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柏拉图的理想国中诗人被放逐的原因以及对

  关于柏拉图的理想国中诗人被放逐的原因以及对当今文学创作的启示的论文论文摘要:本文着重讨论了诗人在理想国中的地位及他口们被放逐出理想国的原因和允许诗人又重新进入理想国的先决条件□□☆□□。此外□☆☆,在结语部分分析了该著作中的观点对当今文学创口作的启示和当代诗人的责任☆☆□。 论文关键词:诗人的地位理想国放逐先决条件责任 简介 柏拉图(plato☆□☆□,约公元前427一一前347)是古希腊伟大的哲学家□☆☆□。他与老师苏格拉底和学生亚里士口多德共同奠定了西方文化的哲学基础□□☆□。阿·诺·怀特海说:“如果为欧洲整个哲学传口统的特征作一个稳妥地概括□☆□,那就是□□□,它不过口是对柏拉图哲学的一系列注脚□□☆□。”在西方文艺理口论史上☆□□□,他是对文艺根本问题进行全面深入思考□☆☆,并对西方历代文论产生重大深远影响的第一人☆☆☆。 柏拉图出身于雅典的名门望族☆□□☆。他的哥哥格罗康和阿德曼诗都以年轻学者身份出现在和苏格拉底的对话录中☆☆□□。柏拉图20岁时☆□☆□,师从苏格拉口口底求学八口口年□☆□□□。公元前399年☆☆□☆,苏格拉口底被民口主派处死□□☆,柏拉图口才出游埃及和昔勒尼;公元前388年□□☆,柏拉口图又出游西西里□☆□☆☆,曾去锡拉库萨讲学并推行其政治主张□☆□☆□。40岁时□☆□☆□,回到雅典阿卡德米学口园□☆☆☆,讲学著述☆☆☆☆□,直到逝世☆□☆□。 柏拉口图一口生著作有40篇左右☆☆☆。内容涉及哲学☆□□□☆、美学□☆□☆、文艺☆□□☆、教育☆□☆、政治□□☆☆☆、伦理多口口种口口口口学科;其中大部分采用的是对话体☆□☆□。其中一部分代表了苏格拉底口的思想☆□☆,也包口含有柏拉图自己口的思想口和主张□□☆□,有学者认为在柏拉图的对话录中的苏格口拉口底是被柏拉图化了的苏格拉底☆□☆,借苏格拉底之口在文中阐述自己的哲口学思想☆□□□。理想国这部著作大约成书于口公元前386年□☆□☆□,是柏拉图的壮年时期之作☆☆☆,是在他外出游历10年之后回到雅典□□☆☆☆,创办学园后不口久口完成的□□☆。wwW.11665.com这部著作内涵口丰富☆☆☆,影响深远□☆☆☆☆,共分为口l口0卷☆□□☆□,涉及了国家和社会口的一系列口问题□☆□☆□,是关于人类理想国家的蓝图☆□□,也可以说是柏拉图制定口的一个治国计划纲要□□☆□。 1理想国中诗人的口位置 正像对作品可以有不同的阐释一样☆□□,自古以来□☆□☆,人们对作家口(口诗口口人)的看法口也大相径庭☆☆□□。可以说□☆□□☆,在西方文论史上☆☆□☆,自始口至终贯穿着对诗人的非难和同时进行的对诗人的辩口护☆☆□☆。 那么☆☆□☆□,诗人在柏口拉图的《理想国中的地位又如何呢?柏拉图认口为☆☆□□□,诗人有三种不同的角色:第一种角色☆□□☆☆,诗人是神的口代言人□□☆☆□,即灵感神授者☆□□,这是就诗的创作状态口而言☆☆□□。第二口种角色□□☆☆□,诗人是模仿者□☆□☆,即是对与真实世界隔了一层的现实世界口的模仿☆□☆,这是从他的模仿口说得出的结论☆☆□□。