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现代文学》杂志小说的象征形态的论文口

  台湾《现代文学》杂志小说的象征形态的论文

  台湾《现代文学》杂志小说的象征形态

  白先勇等创办的台湾《现代文学》杂志(以下简称《现文》)发表小说200余篇☆☆□,受中国香草美人文学传统和西方象征主义文学思潮的影响☆☆□□,其中大部分作品明显地表现出了象征化审美倾向☆☆□□,既深化了中口国现代小口说的意蕴探索☆☆☆□,又推进了小说象征艺术的发展☆□□☆。象征在这里已不只是一种艺术表现手法☆□□☆☆,它变成了一种把握世界的思维方式□☆□、一种文论口口文联盟http://学创作方法和美学原则□☆☆☆,象征形态更加多样化□☆☆□☆。从象征存在口方式的角度出发□□☆□,可以更大可能地归纳□□□、分析《现文》小说的象征形态及其象征意蕴□☆☆☆□。一□□□□、整体象征象征是一种非口常普遍的口文化现象☆☆□☆☆,存在于人类生活的许多领域□☆☆。但无论是在民口俗口中还是在宗教□☆□☆、文学艺口术等口领域☆□☆☆☆,甲事物暗示了乙事物[1]都是其本质特征□☆□□。象征包括口两个层面:一是某种具体的媒介物(即甲事物)□☆☆□□,二是该媒介物口表达的象征意蕴(即乙事物)□☆□□□。当这两个层面口有机结合在一起时□☆☆☆□,就形成了象征□☆☆□。象征形态千姿口百态□□□☆,如果从象征在小说中的存在方式来口看☆☆☆☆,《现文》小说象征形态主要有两种基本类型:整体象征和局口口部象征□□□。所谓整体象征就是说小说以自己的整个形象体系作为媒介物来表达象征意蕴□☆☆,而局部象征即是口以小说的某一部分如意口象☆☆□☆、场景或情节等作为媒介物来表达象征意蕴☆☆☆☆。《现文》小说的整体口象征从媒介的性质来看又可分为写实性象征和超验性象征☆☆□☆。写实性象征的形象体系保持着现实生活的内在逻辑和鲜活姿态☆□☆□□,表面上看起来与现实主义小说的形象体系并无二致□□□□。WWW.11665.cOM但由于象征口口要实现媒介物口与象征意蕴的口契合☆☆☆,写实性象口征小说在选材☆☆☆、口☆口口☆口口构口思□☆☆、表现等创作环节都始终会顾及到意蕴的形式结构与形象系统的形式结构的一致性☆☆□□☆,小说创作的过程就变成了象征的两个层面的不断冲突☆☆☆□☆、应答的磨合过程□☆☆□□。这也口正是象征作为一种思维方式和创作方法的主要含义□□☆。在磨合口过程口中□☆☆□☆,小说形象系统在意蕴的牵引下与口现实生活拉开了一口定的距离☆□☆□,获得口了独立性□□☆,呈现了一个典型的生存境域☆☆□。写实性象征小说创作的关节点也就在于如何拿捏具体与抽象之间的关系☆☆☆☆,达到毛茸茸的现实生活与言外之意的严丝合缝☆□□□、写实与空灵□☆☆、有限与无限的统一☆☆□☆☆,从而与现实主义小说口区别开来□☆☆□□。白先勇的《永远的尹雪艳》□□☆□☆、《青春》□☆□□、《谪仙口口记口口》□☆□□☆、《国葬》□□□☆□、《秋思》□☆□□☆,朱西宁的《口口口铁浆》□☆□☆□,以及王文兴的《命运的迹口线》☆☆□、《草原底盛夏》等小说都可谓是写实性象征小说☆☆☆。《草原底盛夏》篇幅不长☆□☆□☆,却具有口宇宙视野☆☆□☆。草原盛夏的一个白口天☆□☆☆□,一支队伍在进行军事训练☆☆☆。军队先经受烈日烤晒☆□☆☆☆,继而是暴口雨口击打☆□☆□□,但到口了夜口晚☆□☆,草原却像柔口软的卧床☆☆□☆,也像温暖的妇口人□☆☆□。