面□□□☆,网络流行语对大众文化具有消口解与异化作用☆☆□□。网络流行语由于其传播语境的特殊性:“沉默口的螺旋”的作用口以及“把关人”效果的弱口化☆☆□,导致了流行语传播的非理性□□□、非线性和不确定性特征□☆□,这给大众文化带来了颠覆口性的挑战□□☆。网络流行语作为一种恶搞的形态存在☆☆☆□□,对于社口会意识形态造成一定的冲击□☆□□□,包括对口传统的道口德口观念☆□□□☆、历史观念□☆□□☆、群体观念□□□、社会家口庭等级秩序观念的口冲击☆□□,是对口大众文化的消融☆□☆□□、消解和异化☆☆☆。 网络传口播的规范机制 首先☆□□☆□,以受众主口体地位回归为基本语境☆□☆,加强口媒介素养教育□☆□☆。网络媒体受众口是主导☆□☆□□,他不仅阅读□☆□、复制☆☆☆□☆、评价信息□☆□,还上传口口和口发布口信息☆□☆。因此☆□□,信息口的质量和反映的社会价值观念☆☆□,从某种意义口上讲☆☆☆,取决于受众口的媒介素养☆□☆□。媒介素养是一个非常严峻的课题☆□□,决定了互联网发展与社会发展的协同性和主流文化能否传承☆☆□。网络流行语是草根网民的口杰作☆☆☆□□,网络流行语质量的高低☆☆☆□,网络口流行语所反映出的文化的价值取向□☆☆☆,都与网民的素养有着直接的关系☆□□。因此☆☆□,加强媒介素养教育口对于培育合格口的“网络公民”具有口重要口口的意义□□□☆。 其次☆☆□,在把关口人口缺失口的口时代☆□☆☆□,应进一步强化媒体的规范与自律☆□☆□。参差不齐口的网络流行语大行其道☆☆□□,也是由于网络把关人的缺失□□☆☆。网络媒体给受众提供了一个绝对开口放☆☆□□☆、公开的话语空间☆☆☆,因此□□□☆,规避口网络信息的低俗和非主流化☆□☆,遏制与社会主流口价值观和主流文化有对抗性的信息的存在□□□,必须对网络舆口论口进行必要的引导☆☆☆☆☆,而加强口口媒体的规范和自律☆□☆□,培育健康☆□☆☆、绿色的网络传播环口境□□☆☆,也是题中应有之义□☆☆☆□。 网络具有开放和兼容☆□□、共享和口自由的精神☆□□□☆,它有利于培养人的开放意识口和世界胸怀☆☆□□□,开阔人们的眼界□☆□□,兼容不同的思想和观点☆☆☆□□,尊重人们的个性特点□□□☆,同时它自由而宽容□□☆☆□,为社会的进步提供了一个“加速器”☆☆□。网络口同时口还具有自主口和平权的文化立场☆□□□☆,它能使人们少一些对权威的盲从□☆☆□,多一些自主意识☆☆☆☆☆,同时口它对道德自律还有着更高的要求□□☆□☆,这些都是网络对于大众文化的价值和意义所在☆□☆□□。 结语 从本质口上来说□☆□☆□,网络流行语口的大量出口现□□□,是因为其在某种程度上成为民意表达的符号☆☆☆☆□。随着网口络口的普口及□□□,互联网成为人们表达意见□☆☆□、实现社会参与的重要空间☆☆□☆。每个口人都有表达和沟通的欲望☆☆☆□☆,随着网络流行口语的口出现口和蔓延□□□,草根文化口的力量口逐渐增大□□□□☆,公众的话口语权也被一再扩大□☆□☆□。有业内人士表示□□☆☆,很大程度上□☆□□□,网络热词也是“社会热词”☆□□,每一个网络热词背后都有故事和口诉口求☆☆□☆,这些都值得我们去深思和探究□☆☆。 网络始终以惊人的速度在发展□□☆□,它改变口着世界□□□,也改变口了我们对文化的认识□□☆。同样☆□☆☆,网络不仅是一种信息获取的工具和观点共享的平台□☆□☆☆,更是一个激口扬着智慧□□☆□、产生着口思想的阵地□☆☆☆,永远恪守精英文化理念的追求必将被孤立□□☆☆☆,而一味地追口求刺口激☆□□☆、猎奇和口眼球效应的价值取向口必将被淘汰和唾弃☆□☆□,因此☆□□☆,网络文化口和传统文化□□□☆☆、精英文化和大众文化只有在这个平台上不断地实现着交锋□□□☆☆、争鸣☆☆☆□□,才能激发更大的创造□☆☆☆□,让网络文化成为一种有营养的快餐□☆□,成为倡导全民共享网络魅力的交口口流武器□☆□。 注 释: ①覃晓燕:《后现代语境下的恶搞文化特征探析》☆□□,《现代传播口》☆☆☆,2008(1)□□☆☆。 ②③口董口璐:《传播学核心理论与概念口口》□□☆□☆,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153页□□☆☆。

本文由雨桐论文网发布于计算机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网络流行语对主流文化的僭越与消融的论文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