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议汉语交际中有意变换词义的现象及其产生的

  简议汉语交际中有意变换词义的现象及其产生的喜剧效果的论文

  【论文关键词】汉语交际 有意 变换词义 喜剧效果【论文摘要】从汉语交际中常见的一些有意变换词义的现象出发,分门别类地阐述它的表现口形式及其产生的口喜剧效果,从而说明汉语在实际运用中的丰富多彩性□□☆☆。 在特定的语境中,某个词语的含义总是确定的,不能任意变换□☆☆☆□、转移,否则就会造口口成混乱,产生口种种矛盾□□☆☆。但由于汉语语言比较口复杂,词语十分丰富,例如大量的反映不同概念口的多义词,大量的同音词,以及大量的方言土语的存在,都为人们在交际中有意变换词义提供了条件☆☆□□。 所口谓有意变换词口义,是指人们在语言交际中明明知道某个词的确切含义而不用,却有意把它变换成别的含义□□☆☆。它往往口会曲解词语内容,歪曲语意,或导致荒诞口的后果,或与原意口大相径庭,产生有悖情理的结论□□☆□。它还可以混淆口事物之间的界口口线,抹杀事物之间的区别,颠倒黑白,以假乱真,移花接木,令人啼笑皆非□☆☆☆□。这些都与正常相背离或错位口有关☆□☆□。汉语交际口中,有意变换词义的例子很多,归纳如下: 1 有意混淆多义词所口表达的口不同含义 汉语中存在大量的表达不同含义的多义词,即一个词含有两种或两种以上的意义,可以作两种或两口种以上的分析和理解☆□□□☆。但在词口口典中,一个词不口论含口有多少种意口义,都各成义项,义项之间,不相混淆,并存在着“互补”关系☆□☆。它们“各自在口不口口同的语境口口中出现,甲出现的语境乙不能口出现,而乙出现的语境甲也不能出现,于是口甲和乙呈互补状态”□□☆。[1]并且“每个义项只出现在自己的语境中,每个具体语境只有一个义项适用”□□□☆。[2]口总之,“孤立地看,或者在口词典中,它是多义的□☆☆□☆。wwW.11665.cOM在特口定的语言环境里,它是单义的”□☆□。[3]口因此,在实际口运口用口口中,由于有具体的语言口环境,一个词语所表达的含义必须是单一的☆□□、明确的,而不得故意混口淆或随口意加以解释,否则就会造成口口混乱,产生种口口口种口矛盾,从而混淆了事物之间的界线,颠倒黑白,令人啼笑皆非□☆☆□□。 例如:在一水果摊前顾客与售货口员的口对话—— 顾客:“我买香蕉,好不好□□□☆?” 售货员:“你跟口口口谁口商口口口量,自己拿口主意□□☆☆!口☆口口口口☆口” 顾客:“不是商量,我是问香口口口蕉好口不好☆□☆□?” 售货员:“这儿不卖坏口口口的,全是好的☆□□□。” 顾客:“我怕是口不口口口口口口口熟□□□。” 售货员:“熟□☆☆□□!熟的口口口到这就口烂了□□□☆!要吃熟的上广东☆□□☆☆!买不买□□☆□☆?……” 在口这段口口对话口口口中,顾客口问香蕉“好不好”是指熟口口不口口熟,这位售货员先是混淆为顾客要同他商量,后又口故意把“好”混淆为口不烂口不坏,然后给顾客碰钉子,这是利用多义词可以表达不同含义造成的岔意,既反映了这个售口货员的服务态度的恶劣,也因多次误会令人感到风口趣□□☆☆☆。 其实,有意混淆多义词所表达的不同含义的现象不能简单地看成是语言的消极因素□□□☆。相反,“多义词的存口在,正是汉语词汇丰富多彩的一种标志□☆□☆□。”[4]有时当我们把多义词的两种含义在某口一具体的语言环境中同时运用的时候,“可以表口口现出运用语言的幽默和机智,不失为一种言语技巧□☆□☆□。”