人存口在于自然中☆☆☆☆□,但人并不与自然口同在☆□□☆□,早晨草原上出现一群蚂蚁似的人☆□☆☆□,傍晚这群人又口从草原消失了□☆☆□。王文兴对军队在草原上的活动叙述得非常真切☆□☆□□、鲜活☆□□☆□,但小说的本意并不在于对军训当中官兵关系的透视☆☆□☆,而在于对人类与自然关系的暗示□☆☆☆。在小说中我们可以感悟到☆□□□,草原象征了无始无终的大自然□☆☆,而人的存在只是口短暂的一瞬☆□□☆。人在昼夜里发生口的一切□☆☆☆☆,都未口曾留下丝毫的痕迹□□☆,而大地口永存□☆□☆☆。你那胸怀无口口所不口纳□☆□☆,无物不容□☆□□,不论是美是口丑;你以你远古的智慧(保持着久永底年轻)□☆□□☆,爱着☆☆☆☆□,虽则又不十分地关口心—&mdas口口口h;然而我们绝不怀疑你的爱—&md口ash;抚育着我们渺小如蚁的人类□☆☆□,眺望那有若无尽的夜空口的未来□□☆☆□。白先勇的小说《青春》也是一篇以小见大的整体象征小说☆☆☆,叙述了一个老画家和一少年口模特的故事☆□☆□□。两人来到海边□☆☆☆□,少年站在一块岩石上□□☆,裸露着活力四射的年青躯体☆□☆,等着老口口画家作画☆□□☆☆,可老画家面对着他却口无法下笔□☆□□□。他想抓住□□☆□☆,想去捉捕一些已经失去几十年了的东西□□□,但颜色调尽也无法描画少年的青春姿态和神韵□☆☆。太阳挂在口中天☆☆☆□□,海浪扑打着口岩石□□□☆,时间一口分一秒地流逝□□□☆。欲望在老画家的心中急剧口膨口胀☆☆□,他一边喃喃口着我一定要抓住他,一边向岩石攀爬☆□□☆。当他来到少年跟前时☆□☆☆,他出口人意料地举起了双手□□☆,向少年的颈端一把掐去☆□☆☆☆。少年惊叫一声□☆☆,挣脱了身子☆□☆□□,跳到水中☆□☆,向海湾口游去□☆☆□☆。老画家最终干死在了岩石上☆☆☆,手里还紧抓着一只晒得枯白的死螃蟹□☆☆☆☆。海边画布角上只题着青春两个字□☆□☆。由此可见□☆☆☆,小说中的两个象征人物口形象口活灵活现☆☆□,人物之口间的关口系有始有终□□☆,故事背景也清晰可辨□☆☆□,但小说的主旨不在于讲述一个所谓的同性恋故事☆☆☆□,而在于通过两个人物所形成的形象系统揭示人在时间之流里的悲剧性生存状态☆☆□□。人最终都口会走向死亡☆□☆□,但人却想口永葆青春□□☆☆☆、超越死亡☆□□、获得永恒□□☆☆。令人口唏嘘感叹的口是☆□□□□,人类的这种最强烈□☆□、最深口刻的理口想却永远无法口实现□☆☆。这就把小说的意蕴由故事媒介层面引发到了对人类终极命运的思考□☆☆。在媒介物的性质上□□□,超验性象征不口同于写实性象征☆□☆□,超验性象征口小说的具体内容往往是内敛的☆☆□、变形的□☆□☆、荒诞的☆☆□☆□,是依靠想口口口象□□☆□☆、审美直觉构筑口的口一个艺术世界☆□☆☆□,其中的形口象☆☆☆、故事等不能够口在现实生活中得到应验□□☆☆□。超验性象征比写实性象征更抽象□□☆□,这是作家处理象征两个层面的关系时的另一种形态☆□□☆。重在媒介物的口形象性经营时☆□□☆☆,整体象征就偏向于写实☆☆□,重在表达抽象的象征意蕴时□□☆☆☆,整体象征就会趋向于超验性☆□☆。发表于《现文》创刊号之首的小说《盲猎》(丛盨)可以说是中国现代超验性象征小说的代表之一☆☆□☆□。小说写道:一个口很老很口老有着白白口胡须☆☆☆☆、白白眉毛的老人说☆☆□☆☆,在一个黑色的森林里有一只黑色的鸟儿☆□□☆☆。我和同伴夜晚到林中去猎取它□☆☆。那夜很冷☆☆□☆,很黑☆□□,我们口口看不见自己☆☆☆☆,也看不见自己的影子□☆☆□□,我们口彼此都没有言语□□☆,但是我们彼此都知道彼此在口想什么□□☆。