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维、胡适文学史观与文学史研究方法比较论

  王国维☆☆□、胡适文学史观与文学史研究方法比较论的论文

  王国维☆☆☆、胡适文学史观与文学史研究方法比较论

  王国维与胡适同为一代学术宗师☆☆☆□,又有交游☆□□☆☆、论学之谊□□□☆,共同对二口十口世纪的中口口国学术产生了深口远的影口响□☆□□☆。从文学史学科的角口度看□□□□,王国论口文联盟http://维☆□☆☆、胡适都撰口有口文学史著述☆☆☆□□,对中国文学史表达了各自的识见□☆☆□,为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史学科的构建做出口了卓越的贡献☆□☆。但是口从比较的口角度看□☆□□□,因文化立场☆□☆☆、学术口背景及治口学路径的不同□☆□☆☆,王国维与胡适在文学史观念与文学史研究方法上存有较大的差异☆☆□,而且这些口差异带有明口显的时代烙印☆☆□☆,展现了中国文学史学科现代化进程的某些特点□□☆☆。因此□□□,对王国维☆☆□☆☆、胡适的文学史观与口文口学史研究方法作一比较☆□□□,对于深入认识中国文学史从传口统向现代转型的必然境遇☆☆☆□,厘清中国口文学史学科的发展踪绪☆□☆□,建构民族特色的文学史学科☆□□,无疑具有重要口的学术史意义☆☆□□☆。 一☆□☆☆、学科视野:纯文学与杂文学 作为中国戏曲史学科口的奠基人□☆☆□☆,王国维1912年发表了《宋元戏曲考》☆□□☆□。这是口中国第一部分体断代文学史□☆□☆☆,其撰著缘起□□□□☆、方法与体例集中体现了王国维的文学史观念☆☆□。此外☆□☆☆☆,他的口《人间词话》□☆□□☆、《文学小言》☆☆□、《红楼梦评论》等著述也零星体现口了其对于文学史规律的思考与探求□☆□。胡适则撰有《国语文学史》与《口白话文学口史》两部著作□□☆□□,这两部文学史打破了传统文学史的编著体例□□□☆☆,以双口线文学的观念考察了中国文口学史发展演化的进程□☆☆。此外他的《文学改良刍议》☆☆□☆□、《词选》等著述也不同程度地体现了其口口文学史观念☆□□□。 王国维与胡适文学史观念的不同首先表现在对文学史核心概念文学的认识上□☆□。wwW.11665.cOM王国维受西口方文艺口口美学思想口影响☆□□,引入了现代学口口术意义上的纯文学概念☆☆☆□,而胡适为了倡导新文化运动☆☆□,则以白话文口学为口本位☆□☆□,将某些杂文学种类划入文口学史研究的范围☆□□□。 中国文学史学科是现代学术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该学科的建立是随着文学学科自西方口舶来后开始的□☆□□☆。因为我国古代的文学是一个十分驳杂口的概念□☆□,有时口指文献典册□□☆□☆,有时指文章□☆□、学术□□☆,有时口指官职☆□□☆□、学人□□□☆,具体涵义难口以辨别☆☆□□☆。所以在早期的文学史著述中□☆□☆□,文学即表现为一个涵盖中国学术□□☆☆、文字□☆☆、文化等多方面内容的体系□☆☆□□。1904年第一部国口人自著的文学史—&m口dash;林传甲《中国文学口史》中□☆☆☆□,即自文字□☆□☆、音韵起讲□□□☆☆,接以诸口口口口口子经学□□□,后分述汉魏至唐宋各代文体☆☆□□☆。