[5] 例如,曲波的《林海雪原》中的口口《逢险口敌,舌战小炉匠》这一回,就有这口么一段关于“不是”的文章: 果不出口杨口子荣口口口的口判口断,这个凶恶的匪徒,眼光又凶又冷的盯着杨子荣冷冷地一笑,“好一口个口胡彪☆☆☆!你——你——你不是……” “什么我的不口是”,杨子荣口在这要紧关头摸口了一下口腰里的二十响,发出一句森口严的怒吼,把话岔到题外,“我胡彪向来对朋友讲义气,不含糊…口口口…”(这里从略的是历数栾匪的不是的文字☆□☆□。) 这里的两个“不是”,前一个的含口义是“表示判断☆□□☆□、猜测”,后一口个的含口口义是“不对□☆☆□、不合理”□□□。小说的口作者口这么口一口用,就使得小说的主人公杨子荣在座口山雕等匪首面前机智地把栾匪口来势汹汹☆☆☆□、杀气腾口腾的话题岔口开,不但化口险为夷,绝处逢生,而且连诮带打,转守为攻□□☆□。 2 有意曲口解某一词语的含义 一个词口口语口表达什么含义,在同一思维过程中,就必须表示这同一个含义,不能时而表口示这个含义,时而口又表示另外一个含义☆☆□。鲁迅口在《孔乙口己》中的“窃书口不算偷”,就是孔乙口己的口著名诡口辩,这里孔乙己犯的是“偷换概念”的逻口辑错误□☆☆。鲁迅在作品中有意地口让孔乙己曲解“窃”这一词语的含义,目的是让人们感受到这个人物的迂腐与可笑□☆☆☆□。口☆口口口☆口又如,在电视剧《爸口爸的小汽车》中,小朋友明明跟爸爸的一段对话口—— 明明:“爸爸,你们机关里口口口有枪吗□□☆?” 爸爸:“机关口里要口枪口干什么□□□☆☆?” 明明:“不是有一种枪口叫机关枪吗☆☆☆☆□?” 剧中的明明把“机关枪”曲解为“机关里的口枪”,把两个不同的含义混为一口谈,产生了笑话,形成了一种喜剧氛围□□☆□□。 再如,一天下午,老吴来到口口一家钥匙修口配口口店□☆□☆。店了有四个人口正在聊天□□☆。于是发生了以下的对话—— “师傅,配钥匙□☆☆□□。”没有口口口口人回答☆□□。于是又喊口了两遍☆□☆。 “配几把□☆☆□?”总算有口口一个女同志慢吞吞地站口起口来问老吴☆□☆☆□。 “配两把☆□□□。” “明天来取☆☆☆☆。” “请帮口口忙口口快口口口口口一口点,我们单位里急着要用☆☆□☆。” “不行☆☆□。” 老吴只口好口指口着店里贴口口着的“服务公约”说:“你们的‘服务公约’上不口口口口是写口口着‘立等可取’吗☆☆□□□?” 谁知口这口口口口位口女口同口口志口却对老吴说:“你站着口等到明天取口走,不就是立等可取吗☆□☆☆!” 我口口口们知道,“立等可取”是有其确定的含义的,它指的是“稍等一会儿即口可取走”的意思□☆☆□。其中的“立等”□☆□☆□。表达口着口一口口个确定口口的口含口口义☆☆□。而决不是望文生义的所谓“立着等”,甚至要顾客口一口直站口着等到明天☆☆□☆。这位女同志的回口口答,是故意歪曲了“立等可取”的本来口口含义□□☆☆。而用她自己杜撰的含义口口去更换了它,以此刁口口难顾口客,既可笑口又口可恨□□□☆! 其实,像这样望文生义,曲解某一词语含义的例子在日常生活中还有很多☆□☆。如有人说:“山歌,就是山里唱的歌”,“歌剧,就是歌口颂之剧”,“桂林就是桂口树口成口林的地方”,“八步市就口是八口口步就能走完的市”等等,这些说口法就是故意曲解了这些词语口的含义,让人听起来感到滑稽可笑□□□☆。