是的☆□☆☆,我们口口都知道☆□□□,即使在漆黑□□□☆,漆黑的夜里…&h口ellip;可是☆☆□☆,我们非去不可☆□□☆,我们非去不可☆□☆□□,不知道为口什么&hell口口ip;&helli口p;路上有人胡乱开枪☆☆☆□,甚至将同伴射倒□☆□□。他们都迷失了方向☆☆☆,无法相互救援□☆□。后来确实有人听到了那鸟儿拍口翅的音响□□☆□☆,可肩上的枪又不见了□□☆□□。我想回去追问那白胡须老人☆□□□☆,为什么口他从未告口诉过自己也曾迷失在那黑色的森林里□□☆,却又不知白胡子老人身在何

  转贴于论文联盟 http://

  《盲猎》字里行间弥口漫着梦魇的气氛□☆☆☆□,其故口事失去口了情节逻口辑□□□☆☆,黑色的森林在哪儿□□□□☆,人物几时进口入森林□□□☆☆,何时出来□□☆□,为什么去等等问题都不清楚☆☆☆,日常的论文联盟http://现实生活经验在这儿无法得到印证☆□☆☆☆。小说充满了神秘☆☆□、荒诞和虚幻的感觉□□☆☆☆。但这样一个超验的世界却又别具意味☆☆□。白先口勇称赞口说☆□☆☆,它写尽了流亡的中国人内心的感受[2]☆□☆☆。其实□□☆☆,小说何止表达了流亡的中国口人内心的感受☆☆□☆□,它表达的也口是现代人的生存体验☆□☆□□,触及到了人类存在的根本问题□□□☆。上帝死后□☆□,现代人口自己成为口口了上帝☆□□,从此也走上了茫然的放逐之途□□□。人在获得了无边的自由以后☆☆□☆,也永远地失去了安身立命之所☆☆□。生存的意口义成为了人的无望的指望☆☆□□☆。在放逐之途口上☆☆□,人深切地感受口到了生存是偶然的☆☆☆□☆,他人就是口地狱☆☆□□□,焦虑□☆☆、恐惧☆□□☆、虚无和荒诞就口是存在本身☆□□。朦胧诗人北岛曾满怀豪情地喊道:黑夜给了口我黑色的眼口睛□□☆,我却用它寻口找光明☆☆□□☆。而丛盨可没有如此悲壮的豪情☆□□,她体验到的是人对未来的绝望☆☆□□☆,正如口欧阳子所言:小说主题在于探口索人类根本的存在口问题□☆□,但作者亦口知这是一种口盲目的摸索☆□□,因为不可能有人晓得答案□☆□□☆。作者一再用‘盲&r口s口quo;☆□□□□,&l口squo;看不见’☆☆□☆□,‘迷失’□□□☆,&lsqu口o;漆黑’等文字□☆□,暗示口人口类自我挣扎的盲目与无用;又以‘古老的日子’☆□☆,‘很久很久以前’,‘白眉口白须的老口人’等语□□□☆☆,影射这是人类自古以来的永恒处境□□□☆。[3]李昂的《海口之旅》□□☆、《长跑者》等也都口旨在以荒诞的艺术世界表达人在路上的荒诞体验□☆☆□。李昂的姐姐施叔青的《倒放的天梯》等亦属于超验性象征小说☆☆☆,在荒诞☆☆□☆☆、梦幻的口氛围中口口揭示了人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虚无□□□☆□、悬浮的感口觉☆☆□□。二☆□□□、局部象征局部象口征从存在方式上说□□☆☆☆,是作为小说整体的一部分存在的☆☆☆,它与小说整体之间是点与面的关系☆□☆□。局部象征的象征媒介物可以是情口节□□☆☆☆、场景□□☆☆□、或意象口等小说元素☆□☆□,象征形态更加多元化□□□☆。在《现文》小说中意象象征形口态十分常见☆□☆□□。根据其艺术功口能□☆☆☆□,可以进一步分为统摄性象征意象□☆□、点染性象征意象和扭结性象征意象等☆□□□☆。欧阳子的《网》□□☆、丛盨的《白口色的网》☆☆☆□、东方白口的《囗囗》☆☆☆☆□、郑潜石的《寄居口蟹》等小说中的意象网☆□☆、白色的网□□□、囗囗□□☆□、寄居口蟹等可谓统摄性象征意象□☆☆□☆。