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美乌托邦的缺失——试论中国20世纪80年代以来

  审美乌托邦的缺失——试论中国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文学创作的论文论文 摘要:乌托口邦承口载着人们的理想☆☆☆、希望☆☆☆□,是人们的_一种精神寄托☆☆□。 而 口

   近段时口口间来☆□☆,戏说之风愈刮愈口烈□☆□,让人大感惊愕的同时☆☆☆,悲愤感也油然而生□☆□□☆。最新的一个恶劣典型是新编小说《沙家浜》□☆□☆☆,作者将阿庆嫂这个地下 交通 员描写成既同‘有枪就是草头王’的胡司令睡口口口觉☆☆□,口☆口口☆口又做了‘泰山顶上一青松’郭建光口的情妇的口轻佻下流之口辈□☆☆。在某地所拍的新编电视剧《杨子荣》里☆☆☆□,我们的侦察英雄☆□□☆□,居然与土匪口头子口座山雕‘共用’一个情人☆☆□☆,而且口还利口用这个女人传递情报☆□☆□☆,最终制伏了众匪徒☆☆□□□。某地上演的新编话剧《红岩》口更是让人匪夷所思☆☆□☆□,不仅把江姐和许云峰弄成了一口对男欢女爱的情人☆☆☆□□,尤其口可恨的是叛徒甫志高□□□□,竟神气活现地在舞台上用极为下流的语言调戏被捕的江雪琴□□☆□☆。在这种心态之下☆☆□□□,传统人生观□□□☆、口☆口口☆口道德观和价值观的颠口覆和解构也就在所难免了☆☆□□。 从形口式上看□☆□□,20世纪80年代以来□□☆□☆,以游戏□□☆☆、戏虐的口态度口口拼贴文字□☆□,追求所谓的语言狂欢口也成为很多作家的创作时尚□☆□,这在诗歌创作中表口现得尤为突出□☆☆☆。如赵丽口华的《紧》:“喜欢的紧/紧紧的喜欢/一阵紧似一阵/这么口紧啊/紧锣密鼓/紧紧张张的/紧凑/紧密/紧着点/有些紧/口太紧了/紧死你/最后一句/是杀人犯小m/在用带子/勒他口老婆的/脖子时/咬牙切齿口地说的”□□□☆□。这些作品彻底地打破口了传统诗歌语言的口内在 规律 性☆☆☆□,作者口玩弄文字游戏的心态表露无疑□□□。正如有的口评论者口所指出的:这些作口家口的“‘文字冒险’☆□☆,固然有口实验和追口求先口锋口姿态(口创新)的倾向☆□□☆,但也极易演变为玩笑和口游戏□☆☆,刻意追求写口作(本文)快感□□☆☆,往往造成语言资源的巨大浪口费□☆☆□。wwW.11665.COm而一旦丧失了语言口本身具有的精神超越性和价值追问性□☆☆☆,便极口易构成一种对自我的伤害□□☆☆。”

本文由雨桐论文网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审美乌托邦的缺失——试论中国20世纪80年代以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