第三种角色☆□□☆,也是实用的角色是颂诗诗人□□☆☆□,即歌口颂神的至善□□☆☆,至美□☆□,教导青年勇敢☆□☆,节制☆□□☆☆,这是口他构想理口想国时对诗人提出的要求□□☆☆。 柏拉图认为诗人的灵感来源于诗神☆□☆,来源于神明的启示□☆☆。所谓“灵感”☆□☆□☆,就是口口诗神凭口附后口的神口口力驱遣□☆□。“诗神就像这块磁石☆□☆,她首口先口给口人灵感☆□☆□☆,得到这灵感口的人们又把它传递给旁人☆□☆□□,让旁人接上二口他们□□☆□☆,悬成一条锁链……通过这砦环☆☆□□,神驱遣人心朝神意要他们走的那个方向走□☆☆□☆,使人们一口个接着一个悬在一起□□☆☆☆。”…灵感的源泉是神□☆□☆☆,诗人只是接受赐予☆□□☆☆,传达着口神的口指示☆☆☆□。“这类口优美的诗歌本口质上不是人的而是神的□□☆☆□,不是人的制作而是神口的诏语;诗人口只是神的代言人☆□□□☆,由神凭附着☆□☆□。最平庸的诗人有时也会唱出最美妙的诗口歌□☆□☆。” 柏拉图口口认口为☆□□□□,诗滋养欲口念□□☆□,因此☆□□,为了有利于培养理想国的保卫者☆□□□☆,就要坚持对诗人和所创作的诗歌口进行严格的审查☆☆□。他认为□☆□,诗人的模仿不利于读者口对诗歌的理解而且诗歌本身不能反映真实世界☆□□,而且与“理世”世界口的口真口理口隔了三层□□☆☆,诗人离真理最远☆□☆☆□。在柏拉图的哲学范畴中□☆☆□,“理式”是作为事口物的典范和标准而先验存在口的□☆☆☆☆、绝对真实的客观实体☆☆☆□。神创造床的“理式”☆□□,工匠模仿“理式”制造作为实物口口口的床□☆□□☆,工匠是“床的口制造者”;艺术家只能摹仿工匠的成果☆□□□,制作床的相似物☆□□☆,即所谓的床的艺术口形象□□☆。诗歌和艺术既不能产生□☆□☆、也不能制作口口实物☆□□□☆,而只是提供一些不具有实体形态的拙劣口的仿制品☆☆□☆☆。柏拉图还口认口口口为□□□,“一切事都是开口头最关重要□□☆□☆,尤其是口对于年幼的☆□□☆,因为在口年幼的时候□□☆☆,性格正在形口成□□☆□☆,任何印象都留下深刻的影响”□□☆。“我们不应口该随便允口许我们的儿童去听任口何人说的任何故事□☆☆□,把一些观念印在心理☆□☆,所以我以为我们首先应该审查做故事的人们☆☆□☆□,做得好□☆□☆☆,我们就选口择;做得不好□☆□☆☆,我们口就口抛弃☆☆□☆☆。我们要劝保姆们和母亲们选那些口入选的故事给儿童讲□□□☆。让她们用故事来形成儿童的心灵☆☆☆,比起用手来口形成他们的身体☆□☆,还要非更多的心口血☆☆□□。但是她们现在所讲的那些故事大部分都应该抛弃”☆□☆□。…从这一口点我们可以看出柏拉图的文艺价值论是以极端功利主义的伦理观为特征的□□□□☆。柏拉图重视文艺的社会功能□□□☆,要求文艺“不仅口能口引起快感☆☆□,而且对于国家和人生都有效用”□☆☆□☆,即有益口于口建立“正义”的城邦和培育“正义”的人格□☆□□□。柏拉图口认为诗歌“最严重的毛病就是在说谎”☆☆□☆□,他说☆☆□□,“年轻口人无口法判断口什么是寓言口口性的☆□☆□,(讽口喻性的)□☆□,什么口是文学加工的☆□☆☆□,一旦被他们所接受☆☆☆,就不那么容易轻易口地再去改变最原始的印象□☆□☆。因此□□☆,年轻人应该首先口接受口那些典范的道德的思想才是最重要的”☆☆□□□。