这种意口象一般都是小说的题目□□□,不具体地参与故事☆☆□,但却是小说的点睛之笔☆□□□,犹如皇冠上口口的明珠□□☆☆□。统摄性象征意象即是小说象征意蕴的结穴处□□□,又是象征意蕴口的一个激发器☆□☆☆□、绽出地☆□□☆。它制约着整个小说的构思和叙口述□□☆□☆,导引着小说口意义的建构☆□☆,而小说叙述又可以说是其象征意口蕴的感性显现☆☆☆☆□。欧阳子的小说《网》叙述的是一个通俗小说中常见的一女与二男口的三角情感故事□□☆,但却比张资平☆□☆、琼瑶等人的言情小说对口人之生存的困惑和矛盾开掘得更深☆☆□☆☆,抵达了存在的本体口层面□☆☆。其叙述重点也由外在言行的传奇变成了内在心理困境口口的揭示☆☆□,演绎口的是一部口心理剧□☆☆□☆。《网》的女主人公余文瑾去杂货店为自己的口宝宝买—个新奶瓶☆☆☆□☆,邂逅大学时期的恋口人唐培之☆□□☆□。攀谈期间☆☆□□☆,唐培之说□□□□☆,他到台口北来以前曾写信给余文瑾并收到了余的回信☆☆☆□,而余文瑾对口信件一无所知□☆☆,倍感蹊跷□☆☆☆。与唐培之的邂逅勾起了口余对昔日两人热恋的回忆□☆☆☆□,也让她开始反省现在的口夫妻关系☆☆□。余文瑾常常假口想☆□☆,如果她嫁口的不是丁士忠□☆☆☆,而是口唐培之□☆☆□,婚姻生活会如何□☆□□☆。她不相信那会是个美满的婚姻□□☆,因为她和唐培之的性口格太相似□☆□□☆,两人的心离得太近☆□□□☆,这使他们永远无法生活在一起☆☆☆☆。和丁士忠☆☆☆,情形就口不同了☆☆☆,他给口她带来快乐☆□☆。和他在&m口dash;起□☆□□☆,她觉得安全☆☆□□,有了依靠□☆□。结婚两口年中□□☆□,她献出口了一切□☆□☆□,把自己口的身体□□☆、思想和意志全部交给了丈夫丁士忠☆☆☆。丈夫一向毫不犹豫地接受这些贡献□☆☆□,好像他天生就该享有这些权利☆□□☆。余文瑾在降服中找到口满足☆□□□,并因为心爱的人迷失口她口自己而感觉获得了生命的报偿☆☆□。这种满足口口与心安□□☆☆☆,正是唐培口口之无法给口她的☆□☆☆☆。与唐培之在—起□☆☆☆,她永远得不到安口宁□☆□,因为两人都极欲牺牲自口己□□□☆,同时都拒绝接受对方的口牺牲☆□☆☆。但现在她突然感觉沉眠两年的自由意志☆☆□,在她口心里躁动☆☆☆☆☆、觉醒□□☆。回家后她问丈夫丁士忠是否曾收到朋友口写给自己的口信☆□☆□☆。丈夫轻描淡写地说□□□☆,收到了□□☆,为了不让她口费心☆□□□,代她回了信口并签上了她的名字□□☆□☆。余文瑾闻此十分气恼☆☆□,感觉有愧口于唐培口之□☆☆□,但突然又感觉自己太自私☆□☆☆□,如此顾念自己是可耻口的事□☆□☆☆。她爱丁口士忠□□☆□,她需要他☆□□☆☆,渴望为口他牺牲□☆□☆□,而唐培之痛苦地离口她而去的身影却又挥之不去□□☆☆☆。她提出要与丈口夫分居☆□□,丁士口忠气恼了□☆□□,自己口口把铺盖搬到了客厅☆□□☆□。见此情景□□□,余文瑾忽然感到极度恐慌☆□□☆,转而奔向丈口夫□☆□☆□,终于跪倒口在口他脚边□□☆□,乞求他不要遗弃口自己□□□□☆,并表白道:我真爱你□☆☆□,真的☆□□☆,我真的爱口口你☆□□□。请别遗口弃口我□☆□☆☆,别离开我☆□□□。我只是试试自己罢了☆☆☆。试试看假如没有你□☆□,我能口不能口过活☆☆□。我不能□☆□☆□。我早口口就知口道不能□□☆☆□。所以请别离弃我☆□□□,别离弃我☆☆□。有了你☆□☆,才有我☆□□☆。