稍后的黄人《口中国文学史》则包括口了金石碑帖□□☆□☆、制诏策谕等内容☆□□,亦无显明的现口代文学学科意识□□☆□☆。现代意义的纯文学观念□☆☆□☆,是由于梁启超□□☆□□、王国维□□☆、蒋智由□□☆、金天翮☆□☆□、黄人&h口el口口lip;&hell口ip;连续不断口地从口不同角度☆☆☆、不同方面引进和宣传了西方的纯文学思想和美学观念☆□☆☆。其中□□□□,王国维贡献尤大☆☆□☆。王国维引进康德□☆☆☆□、叔本华口的艺术哲学理论☆□□,以文学的游戏本质为依据□□□☆□,形成了超功利的文学观念☆☆☆。针对中国文学一以贯之的政教工具论□☆☆☆,他提倡文学无用之用☆☆☆☆□,即不关乎政治☆☆☆、道德口的功用☆☆□□。文学者□□☆□,游戏的事口业也□□☆□,一切学问皆口能以利禄劝☆☆□,独哲口学与文学不然□□□。他指出□□☆□☆,美术之务□☆☆,在描写人生之苦痛与其解口口口脱之道□☆☆□□,而使吾口侪冯生之徒□☆☆□,于此桎梏之世口界中☆☆□□,离此生活之欲之争斗□☆□,而得其暂时之平和☆☆☆□,此一切美术之目的☆□☆□□。王国维认为艺术的价值正口在于审美主体毫无利害的审美观照之中☆□□□☆,从而消解痛苦与欲望□☆☆□,达到精神解口脱的口境界□☆☆。他提倡口文学口的独立地口位□☆☆□、独立品格☆☆☆□,以保持文学口超功利的口审美功用☆☆□□☆,彻底否定了千百口年来把文学作为政教工具的传统观念☆☆□。在中西文化碰撞□☆☆、新学旧学冲突的二十世纪初期☆□☆,这些言论和观点口是振聋发聩的☆☆☆□□。因此☆☆☆□,王国维在超功利口的文学美学观指导下□□☆☆,能够口独辟口蹊径☆☆□,力排众议☆☆☆□,摆脱文学工具口论的传口统观念□□☆,表现出了极大的学术勇气与深刻的学术识见☆□□。从这一意义上说☆☆□☆□,王国口维对近代纯文学观念的形成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王国维在以纯文学口观念观照中国古代文学时□☆☆,最大的贡献就是提升了戏曲的地位☆□□□,把戏曲口口推入中国古代文学的文体序列口之中□□□。作为中国戏曲史口学科的口奠基人☆□☆,王国维针对戏曲托体稍卑的世俗偏见□☆☆□,撰著《宋元戏口曲口考》□☆☆□,改变了中国戏曲自来无史的局面□□□。王国维在《宋元戏曲考序》中说:凡一口代口有一代之文学:楚之骚☆☆☆□,汉之赋☆☆□□,六代之口骈口语□□☆□□,唐之诗□□☆□,宋之词☆□☆,口☆口口口口口☆口元之曲☆☆☆☆,皆所谓一代之口文学□☆□☆□,而后世没口能继口焉口者口也☆☆□□。□☆□。单就这一表述而言□□☆☆□,似无多少口创见☆□□□☆。但如果把这一表述放进一代有一代之文学的渊源流变中看☆☆☆,王国维的确表现出口了高超的识见☆☆☆。因为一代口有一代之文学的命题☆□☆□□,自金元口刘祁发轫至清末王口国维之时□☆□,虽已有口不下三十位学口者表述过这一观点□□□☆,但是诸家表述几乎无一例外地把文学与学术☆☆□□、艺术等杂糅☆☆☆□☆,没有表现出现代意义上的文学概念□☆☆,是王国维第一个把现代意义的纯文学体裁从传统的杂文学系统中提取出来□☆□☆☆,完成了文学概念的现代转化☆□□☆☆。因此☆□☆☆,王国维文学口史观口中的文学概念是最为符合现代文学史学科体系的□☆☆☆。 胡适的文学史研究中对于文学概念的界定与王国维存在较大差异□☆□☆□。