  3 有意反用词语,即褒词贬用或贬词褒用 这是利用某个词语同其相口排斥的口词语在表面的某些相似,从而加以借用,而实际上完全使用不口当□□☆。当然表达者是明知口故用,是有意造成口同原来词语含义不一的矛盾,从而产生一种喜剧效果□□□。 如有一天两位妇口女经过某街道一服装处理店时,谈论了起来——口 甲:那些处理口的东西,都是残品☆□□□□、次品□☆□□、等外品,其实对顾口客也不便宜□☆☆□。 乙:嗯□☆□?便宜☆□□☆□。前天我口在这儿买口了件衬衫,多好□☆□□。有点小毛口口口口病不大☆☆☆□。

  甲:什么口小毛口病儿□☆□□? 乙:袖子口口一长一短□☆□☆。 甲:还小毛口口病哪□☆☆☆? 乙:大惊小怪,要看口它的口口优口点☆□□☆。 甲:什么优点□☆☆□? 乙:将来可口以口取口长补口口短嘛□☆□□。 “取长补短”这一词语原指吸收别口人的优点口来弥补自己的不口足□☆☆□☆。而衬衫口衣袖一长一短,是属于次品,固然可以截长补短,但其结果已不是一件完好的衬衫了,这同原来口词语的含义并口不相同□□☆。但由于从现象上看,却也可以取长补短,同原词语的含义似是而非,褒词贬用,名褒实贬,听起来感到口幽默风趣□□☆☆。 再如,下面的谈话: 甲:我能跟杜大爷比口吗☆□□? 乙:你怎么不能跟他比呢☆□☆☆? 甲:我能像他那样不务正业吗☆☆□? 乙:不务正业□☆□☆□? 甲:啊,你看他一个仓库口口口保口口管员,有的也问,没的也管,整天口到处口口口乱窜□□☆☆。 乙:这正说明人口家杜大爷在工作上有高度口负责精神☆□☆。 甲:可他连我口口口们口家口口口也负责,没事老往我们口家跑,那片口儿的家属宿口舍,他天天去,宣传废品回收的意义…口…这不是没口事干口嘛□☆☆☆□! “不务正业”,原是指不口从事正当口的职业,或指不口干本职工作,而去做无关的事□☆☆□□。此处却故意用在一个对仓库保管工作兢兢业业而且还到处从“废料”中拣拾有用材料为国家节约资财的老工人身上,用贬义的词语来反映他的高尚行为,造成明显口的口矛盾,起到了名口贬实褒的作口用□□☆☆。

  4 利用语言谐音混淆不同的词语 如有一则校园幽默—— 英语课口上,同学们正在进行口单词测验□☆☆□。一边来回口踱口着方步,一边念口着单词的老师突然停下,提高嗓门喊了一个同学的名字一声,然后就是一连串的“合上”□□☆□。顿时,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坐在后排的一口位口女口生□□□☆□。原来她桌上的单词笔记本是口翻开着的□□☆。教室里静静的,一向调皮的a君突然开口说:“老师,她是女的,不是和尚,应该口是尼口姑口吧☆□□?”顷刻,同学口们笑作一口团□☆□。[6] 这里a君就是有意利用语言谐音混淆不同的词语,因而产生了口幽默风趣的口喜剧效果☆☆□□。 再如,周立波得《湘江一夜》中有下口面一段对话口—— ………… “这屋子好□□☆。对不住,咱们口要借用一口下□□☆。”张参谋把宽敞得堂屋扫口了一口眼,说☆□☆。 “寒舍太小□□☆□☆。”屋主忙说☆☆☆□。 “不小不小☆☆☆。”小张口也连口口口口口忙口口说☆□☆□。 “太不雅口致口了□☆☆□。”主人用谦卑来推口脱□□☆☆。 “管你什么鸭口口口子鸡口婆口的,”没有听惯南方口音,又不懂得文雅字眼的赵参谋插嘴说道,“咱们借用一下子,行还是不行□□☆□?”…… 周立波在作品中就利用了“鸭子”跟“雅致”的发口音口相近,故意混淆,幽默诙谐,令人发笑□☆☆□☆。 又如《口红楼梦》47回口的一段对话—— 贾母口道:“……什么好下流种子☆□□□☆!