没有你□☆☆□□,就没我☆□□□☆。我不是我☆□☆,我不口存在口&m口口d口ash;&md口口ash;丁士忠搂着她走向卧房☆☆☆□。余文瑾觉得周身虚弱口无力☆☆□□,却又非常快乐□☆☆☆。这一出口心理剧把恋爱婚姻中的男女情口感口关系的复杂性演绎口得淋漓尽致☆□☆。欧阳子以口她那冷静□☆□☆、锋利的心灵解剖刀解开了余文瑾欲拒还迎☆□□☆、欲迎又拒之徘徊在自我的消失与凸显之间的口矛盾心态☆☆☆□。即使不加题目网□☆□☆,这仍然可以口说是一个意蕴深刻□☆☆□、精微的故事□□□☆,但加上网意象以后□☆☆□☆,故事与意象之间相口互开启和激发□☆□□☆,在象征口意口口象网的暗示下□☆□,小说就升华为一个以爱说法☆□□☆□、以爱口口言道的故事☆□☆,男女之间的故事也口升华为自我与他口者之间的故事☆☆☆。网意象成为了在世之人存在处境的象征☆☆□。与统摄性象征意象不同☆☆☆□☆,点染性象征口意象已经进入了小说叙事过程□☆□□□。但与小说情节口的关系仍口然不是十分紧口密☆☆☆☆□,去掉这些意象并不影响情节的进展☆☆☆☆。它的艺术功能与统摄性象征意象基本一致□☆□□☆,对小说的影响主要在于激发和深化小说的意蕴和构建小说的情绪氛围□☆☆□☆。老舍小说《月牙儿》口中的月牙□☆☆☆☆、张爱玲小说《金锁记》中的月亮等可谓经口典的点染性象征意象☆□□。在《现口文》小口说中☆☆□☆,这类象征意象比统口口口摄性象征意象更口为常见□□☆☆。白先勇的《永远的口尹雪艳》□☆□□、《秋思》□☆□☆☆、《那片血一般红的杜鹃花》□☆☆,施叔青的《壁口虎》□☆☆☆□、司马中原的口《黎明的列车》等小说中都闪现着点染性象征口意象的面影☆☆□□☆。施叔青的小说《壁虎》中的壁虎意象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壁虎 在口小说中反口复现身□□☆□☆,共出现了六次☆□☆。照韦勒克的说法☆□☆□☆,如果一个意象作为呈现口与再现不断重复□☆☆□☆,那就变成了一个象征□☆☆,甚至是一个象征(或神话)系统的一部分[4]☆☆☆□□。作品中壁虎像草原上的一股溪流□□☆,草蛇灰线般穿行在小说中☆☆□□□,播散着象征意蕴□☆□☆,并随着语境的转换变幻着自己的情感色调□☆□☆□。壁虎第一次出现就与我的大嫂叠印在了一起☆☆□□□,建立起了异质同构的相似性联系□□☆□。壁虎的肥大与大口嫂之丰满等外形相似□□□□☆,壁虎之昼没夜食之习性与大嫂习于夜晚沉溺于情欲之中的生活方式相类似□□☆。人不口口同于动物☆□□☆,但作者却将壁虎与大嫂并置在了口一起☆☆□☆□,同中见异□□☆☆☆,异中见同□□☆,二者相互口激发☆□☆☆☆,壁虎的象征意蕴绽露口出来□□☆☆☆,也深化了大嫂的性口格特征□☆□☆□。当壁虎第二次出现时□☆□,相应的语境已发生变化□☆☆□,在语境的扭曲下☆□□,壁虎的情感色调发生口了变化☆□□□☆。壁虎与大嫂并置时□☆☆,我对壁虎的情感态度口是排斥的☆□□□☆、厌恶的□☆□,可在最后两次看到壁虎时☆☆□☆☆,我的情感态度却发口生了逆转☆☆□☆□。这时的我已由鄙视口者□☆☆□☆、嘲笑者变成了被口壁虎鄙视☆□□、嘲笑的转贴于论文联盟 http://

  人☆□☆。结婚以前我怀抱口着少女的冰口清玉洁论文联盟http://之心□□☆☆,将哥嫂视为情欲里的堕落者☆□□☆☆,而婚后自己也成为了一个渴望丈夫温存口的人□□□。叙述者我的情感态度的变化实际上也导致了壁虎的情感色调的变化☆□□□。由此看来象征意象壁虎口不但点染☆☆□、深化了小说的主题意蕴也折射出了小说情调的变化□□☆,成为了抒情线索☆□☆。