胡适倡导白话文运动☆□□,否定传统诗文的价值☆□□☆☆,所以他口对口于文学的界定完全是以语言工具为本位的□☆☆□。胡适把中国文学分为文言文学与白话文学☆☆□☆□,在《白口话文学史》中☆☆□□☆,他所列入的文体是杂文学意义上的文学☆☆□☆,而不是现代意义上的文学□☆☆☆。他不仅将一些没有多少文学价值的打油诗列入□□□□☆,而且还把《汉口书》☆☆□□、诏令☆□☆、佛经译文等文体列入文学史研究的范围□□□。因此胡适的文学史口口研究虽然晚于王国维☆☆☆,但却口没有口遵循王国维奠定的纯文学的学科口根基☆☆☆□。由此看来□□□☆☆,胡适对现代学科体系中文学的背离□□☆□☆,是站在新文化运动口的立场倡导文学革命的必然结果☆□☆□,而非出于对中口国文学发展的具体考察□☆☆。值得注口意的是□□□☆☆,胡适与王国维的文学史观念又有相通之处☆□□☆☆。胡适破除雅俗之辨☆□☆☆☆,把明清小说推进了中国文学发展的序列之中☆□☆,提升了小说的文学地位☆☆☆,在文学殿堂中为小说文体争取了一席之地☆☆□☆。胡适在文学史的叙述上□□☆□,同样接口续了传统的一代有一代之文学框架☆□□□□,提出把三百篇还给西周□☆□□☆、东周之间的无名诗人☆□□□,把古乐府还给口汉☆□☆□□、魏☆☆□、六朝口口的无名诗口人☆☆□,把唐口诗还给唐☆☆☆,把词还给五代□☆□☆、两宋☆□☆□,把小曲□□☆□□、杂剧口还给口元口朝□☆☆□,把明□☆☆□、清的口小口口说还还给明清□□☆□☆。这就把小说作为明清两代的代表性文学正式确定下来□☆□☆,并将之口推向了文学史的殿堂☆□☆□,进而把一代有一代之文学延伸至明清小说□☆□☆☆,使这一学说完整成型□☆☆,从而奠定了中国文学史的基本框架□☆☆□□。 二□☆☆、文学史观:文体通变说与文口学口进化论口

  口转贴于论文联盟 口htt口p://

  文学史观的核心问题是对于文学发展演变规律与动因的揭示□☆☆□□,这是文学史研究中最核心□□□、最重要的内容□□□☆☆。恰恰口是口在这一点上□□☆□,论文联盟htt口p://王国维口与胡适的分歧相当大□☆☆,表现出了各自不同的文学史观念□☆☆□。口☆口口☆口 在中国传统的文艺理论中☆☆□□,对于文学发展规律的揭示主要有以下两种:第一种是文变时序说□□☆。即刘口勰《口文心雕龙》所谓文变染乎世情☆□☆□,兴废系口乎时序☆☆□□。这一主张强调口时代外部环境对文学发展的影响与推动☆□☆☆□,从中总结出文体代变的必然规律☆□☆□。第二种是文体通变说□□☆□☆。这一学说强调了原创与革新因素在文学发展中的重要推动作用☆☆☆。如《南齐书·文学口传论》萧子口显所说:若无新变□☆☆,不能代雄☆□☆。从中国文学史的实口口际来看□□☆□,任何一种文体在萌芽之时☆□☆□☆,往往包孕着原创的生机与质朴的本色☆☆□,但是随着创口作者的增加□□☆,创作水平的提高□☆☆☆,文体的艺术规律不断被发现☆□□☆,创作规范不口断修正和完善☆☆□☆,文体渐至成熟与鼎盛☆☆☆□。与此同时☆☆□☆□,文体口的严谨规范愈来愈限制了文体自身的创口造活力☆□☆,突破固有规口范□□□、寻求口新变与新文体逐渐成为文学发展的必然要求□☆□☆☆,新的文体往往由口此而兴口起□□☆☆。应当说☆□☆,通变说从文体内部探求文学发展规律☆☆☆,从根本上把握了文口学的审美本质☆☆□。 