也就是说☆□□☆☆,我们口要拿什么样的文学作品来滋养我们的年轻人的问题☆□☆。神灵应该在任口何一种形式的诗歌中以正面形象☆☆□☆☆、英雄形象得到再现☆□☆□☆。而诗歌常常亵渎神灵□□☆□☆,丑化英雄☆☆☆□☆,摧残理性☆☆□□☆,滋养情欲□□☆,因此“对于听众口的口心口灵口是一种毒素”☆☆□。因此□☆□☆□,柏拉图要把诗驱逐出理想国□□□,除非它“真正能口给人教育☆□□□,使人得益”☆□☆☆☆。 作为一位口哲学家☆☆□,柏拉图总是教育人们要更具口理性☆□☆,平静地看待每一件事物和所发生的口事情□☆☆□□。他鄙视诗口人的不理智☆□□☆☆、迷狂口与热情☆□□。用当今的观点来看☆☆□☆,他的思想中有一部分是客观的□□☆☆,但是口有些是功利主口义的□□☆□□,偏激的☆□□□☆,特别是对文口学作平本身而言□☆□□□,是不公口口口正的☆☆☆。关于这一点☆□☆,我们会在“结语”部分柏拉图观点中口不尽完善的部分口和当代诗人和作家对社会所应该承担的责任中进行口详尽地阐口述□□☆。 2诗人的放逐 在上一节中☆□□,我们口讨论了诗人的三种角包和诗人的地位☆□☆☆,以及柏拉图口为何要建立审查制口度来判断诗歌的优劣☆□□。下面这一节中□☆☆,我将详细地阐述使人被驱逐出理想国的原因及允许诗人回到理想国的条件□□□☆☆。柏拉图口教口育人们遇到灾祸☆□☆,口☆口口口☆口最好口尽量镇静□☆☆□,不用伤心□□□,因为口这类事变是福是涡还不可知☆□□☆□,悲哀并无补于口事□□☆☆,尘世的人事也不值得看得口爪严重☆□☆□,而且悲哀对于当前情境迫切需口要做的事是口有妨碍的□□☆,应该凭理性的指导口去做口安口排□□☆☆。不能像小孩子一样□□☆□☆,跌了一口个跤□☆□☆,就用手扪着创伤哭哭啼啼的;我们应该考虑口怎样去口医疗☆☆□□,使损口失弥补起来☆□□☆☆,让医药把啼哭赶走□☆□。这是处理逆境的最好口的办法☆□□,人性中最好的部分让我们服从这种理性的指导□□☆☆☆。 然而☆□☆,摹仿口诗人要口讨好群众☆□□☆☆,显然就不会费心思来摹仿人性中理性的部分□☆☆☆☆,他的艺术也就不求满足这个理性的部分了;他会看重容易激动情感的和容口易变口动的性格☆☆☆□,因为它最便于摹仿□☆□□☆。由于诗人的作品对丁真理没有多大的价值而且逢迎人性中低劣的部分☆□☆□□。我们就要拒绝诗人进到一个政治修明的国家里来□□☆☆□,因为他培养发育人性口中低劣的口部分☆□□□☆,摧残理性的部分☆☆□☆。一个国家的权柄落到一批坏人手里□□☆□,好人就被残害☆□□。“摹仿诗口人对于人心也就是如口此☆□☆□,他种下恶因☆☆□☆□,逢迎人心的无理口性的部分□☆□☆,并且制造出一些和真理相隔甚远口的影像”□□☆☆。摹仿诗人让人们丧失口理性☆□☆,这是我们要驱逐诗人的主要原因□□□☆☆。在柏口拉图的心目中有三个世界:“理式”世界□□☆☆□、现实口口世界和艺术世界□□☆☆。“理式”世界永恒口口不变☆□☆☆,超越太空□☆☆,独立口于现实口口口世界之外□□□☆,是万事万物产生的原型和追求的目的☆☆☆☆。“现实世界”是有感口官感知的个别事物所组口成☆☆☆☆,是对“理式”世界的口口模仿☆□☆☆,是“理式”世界的影子或摹口本□☆☆,而艺术口口世界口则是依存于现实世界□□☆□,是“理式”世界的影子的影子□☆☆。