  点染性象征意象不只是小说某一人物的象征□☆□☆,它有时也像统摄口性象征意象那样会激发和升华整篇小说的意蕴□☆☆□□。白先勇小说《秋思》中的菊花一捧雪意象就具口有如此功能□□☆。在与小说语境的对话口中☆□☆☆,其象征意蕴源源不断地散发出来:那几十株口齐腰的白菊花☆□☆,一团团□□☆,一簇簇□□□☆,都吐出拳头口大的水口晶球子来了☆☆☆,白茸茸的口一片☆□□□,真好像刚落下来的雪口花一样□☆□□☆,华夫人又凑近一朵大白菊☆□□□,嗅了一下□☆☆□。她用手把一些口枝口叶拨开□☆□,在那一片繁花覆盖着的下面□☆□□,她赫口然看见□□☆□☆,原来许多口花口口苞子☆☆□,已经腐烂死去□□☆☆□。菊花口之命运暗示出了女人如花□□□□,韶华不能永驻口的真口理☆☆□☆。华夫人的丈夫本是一口名抗日口名将☆☆□,抗战胜利口后☆☆□□,将军班师回南京正是在菊花盛开的时节□☆□☆,可华将军来台后得癌症口故去了☆□☆□☆。这又为我们敞开象征口意蕴的历史视角☆□☆。历史的兴衰一如口菊花的荣枯□☆☆。由菊花到口美人☆☆□□、口☆口口☆口到历史□☆□☆□、再到口时间中的世界☆□☆□,菊花串起了小说的形象系统□☆☆,一捧雪的象征意蕴层口层绽开□☆☆,让人猛然感口悟到:一花一世口口界□□☆☆,一叶一口菩提□□☆☆。与前两口种象征意象不同□□☆□☆,扭结性象口征是小说故事层面上的一个节点□□☆,直接地参与到了小说叙事之中□☆☆□,与其他形象一起组成了小说的形象体系☆□☆,但与点染性象征意象一样☆☆☆,也能够激发和口深化小说的意蕴和口构建小说的情绪口氛围□☆☆☆,具有叙事和象征的口双口重艺口术功口能☆☆□,如鲁迅小说《药》中的人血馒头□□□、沈从文《边城》中的白塔☆□□☆、欧阳子小说《花瓶》中的花瓶意象等□☆☆□☆。在《现文》小口说中☆□☆,《日历》口口(口口王文兴)中的日历☆□□、《倒放口的天梯》(施叔青)中的荒原□□□☆☆、《海滩上》(王敬曦)中的大海等意象都是人口物行动展开的时空背景或行动对象☆□☆☆☆,既是写口实物象又是象征意象□□☆□☆,使小说在写实口之外平添了几分空灵□☆□□☆。李永平口的小说《支那人&口mdash;—胡姬》短口口小精口致□☆□,诗意盎然□☆☆。故事发生的场口景☆□☆□、人物☆□☆、情调□☆□、意蕴等与沈口从文的《边城》有许多相似口之口处☆□☆□☆,多种象口征形态集于一体☆☆☆□,氤氲成意味淡远的象征口世界☆□□。文后有一作者附口识曰:胡姬(orchid)在我国称为兰☆☆□☆。南洋之胡姬□☆□,有野口生与栽培二种☆☆□□。野生之胡姬多攀附老树而生□☆□□☆。胡姬之生存状态与生活在山野口中的那口对老夫少妻的生活状态是口同构的□☆□。而在灿烂的口阳口光下□☆□□,那一口簇簇沾着昨夜雨露的胡姬□☆☆□□,闪着露光口水光□□☆,变得十分娇艳☆□☆,这又可以看作是那年口轻口的拉子女人的象征□☆□☆□。如果放眼小说整体□☆□,小说书写的实际是山野与山外世界的对立☆□□□。山野内是自然□☆☆□、素朴□☆☆、温情的世外口口桃源□□☆☆,而老人的儿子一家口所在的山外则是矜持☆□☆☆、功利☆□☆□☆、喧嚣的现代都口市□☆☆□。儿子一家来探望老人所必经的那条溪流就成了连接和隔断两个世界的纽口口带和鸿沟□☆□。这一意象就是扭结性象征意象□☆☆☆。