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鼻”的语义衍生路径分析口☆口口☆口

  汉语“鼻”的语义衍生路径分析口

  刘丽丽

  摘要:一词多义现象是语言学中的普遍现象☆☆☆。运用口口语义口学□□□、认知语言学口中的相口关口理论□☆□,以汉语中表示人口体器官的名词“鼻”为例☆☆□□,从“义项划分”和“派生理据”两方口面口入口口口手☆□☆□,对该词的多义现象展开分析□□☆,深入探讨该词词义延伸的认知思维模式及其呈现方式□□☆□□,在客观世界与语义系统间搭建起认知的桥梁□☆☆□□。该项研究有益于口更为深入地认识多义词尤其是表示身体部位或器官名称的名词内部义项间派生的认知理据☆☆☆☆,对词汇教学☆□□☆、词典编撰具有一定口的参考价值□☆☆□。

  教育口期刊网 http://ww口口w.jyqkw.com口关口口键词:多义词 义项划分 派生理据

  一☆□☆☆、引言

  早期当人类的语言表达能力受到限制时□☆☆☆,人类一口种典型的口思维特点是“身体化活动”或“体认”□□☆☆□,即把人自身作为衡量周口围事物口的标准□☆□。[1](P28~34)口这是由人类口的认知顺序所决定的□□☆☆。当人类的口认识处于初级口阶段时□☆☆☆☆,他们最先认识的是自己周口围具体有形的东口西☆□☆☆☆,包括人口体部口位及其器口官□☆☆。当人类的认知进入更高级阶段时☆□□□,他们就通过自己已经熟悉的东西去认识□☆□、体验和描述世界上的其他事物☆□☆,尤其是那些无形的☆□☆、抽象口的事物□□☆☆。因而□☆☆☆☆,对于世界的描述也就不口可避免地借用到那些描写具体事口物的口词语(包括描写人体部位及器官名称的词语)上□☆□,如“山脚”“针眼”“名嘴”“元首”等☆□☆。于是□☆□,一个语口口言口符号口口就具有口口了两个口或两个口口以口上口口的口口意义☆☆□☆□,一词口多口义现象就这口样产口生了☆□☆☆。

  一词多义现象是口语言中的普遍现象□☆□,存在于不同的语言中☆□☆。“多义口词是词汇语口义学研究的口口中心☆☆□,也是当前认知语言学关注的焦点□□☆。各义项之间的口关联性是多义词与同音词(homonym)之间的区口别性特征□□☆□。”[2](P81)近年来汉语界□☆□、英语口界已有学者对表示人体部位及器官名称的词语进行了认知语义学方面的相关研究□☆☆□☆,关注的焦点多集中在“头”“手”“心”“脚”“眼”“嘴”“面”等词语上□☆□☆。从我口们口口所口口搜集到口的文献来口看□□☆,目前鲜有口对面部器官“鼻”的语义进行专项研究的文章□□☆□。本文以汉语中表示人体器官的名词“鼻”为例□☆□,借鉴莫斯科语口义学派的元语口言释义理论及其研究口方法□☆☆,从“义项划分”和“义项派生”两方口口面口入手☆☆□☆□,对该组词的多义现象展开分析□□☆□□,透过初始口义项与派生义项间的关联性□☆□☆,深入探讨该词词义延伸的认知思维模口式及其呈现方式□□☆□,进而从共时角度构拟出“鼻”的语口义口演口变路径☆□□□。

  二□□□、“鼻”各义项的语义阐释口

  对于“鼻”的义项口划口口分☆☆□☆□,《现代汉语词典》[3]口(P68)口中认为“鼻”有两个义口项□☆□,分别为:①鼻子;②<书>开创☆☆□□。但通口过查口口口验口口例口证☆□☆☆,我们认为“鼻”的义项口还可细分☆□□☆□,具体体口现为5个义项□☆☆☆。下面我们借鉴莫斯科语义学派元语言释义理论的原口则和方法分别对该词的各义项进行阐释分析☆☆□。需要指出☆☆☆□,莫斯科口口语义学派的元语言是解释自然语言词汇意义的释义元语言☆□☆□□。“其释文直接针对的不是孤立的词汇单位□□□☆☆,而是置于特定题元框架结构中的词汇单位□☆□。”[4](口P口132)口在此□□☆☆□,“鼻“各义项命题表达式口中口的语义变量口我们统一口用字母“A”来表示☆☆□,只是“A”的具口口口口口体所口口口口指有所不同☆□☆。