作为口学贯口中西的一代学人☆☆☆□,王国维的文学史观一方面继承了中国传统文口论中文体通变的理论☆□□,另一方口口面则是受西方文艺美学的深口刻影响☆□□。在王国口维看口来☆□☆□□,文学口发展的动力来自于对自然原创的追求☆□□☆□。他在《人间词话》中指出:盖文体通行既口久□☆☆□☆,染指遂多☆□□☆□,自成习套☆☆☆☆□。豪杰之士☆☆☆□,亦难于口口口其中自出新意☆☆□,故遁口而作口他体☆☆☆,以自解脱□☆□☆。一切文体所口以始盛终衰者□☆☆□,皆由于此☆□□☆。王国口维推重口文体通变中的原创与革新因素☆□□,重视文学口口自然口表现的本口质□☆□☆,所以☆□☆□□,他不齿于明中叶以来愈演愈烈的复古思潮□☆□,认为模仿之文学☆☆□☆□,是文绣的文学与鳙缀的文学之记号也☆□☆□□。可以看出☆☆□,王国维的文学史观念口既植根于中国传统的文艺口理论□□☆,符合文学与文体发展的实际☆□□☆,口☆口口☆口又借鉴了西方文艺美学口对文学本质的探究☆□☆,是历史的☆☆□、辩证的观口点☆□☆。 作为新文化运动口的口导师□□□,胡适对中国文学发展演进规律的认识则是与五四文学革命密切联系☆☆☆□、建立在西方进化论学说基础口口之上的□□☆☆□。在《白话文学史》中☆☆□□☆,胡适把中国文学史概括为文言文学与白话文学双线演进的历史☆□☆☆,一个由民间兴起的生动的活文学☆□□□,和一个僵化了的死文学□☆☆,双线平行口发展的演口进史□☆□☆□。他认为一部中国文学史只是一部口文字形式(工具)口新陈代谢的历史☆□☆,只是&l口squo;活文学&rs口q口uo;随时起来替代了‘死文学&r口s口quo;的历史☆☆☆。文学的生命全靠能用一个时代的活的工具来表现一个时代的情感与思想☆□☆☆□。工具僵口化了□□☆☆☆,必须另换新的□□☆□□,活的☆□□☆,这就口口是‘文学革命’☆□□□。可以看出☆□☆,胡适的文学史观念植入了进化论与平民论的观念☆☆□□,强调白话作口为文学工具的口本体意义☆☆□。胡适以白话文学口为中口口国文学正宗□☆☆□☆,以民间口作为一切新文学起源的观点☆□□□□,事实上是为了提高人们对白话文学口地位的口认识☆□☆,进一步推动新文化运动的深入开展☆☆□。因此☆□□☆,胡适的文学史观更多的是带有五四时期口的革口命性□☆□☆□、平民性口口特征☆□□□。正如他自己所说的:庙堂的文学可以取功名口富贵□□□□,但达不出小百口姓的悲欢哀怨;不但不能引起小百姓的一滴眼泪☆☆□☆□,竟不能引起普通人的开口一笑□☆□☆□。因此□☆☆□,庙堂的文学尽管时髦☆☆□,尽管胜利☆□□,终究没有口‘生气’□□□,终究没有口口‘人的意味口&rs口qu口o;□☆□□□。二千年口的口文口学史上□☆☆☆☆,所以能有一点生气□☆☆☆,所以能有一点人味□☆□,全靠有那无数小百姓和那无数小百姓的代表的平民文学在那里打一点底子☆□☆。 应当指出的口是☆□☆☆□,胡适双口线口演进的文学史观念☆□□☆☆,不是出于纯粹文学口史研究的目口的□□□,背离了文学的审美本口质☆☆□☆。正如浦江清《王静安先生之文学批评》所言:胡氏口之运动☆☆☆☆,虽以白话文学相号召□□□□,而实则其口目光专注于实用口之方面□☆□☆☆,而无暇及于美术也;专注于语言之方面☆☆☆□,而无暇及于文学也□□□☆□。因此☆□□☆,胡适的口文学史观念是以口进化论为基点□□☆,以平民为立场□☆□,以白口话语言为本位建构而成的□□☆。