它是小说人物生活环境中的一种客观存在☆☆□□□,但又像楚河汉界成为了都市文明和农业文明的断裂带□□☆,象征着两个世界之间的对立□☆☆☆□,同时它也像一条纽带连接起口了两种文明状态☆□☆,让人体味口到了现代人对田园生活的怀恋□□☆☆。笼统地从空间角度口来说□☆□□,小说就是由一个个口场景组成的☆☆□☆□。一个口场景就是一个小的形象口系统☆□☆。场景象征与整体象征在象征机制上并没有什么不同□□□,都是以形象体系作为媒口介物来表达象征意蕴☆□□☆,但在口艺术功能方面☆□☆□,由于场景象征仅只是小说的一部分☆□☆☆,它的象征意蕴只是整个小说意蕴的一部分☆☆☆。包含场景象征的小说未必一定具有整体的象征意义☆□☆☆,而整体象征小说中往口往包含着场景象征□□☆□☆。欧阳子在解析白先勇小说《那片血一般红的杜鹃花》时说:王雄‘手脚匍口匐在草坪上☆☆☆,学着兽行□☆□,丽儿却正口跨在他的背上口口&he口llip;&he口llip;腿子…&he口llip;不停口的踢蹬&口rsquo;□☆☆□□。这种可以口使人联口想口口到性行口为的口描口写□□☆□,呈现的却是不含丝毫肉意的完整的口童真□□□。[5]游戏的场景让人联想到男欢女爱场景□☆☆□☆,使人物口潜在的性意口识得到了象征地表达□☆☆□□。这种场景象征深化了对人物性口口格和人性的认识□☆□□☆,也拓展了整篇小说的主题□☆□☆☆,但小说并没有因此而成口为整体象征小说□□□☆□。李昂的《长跑者》整体上看是一部超验性象征小说□□☆□,是由一系列超验性场景象征建构起来的□☆□☆☆。在李昂的《长跑者》口中☆□☆□,反复出现了口人陷盐屋的虚幻场景□☆□☆☆。李昂口口回忆口说:我早期的小说受存在主义很大的影响☆☆□□□,我们都知道存在主义的小说通常都着重在一个情景□☆☆,纵使口人物模糊也没关口系□□□,它重视口的是内心的探索和体悟□☆□。所以□□□,在我早期的小口说里☆☆☆,人物通口常口很薄弱☆□□☆,都是一个概念或模糊的影子□☆□□☆,最重要的是他内心世界的潜意识或自我完成☆□☆☆□,这些都是非常存在主义式的命题☆☆☆□□。[6]人陷盐屋的场景可以说象征了存在主义视阈中的人与世界的关系□□☆☆☆,是人与世界的荒诞关系的象征□□☆□。它让我们感悟到☆□□☆☆,人的在口世是痛苦的□□☆☆,充满了恐惧☆☆☆□□。人与生存世界口之间存在着不可调和的冲突□☆☆,人创造口了世界□☆☆☆,而世界成为了人的牢笼□□☆☆□。人陷盐屋的象征场景是小说整体象征的一部分□☆□□□,它与其他叙事因素一起共同诠释了存在主义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如果说从空间的角度看☆☆☆☆,小说是由一个个场口景口组成的□□□☆,那么从时间口的角度看☆☆□□,小说就口是一系列口的情节□□☆☆□。情节是由一系列具有前因后果关系的事件形成的☆☆☆☆□。如果一部小说由单一情节形口口成的☆□□□,且情口节具有象征性□□☆☆□,那么这部小说就是整体象征小说☆☆□□☆。情节象征不是整体象征☆☆□□☆,而是局部象征□☆☆☆☆。它指小说整个情节系列中的某个情节具有象征特点□☆☆。陈映真的小说《一只绿色之候鸟》是双口情节叙事☆☆□□□。一个情节是绿色候鸟的故事☆□□,另一个则是季公和季口妻的爱情婚姻故事☆□☆。两个情口节交错并行发展☆□□☆□,曲折有致□☆□☆☆。小说叙述者我在午

  转贴于论文联盟 http://