  (一)“鼻1”的语义阐释

  鼻1是指人或高等动物A的嗅觉器官□□☆□☆,也是呼吸器官的一部分☆□☆。位于头部☆□□,有两个孔☆□☆☆□。

  (1)他的鼻子在口战斗中挨过一枪□☆□☆□,后来口口修复了☆☆☆□,结果成了一个横宽的鼻子□□☆☆。①

  (2)口一般来说☆☆□,嗅觉灵敏的动口物☆□☆,鼻子往往长而突出□□☆☆☆,鼻孔大口而口潮润☆☆□☆□,表面弥补嗅觉口细口胞☆□☆□。

  (二)“鼻2”的语义阐释

  鼻2(口祖)是指最初促使某一派别或行业A口产口生的人(团体)或某一事物□□☆□☆、现象口A的始源□☆□☆。

  (3)他曾因喜爱哲学而赴德国留学☆□□☆☆,后来又师从德国心口理学鼻祖冯口特口教授☆☆□,专门研究实验心理学☆□☆。

  (4)作为现代足球的鼻祖☆□□□,英格兰队的目标毫无疑问是夺冠☆☆☆□。

  (5)《尔雅》为辞书口的鼻祖☆☆□☆,开“雅学”的先河☆□☆。

  (三)“鼻3”的语义阐释

  口鼻3 指口事物口A的口口口要害☆☆☆☆、重点或关口键☆☆☆□☆。

  需要口说口口明:“鼻3”表示口口口此义时要与“牛”搭配使用□□□☆□,即“牛鼻子”□□□☆。

  (6)口抓口住了农民口增收问口题☆□□,就是口抓住了“三农”问题的口牛口鼻子□☆☆□□,九亿农民有盼头了☆□☆。

  (四)“鼻4”的语义阐释

  鼻4 指人口或事物A的数量口很大☆□☆☆☆。

  需要说明:“鼻4”表示口此口义时前口面要与“老”搭配使用☆□□☆□,后面要与“了”搭配使用□□□,即“老鼻子了”□□□☆。

  (7)口老口孙口头跳了下口口去□☆□,在下面叫道:“箱子老鼻口子口了□☆☆,再来一口个人□☆☆☆☆。”

  (五)“鼻5”的语义阐释口

  鼻5儿:器物上能够穿口上口其他东西的小孔□□☆☆□。

  表此口口义时☆□□,“鼻”为儿化音□☆☆。

  (8)口经张旭东精心手口术和护理☆□☆□,刚半个月☆☆□□,老人口就口口口能看见“针鼻儿”了☆☆□☆。

  三☆□□□☆、“鼻”义项派生口的口认知理据口

  (一) 隐口喻□☆□☆□、转喻与词义派生

  隐喻和转喻是词义延伸的两种主要方式□□□。隐喻以事物间的相口似性为基础□☆□,借助映射(mapped)在源域(source category)与目标域(target category)之间建立相似联系☆□☆☆,以达到认知的目的;而转喻则是以事口物间的邻近性为基础□□☆☆□,借助映射在同一域中的本体与喻体间建立替代联系□□□,以达到认知目的□□□□☆。隐喻□☆□、转喻作口为人类口口重口要的认知方式☆□□☆☆,对人们认识口事物☆□☆☆、事物概念口结构的形成□☆□☆、语言的发展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5](P118)翻开任何一部词典□□☆,其中绝大多数词条下都会口罗列出口两个甚至更多的义项☆□☆□□。在这些义项中我们口不难发现□☆☆☆,它们彼此之间具有一定的联系□□☆☆☆,这些有联系的义项就构成了该词的语义范畴□□☆。其中最先产生□☆□☆、最为基本的义项是该范畴内的核心义项☆□□,其他义项通过与核心义项间远近不等的某种关系(隐喻或转喻关系)处于该口范畴的不同等级之中☆☆☆□□。可见☆☆□□,隐喻☆☆□、转喻口口是建立在联想基础之上口的☆☆□☆。“词的多个义口口项就是在本义口的基口础上通过隐喻☆☆☆□、转喻口不断扩展☆☆☆□□、派生的结果☆□☆□。词的多个义项因其地位的不等而表现出不同的原型等级☆☆☆□。”[2](P85)

  根据语义学中的相关理论☆□☆□□,在多义口词的词汇语义范畴中□□☆☆,各义项间的关系具有一定的口系统性□☆☆□。这种关系主要有以下3种类型:第一种是辐射式结构关系□☆□☆,即第二☆☆□、第三口义项等都是从中心(原口型)义派生而来☆☆☆□,只是口派生形式不同□☆□,呈放射状□☆□。各派生义项彼此间基本没有直口接口联系☆☆☆☆。这种结构口关系主要通过隐喻式思维方口式来实现;第二种是链式结构关系□☆☆☆☆,即第二□□□、第三义口口项等都口以前一义项为基础逐一派生而来□☆☆☆□,呈链条状□☆☆□□。处于链条末端的义项与初始义项间常常没有任何共同口之处□☆□□。这种口结构关系主要通过转喻式思维方式来实现;第三种是混口口合式口结构关系☆☆□☆,即两种结构口关系交织口在一起□☆☆,共同作用口产生新义☆□☆□。这种结构口关系主要口通过隐喻☆☆□、转喻思维方式共同作用得以实现☆☆□。多义词义项间的结构关口系不仅表明了词义之间的派生口关系☆□□,而且还反映了人类的认口知规律☆☆□□,以及隐喻☆☆☆、转喻在口词义演变中口的重要作用□☆☆。下面我们从隐喻□☆☆□□、转喻口两方面对人体词“鼻”进行分析阐释☆□□□,探讨该词词义延伸的认知思维结构及呈现方式□☆☆□☆。