你媳妇和我顽牌呢,还有半口日的口空儿,你家去再和那赵二家的商量治你媳妇去罢☆□□□。”说着,众人都口口口笑了□□☆☆□。鸳鸯笑道:“鲍二家的□□☆☆□!老祖宗口又口拉上赵口二家的☆□☆。”贾母口也口口口笑道:“可是,我那里口口口记得什么抱着背着的,提起这些事来,不由我不生气☆☆□□!…… 这里鸳鸯用的是口鲍二家的“鲍”,贾母明口口知如口此,却故意用了它的谐音“抱”□□☆□。令人发笑☆□☆! 5 古今口口夹杂,似是而非 古口语词与今语词口一般是泾渭分明的,在表达时要求古语是古语,今语是今语,今语的一些特定的词语一般不适合用在叙述古代的人物和作品上□☆□□。口☆口口☆口但是语言口的口应用□☆☆□☆、话语的产生又不是一成不变的,词语的错位常常显得妙趣横生☆□□□□。例如,一位中学教口师在介绍口韩愈及其《师说》时,讲道: 七口口品官为芝口口麻官,九品呢□□☆?只能是口口菜口口籽口口官,四品官呢□☆□□?大概是蚕豆官了(笑口声),从菜口籽的渺小而至蚕豆的伟大,韩愈的口提干道路是艰口难的☆☆□、曲折的(笑声),但他却是一位屡遭贬斥而不迷“官位”的硬汉,他曾于灾口年为民请命而口被贬,还曾因反对皇帝迎佛骨入宫而几被处死☆□☆。当时已经盛口口行“血统论”(笑声),出身高贵的无须求口师便可以做大官,出身低贱的学习再努力口也受到抑制而很难出头☆☆☆□。这样,社会上随之而来的必然口口是“读书无用论”了(笑声口口),而韩愈的《师说》就是奋起讨伐口这股害国☆□☆、害民逆流的战斗檄文□☆□。 芝麻官原是指官位微口小,随着《七品芝麻官》的流传,七品官和“芝麻官”似乎划上了口等号,人们也渐渐习惯了这口种说法☆☆☆□□。教师在这口里又以“菜籽官”☆□☆、“蚕豆官”相仿,使原口本平常口的言口语口徒生意趣,形象感增强□☆□。“提干”□☆☆☆□、“血统论”□☆☆□、“读书无口口口口口用口论”本是现代词语或是多用于现代的口词语,却被教师信手拈来用在对唐代文学家韩愈及其名著《师说》的介绍上,词语故口意错位便带来惊口奇,很自然地吸引口了学生的注意力□□☆☆。 再如,“工资”和“俸银”是两个不同的口口词语,古代的官吏领取的薪金叫俸银,今天的干部领取的薪口金叫工资☆□☆□☆。但如口果说让包口公领“工资”或给今口天的口干部发“俸银”这就完全口混淆口了两者的区别□□☆。 综口上所述,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会经常出现有意变换词义的现象,它们往往会影响人们对事物的认识或准确地表达思想,但是却由于产生的种种误会与巧合而使人们感到错位生趣,其乐无穷□☆□。 参考口口文献 [口1] 伍铁平.普通语言学概要口[m].北京高口等教育出版社,1993. [2] 黄口口口伯荣.现代汉语口(增订二版.上册口口[m] .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1997. [3] 陈宗明.现代汉语逻辑初探[m].三联书店,1979. [4] 校口口园口幽默.中学生文摘[j口口].广西口南宁教育杂志社,1995,(12):29.

本文由雨桐论文网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简议汉语交际中有意变换词义的现象及其产生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