  后拾获一只绿鸟□□☆☆,将其安置笼中带回家□☆□☆□,想引起妻的注意□☆□□☆。不料婚前表现着口爱小孩☆□□☆☆、爱动物口的妻□□□☆☆,竟对绿鸟表现出冷淡□☆☆,甚至厌恶的态度☆□□☆。后来我与同事赵教授谈起绿鸟☆☆□□。赵公的朋友季叔城辗转听到绿鸟的故事☆□□☆☆,因病妻对绿鸟深感兴趣☆□☆□□,于是我将绿鸟转口送给了季妻☆□☆☆。小说由此转入另口一个口故事情节□☆□□□。季公是一位教动物学的外省人教授□☆□,来台后任口口教于口b大□☆☆□。已经颇有了年纪的季公娶了年轻☆☆□☆☆、美丽而优口雅的台湾口人下女为妻☆☆☆□,在b大引起了极口大的骚动☆□□。学期未完□☆☆☆,季公便带着妻子来到现在的大学任口教□☆☆□。然而歧视依然压迫着他们☆□□☆,使季家过着近乎隐居的生活☆☆☆。季公婚后第二年生下了口一个男孩□□□□。这个身份不同的结晶□☆☆□□,为他们招来更多闲话□☆□☆□,季公在大陆与原配生下口的儿子也因此与季公形同陌路☆□☆,而季妻口产后也奇异地病倒了□☆□☆。后来两条口情节线索合在了一起☆☆☆□□,季妻病故□□☆☆,绿色候口鸟也死了☆☆□□☆,我妻也莫名其妙地死了□□☆□□。一只来自寒冷北国的候鸟迷途飞抵南国台湾□☆☆☆,被关在笼中喂养☆□□,却无口法适应口台湾的气候□□☆☆☆,结果死了□☆☆□☆。绿色候鸟的口故事实际口象征□□☆□□、预言了来台外省人季公等人的命运□☆☆□。这样的象征性情节一方面增强口了小说的艺术魅力☆☆☆,另一方面也是小说的意蕴更加含蓄□☆□、隽永☆☆☆☆□。情节象征还有另外一种存在方口式□□□☆☆,它不是单独的一条情节线索☆□□,而是一条情节线口索中的某一情节片段☆☆□,或叫大情节中的小口情节□☆□☆☆。白先勇的小说名篇《游园惊梦》融通中外□□☆☆,集意象象口征□□☆□□、场面象征☆☆□、情节象征□□□、整体象征于一口口体□☆☆☆□,可以说是一口篇综合象征小说☆☆☆,其中的许多情节论文联盟口http://都有很强的象征味道☆☆☆。像蓝田玉潜意识中浮现的在中山陵白桦林中白马奔跑的情节以及小说的结尾部分都散发着弦外之音□☆☆□□。台湾《现文》小说不但丰富了中国现代小说的象征形态☆☆☆□□,提升口了小说的艺术品质☆□☆,而且也深化了小说的意蕴□☆☆☆□。现代派小说是《现文》小说中的主流□□□,其小说意蕴深受存在主义哲口学的影响□☆☆,又植根于作口者的现代性体验☆☆□□□,往往能够直抵人之存在的本体□□☆□。劳&m口iddot;坡林说:象征口好口像蛋白石□☆☆,它的光能在慢慢转动的不同角度下放射不同的色彩☆□□□☆。[7]因此对各种象征形态的口象征意蕴的诠释往口往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在诠释时又不是随口意性的□☆□☆□,因为艺术☆□☆,是人类情感的符号形式的口创造[8]☆□☆□☆,艺术形式与我们的感觉☆☆□□□、理智和情感生活所具有的动态形式是同构的形式[9]□□☆☆。任何释义又都会受制于小说的内在口逻辑形式□□☆。因此象征的创造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寻找具有典型意义口的内在逻辑形式□☆☆□☆,同时让这种内口在逻辑形式成为象征媒介物与象征意蕴的共同规定和深层关联☆☆☆□。转贴于论文联盟 http://

本文由雨桐论文网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台湾《现代文学》杂志小说的象征形态的论文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