因此□□☆,诗人只是影像的口制造者□☆☆☆□,并不曾抓住口真理□□☆,诗人是不真实的☆□☆□☆,是拙劣的模仿口者□☆□。因此柏拉图要从培口养城邦保卫者的角度着想□☆□☆☆,从他的建立理想国的政治理想出发☆□☆,根据理想国的政治要求和道德规范□□□,对史诗□☆□、音乐☆□☆□☆、悲剧和喜口剧进行了审奄☆□☆□□,并为此制定了两条诗人描写神灵必口口须遵守的“法律”:第一☆□☆☆,神本质口口口上口是善口口的;第二□☆☆,神在口本口口性上是真的☆☆☆。

  他必须说☆□☆□,神所作的口只口有好的□□□☆、公正的☆□□,惩罚对于承口受的人们足有益的☆□☆。我们不准诗人口说☆□□,受惩罚的人们是悲苦口的☆□□☆,而造成他们悲苦的口原是神□☆☆。他还可口以说□□□☆□,口☆口口☆口坏人是口悲苦的☆☆□☆,他们需要惩罚☆☆□☆☆,从神那口黾得了惩罚□□☆☆,他们就得到了益处”□☆□☆☆。同时文口艺作品中的英雄应该是口理想国保卫者崇拜的偶口像☆☆□□、效法口的榜口样☆☆□☆□,他们必须具口口备勇口敢和节制等“正义”的品质□□☆。对于口茼马史诗口中写到口的英口雄的口良的习性☆☆□□,柏拉图说□□☆☆□,“我们必须禁止这口类故事☆☆□,免得青口年人听到容易做坏事情”□□□☆☆。柏拉图坚持作品必须交由城邦口口长官审查□☆□☆□,只有经过评判□□☆☆,被认为是口口神口圣的诗□☆□☆,献给神口的诗并且足好人的作品☆☆☆,正确地表达了褒贬意图的作品☆☆□□,方才被允许进入□☆□☆☆。关于口裁决的方式☆☆□□,他认为☆☆□☆,应由口评判者独立裁决☆□☆。柏拉图口强调德仃至上☆□☆、效果第口一的评判标准□☆□。并且主张☆☆□☆□,在城邦中德高口口望口重□□□☆□、完成口过崇高业绩的诗人□☆☆,即使口他们口的诗歌口并不完全谐于音律☆□☆□,也有口随意歌口唱的特权;只有音乐和诗歌才能□☆☆,没有过崇高业绩的诗人☆□□□,即使调子口优美□☆☆,也没有随意歌唱的自由□☆☆□☆。 我们可以看出☆□□☆,作为思想家的柏拉图他提出的问题几乎涵盖了文艺理论的各个方面□☆☆,作为口政论家的柏口拉图☆☆□□,却时刻想着文艺为他的政治理想服务☆☆□☆。他看口到了诗人神性口的一面☆□□☆,却对口诗口的真理性大为鄙夷;他清楚诗歌特殊口的口魅力☆□□☆,却只想把这种魅力严口格限带在像工匠艺人一样的实际用途上;他想口利用诗人为城邦的口教口化服务☆□□,却又要对诗歌进行严格的审查☆□□□□,不合格的有又要被驱除出境☆☆□□□。他坚定的政治场和主张会使他在对具体问题的论述上因过分注重实际效用而显得狭隘和偏激☆□☆。柏拉图诗学矛盾的核心在于人类追求现实功用与其自然天牛的冲突☆□□。表现在诗人身上☆□☆□□,则为神口性与人口性的矛盾☆☆□。他希望□☆☆☆☆,诗歌表达善的神性和美口口好的品质口从而弥合诗歌作口品中实际现的神性与人性的分裂☆☆□☆□。但是这种口分口裂由来已久□□□,矛盾源源不绝□□☆□。 3结口语 口柏拉图的理想目成书于距今3000多年前的古希腊□☆□☆☆,尽管其中不乏有不尽完美和自相矛盾之处□☆□,但是他的这种探索精神为后人所口佩服☆☆□□☆,不尽完美和矛盾之处也为后来的学术研究提供了广泛的思考想象空间□□☆□。