  (二)“鼻”义项派生的认知理据

  与口《现代汉语词典》对“鼻”的义项划分不同□□☆□☆,我们认为“鼻”应有口5个义口项□☆☆☆。“鼻1”是其初口始口义口项□☆☆,口☆口口☆口为该语义范畴中的典型成员□□☆。对于“鼻2”可从两方面分口口口口析☆□□☆☆。首先☆☆□□☆,鼻是人体器官的重要口组口成部分☆□☆,位于人体面部的前端☆☆□,由鼻来代指“最初促使某一派别或行业产生的人(团体)”□☆□,属于同一口口域中的口部分代替整体☆☆☆,具有邻近性特征□☆☆☆,因而口被视为转喻☆□☆。其次□☆☆,根据[+位置在前]这一口口义素联想出[+时间在前口]这一义素☆☆☆□,表达的意思从具口体的人体域映射到抽象的时间域□☆☆☆☆,两者间具有相似性特口征□☆☆,因而被视为隐喻□□☆☆□。可见该义项属于隐喻□☆□□□、转喻的交叉或是连续统□☆□。对于“鼻3”即“事物的要口口口口口害□□□☆□、重点口或关键”这一义项主要是通过具体的[+位置在上]这一义素派生出抽象的[+作用重要]这一义素而得出的□□□☆。“鼻4”指人或事口物的数量口口很大□☆☆,在此☆□□,“鼻”为名量词☆☆□□□。这种由身体部口口位到称量他物的演变口体现了隐口口口口喻的认知机制☆□□□☆。早期人类在认识事物时首先认识的是人自身的身体部位及器官□□☆□□,透过对“鼻”的认口口识他们逐渐口形成口一种意识☆□□,即每人都口口有一个鼻子□☆☆,因而可通过鼻子的数量来计算人的数量☆☆□☆。随着人类认口知水平口的提高□☆☆☆,原有词汇的匮乏使得语言使用者沿着具体到抽象的思维方式□☆□□☆,逐渐将“鼻”作为广义上与口之口性质相似口的其他口事物的计量单位☆□☆□□,不仅用来指人的数量☆☆☆□,还用来指事物的数量□☆☆□。“鼻5”中的鼻口口为儿口化口音☆☆□☆,该意义是通过[+形状相似——[+有孔]这一义素特征而产生的□□□□。因而具有隐喻性思维模式☆□☆。由此☆☆□☆□,我们可以口将“鼻”各义项间的口这口种关系归口纳如下☆☆□☆,见图1☆□☆☆□。

  通过对“鼻”一词在口隐口口喻☆□□□、转喻机制作用下口向具体域□□☆☆☆、抽象域☆□□☆、空间域口②口投口射的口分析☆□□,我们从共时角度构拟出了该组词的语义演变路径☆☆□□。从中口可以看出□☆☆,语言在其产生之初都是单口义的☆□☆,一个语口言口符号只对应一个意义□☆□□☆。但随着社会的发展口及人类口交际能力的增强□☆□,不同语言中均出现了一个普口遍口的现象——越来越多的词语被赋予了除其本义之外的其他含口义☆□☆,多义现象由此产生☆□☆□,这一口现象是历史发口展的必然结果☆☆□□☆。“人体范畴属基本等级范畴(basic level category)☆□□☆,人体词(b口ody-part terms)属基本等级范畴词□☆☆。”[7](P23)这些基本等级范畴内的人口体词是人类早期认知口世界的口基础和源点□□☆。

  四☆☆□、结语

  语言是口口认知的工具☆☆☆□□,认知必定会在语言中留下自己的印迹☆□☆☆。人类及其器官是隐喻③赖以实现的最口基本□□☆、最重口要口的源域☆☆□□□。本文尝试以人体器官名词“鼻”为切入点☆□□,分析口该词汇义项的扩展过程及思维口方式☆☆☆□☆,通过分析得出以下几点结论:

  1.在“鼻”的诸口义口项口口中☆☆□□□,除“鼻5”外□☆☆☆,由初始义项到派生义项的映射过程体口现出由人体域向抽象非人体域的一口种结构投射☆□☆☆☆,这种投射是建立在两种概念间间接而复杂的相似性联想基础之上的☆☆□□☆,属于较为高级的认知活口动形式□□☆,是人类认知能力不断提升的重要体现□□☆。可见□☆□,对于口具有多个义项的人体器官名口词“鼻”而言☆□□,汉语更多口关注其内在涵义的口相似口性□□□□,进而“鼻”常被投射于抽象的概口念表达□☆☆☆□。此外☆☆☆☆,汉语“鼻”还通口过口转喻思维模式口派生词口义☆☆□□☆,这种派生以人体部位所具有的重要性和代表性为基础☆☆☆。随着时间的口推移□☆□☆☆,有些转喻化的意义已经固定化☆☆□,成为词义的一部分□☆□,口☆口口☆口并作为单独的义项列入词典之中☆□□□☆,如“鼻祖”☆☆□。

  2.多义词口口的口词汇口语口口义在扩展过程中☆☆☆□☆,不仅存口在口同词性间的派生☆□□,而且口还存在跨词性间的派生☆☆☆□。由“鼻1”派生出“鼻4”就是由口名词口派生量词口的例口证☆☆☆☆。

  3.在进口口口行汉语多义词教学时☆□□☆,应从认知层面考虑词义扩展口的内在动口因及词义延伸的具体口方式☆□☆。作为教师□□□□,在充分口掌握认知语口义学的相关理论基础上☆☆□☆□,应多从学生的思维规律出发□☆☆,引导学生分析口词义派生的理口据性☆☆☆,使其口在头口脑中建立起一种联想网络□□□☆☆,从而可以使学生全面地掌握多义词的各个义项☆☆□□,提高词汇记忆的准确性和成口效性☆□□。

  综上所述□☆☆,传统的口词汇语义学在阐释词义扩展的原因时□☆□□,更多地是将词义扩展的原因归于历史的☆□☆□☆、社会的因素□☆☆。应该说这些因素在词义的扩展中的确起到了重要作用☆□☆,但它们只是词义扩展的外在因素☆☆□☆,只能说明词义扩展的必要性□☆☆。而在词义扩展中真正发挥作用的是语言使用者的认知思维□☆☆□☆。这种认知因素是词义发展的内在因素☆□□☆□,它使词义扩展口成为可能□☆□□□。一词多义现象主要通过人类的隐喻和转喻思维得以实现□□□。多义词口意义的扩展不仅体现了语言发展的内在规律性□☆☆,而且还充分展示了人类认识世界的主观能动性☆☆□☆,并为这一认知活动提供了简洁而有效的途径□☆□□□。本文尝试以人体器官名词“鼻”为例来分析词义扩展的认知动因☆☆☆☆□,初步提出口了几项隐喻☆□□、转喻机制☆□□☆。该项研究是探讨词汇语义衍生口过程与认知思维模式间相互关系的重要切入口□□☆。同时□☆□,对其口他人体器官多义词的词义研究也具有一定的借鉴作用☆□☆□。

  注释:

  ①文中汉口口语例句均来源于北京大学汉语语言学研究中心《C口CL语料库检索系统(网络版)》□☆☆☆。

  ②齐沪扬认口为☆□□□,现代汉语的空间系统包括三个子系统☆☆□□,即方向☆□□□☆、形状和位置☆□□。据此□□□☆☆,我们将文中形口口状☆☆□☆□、位置方面的隐喻投射统称为空间领域的口投射☆□☆☆。

  ③在此☆□☆☆,“隐喻”是指口广口口口口口义的隐喻□☆☆□□,包括口狭义的隐喻和转喻□□□☆☆。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参考口口文献:

  [1]束定芳.隐喻学研究口[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口社☆□☆□,2000.

  [2]刘丽丽.言语行为动词一词多义现象的内部解析——以предлагать的语义及其义项派生机制为例[J].中国俄口语教学☆□☆☆,2012□☆☆,(1).

  [3]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Z].北京:商务印书口口馆□□□☆□,2005.

  [4]张家骅.莫斯科语义学派的义素分析语言[J].当代语口言学☆☆□□,2006☆□☆□,(2).

  [口5]口赵艳芳.认知语言学概论[口M].上海:上海外语口教口口口育出版社☆□☆☆,2001.

  [6]齐沪扬.现代汉语空间问题研究[M].上海:学林出口版社□□☆☆☆,1999.

  [7]口卢卫中.人体隐喻化的认知特点[J].外语教学□☆□□☆,2003□☆☆□□,(6).

  (刘丽丽 河北秦皇岛 燕山大口学外口口国语学院 066004)

本文由雨桐论文网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汉语“鼻”的语义衍生路径分析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