他的这部著作对后世产生r深远的影响还表现对于诗人□□☆☆□、诗歌地位口的评判开启了诗人与哲学家☆□□,艺术与真理的几百年以来的论口战□□☆☆。 就当今口口现灾社会而言☆□☆□☆,我们鼓励口民族的□☆☆☆、先进的☆□□、科学的☆□☆、火众的文口化□☆□☆☆,但是也有必口要建立一种严格的“审查制度”☆☆□□□,净化口我们的文口化口场☆□□,给青少年提供一份高质量的文化大餐☆☆☆□☆。作为国家的口希望□☆☆□□,这些青少年尚处丁思想不成熟期☆□☆□,能辨口别是非曲直币¨真正的“真□☆□☆☆、善☆□□□☆、美”☆□☆□,只有口口用口口先口口口进的□☆☆、科学口的文化□□☆□、艺术去滋养他们幼稚的大脑和灌溉他们纯洁的心灵☆□□,才能把口他们培养成为将来对口国家有用的人才□☆□。也就是柏口拉图所说的“城邦的保护者和捍卫者”□□☆☆□,从这口口一点口上看□□☆□,柏拉图口的观点☆☆□□,对于我们令天的社会主义精口神文明建设是有启示的☆☆□☆☆。柏拉图强调德口行至卜☆☆☆☆□,鄙视诗人的口非理口性和不克制□□☆□☆,宣泄□☆□☆□。今天我们口要对伞社会进行社会主义荣辱观的教育☆☆□□,就是要口让人口们口懂得什么是“光荣”□☆□□,什么是“耻辱”☆☆☆,什么是“美”什么是“丑”□☆☆□。加强口热口口口口口爱口口祖口国□□☆、服务人民☆☆□□、崇尚科学□☆☆☆☆、辛勤劳动□☆☆、团结互助□□□□、诚实守信☆□□、遵纪守法□□☆□、艰苦口口奋斗为口口荣口口口的口教口育☆☆□☆☆,鄙视和唾弃好口逸恶劳☆□☆、损人利己□☆□□☆、见利忘义☆☆□□□、违法乱纪;害怕吃苦☆☆□□,不愿艰口苦奋斗的口口错误观念和口行口为☆□□□☆,做一个人格高尚的口人□☆□。 就文学艺术本身的创作口而口言☆□□☆,我们鼓励“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谈到诗歌☆□☆,我们就口自口然而然地联想到了当代诗人的责任和口口义务□☆□□。谈到诗人□☆☆☆,我们就要想口到诗人的作品诗歌□□□。诗歌☆☆□□□,从某口种意口义上而言☆☆□☆,她应该是诗人情感的真实反口映☆□☆□,是和时代背口口景有着直接联系的☆□☆☆☆。她虽然不是服务于政冶的工口具□□□,但是口口人们可以通过诗歌中所赞美的歌颂的美好的东西☆□□,得到莫大的鼓励和信心☆☆☆,从而达到教育人们的作用☆☆□。她应该简单地迎合“大众的”口味□□☆,一味口为了口追求读者口群而“听众化”□☆□□☆,我们现口在的文学创作有一部分三流作家就是在口迎合某口些读者的口味□□☆□,创作口庸俗的作品□☆□□□,毒害我们的口青少年☆□☆□。 柏拉图□□☆□,这位古希腊的哲口口学家☆□□□☆,他给我们阐释了真理与艺术的真谛和他所向往的理想之国的雏形☆□☆,所有达一切都为后世的文化艺术的研究和探索冶目安邦之策奠定了深远和坚交的基础☆☆☆。

本文由雨桐论文网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关于柏拉图的理想国中诗人被放逐的原因以及对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