这一观念迥异于王口国维立足于中国文学史发展实际□□□☆,参照西方口哲学文艺美口学观念研究中国文学史的基本路径☆□☆☆。而从胡适之后进化论文学史观占据主口流的情形看□□☆□,从王国维到口胡适文学史观的转变☆□□☆,则隐含了中国文学史观从传统向现代转型的踪迹□☆□。 三□□☆□、文学史研究方法:观其会通与大胆的假设□□□。小心的求证 因在学术背口景☆□☆☆☆、治学路径及文学史观念等方面的口不同☆□☆□☆,王国维□☆□、胡适的文学史研究方法也颇多相异口之处☆□☆□☆。从基本的研究方法来看□☆☆,王国维□□☆□、胡适口都口口深受乾嘉考据学的影响□☆☆□□,但是口前者以此为口根口本□☆☆☆☆,观其会通☆□☆,而后口者则将之与西方实证主义方口法相结合□☆□☆,首创口口大胆的假设☆☆□□,小心的求口证的研究口方法☆☆□□□。 王国维在《宋元戏曲考》中谈及口撰著缘起时说:独元人口之口曲☆☆☆,为时既近□□☆□,托体稍卑☆□☆□,故两朝史志口与口《四库》集部☆☆□,均不著口于录;后世儒硕□☆☆,皆鄙弃不口复道□☆□。而为此学者☆☆□,大率不学之徒;即有口一二学口子□☆☆☆,以余口力及口此☆□□,亦未有能观其会通□☆☆□,窥其奥安者☆□☆□。遂使一代文献☆□☆,郁堙沈口晦者且数百年□□□☆。因此□☆☆□☆,我们可以把王国口维治中国戏曲史的方法称为观其会通研究法□☆□,即会通中西□□☆☆☆,会通古今☆□□☆☆,以材料为根口本□☆□,遵循乾嘉考据学的治学门径☆□☆☆,在此基础上力求有新发现□☆☆☆□、新发明□☆☆□。《宋元戏曲考》可以称得上王国维观其会通口研究文学史的典范之作☆☆□□。他从最基本的目录版口本考据人手☆☆☆□,钩沉辑佚☆□☆,辨伪订正☆□☆□,做了大量口口完口备□☆□、扎实□☆☆□、精审的资口料工作□□□□☆,而后从口实物与遗文☆□☆□、异族故书与本国旧籍以及材料的演化轨迹中发掘中国戏曲发展的历史☆☆□☆,终于改变了中国戏曲自来无史的局面☆☆□☆☆。在《宋口元戏曲口考》问世之前☆□□☆□,他先后撰写了《曲录口》□☆□☆、《戏曲口考原》☆□□□、《录鬼簿校注》☆☆□☆、《录曲余谈》☆□☆□、《古剧角口色口考》□☆□☆□,为《宋元戏曲考》的撰著奠定了坚实的资料基础☆☆□□。很显然□☆□,王国维的治学路径是与乾嘉考据学者深度契合的□□☆。同时☆□□☆□,他又采用西方文艺口美学口观念来观照宋元戏曲☆☆☆,认为元曲是中国最自然之文学□☆☆☆,古今口之大文学□☆□□☆,无不以自然胜☆□□,而莫著于元曲☆□□□。此外☆☆☆,他在口《人间词话口》中□□☆☆□,认为词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口心也☆□☆☆。这些都反映了王国维受口西方美口学思想影响□☆□□☆,超乎审美利害关系的文学观□☆□☆☆。因此说☆□☆☆□,正是基于观其会通的研究方法□☆☆,王国维才能够口口表现出口独口到的文学审美观□□☆,在浩如烟海的文献史籍中寻绎到戏曲发展的脉络线索□☆☆☆□。 胡适的文学史研究同样受到了清儒治学方法的口影响□□□☆□。梁启口超称之用清儒治学☆☆☆□,有正统派遗风□☆☆。他对文学史的口叙述与分析□□☆☆☆,总是力求建立在文献考证的基础之上☆□☆☆□。胡适在《白话文学史自序》中说:往往一章书刚排好时□☆☆☆,我又发现新口证据☆☆☆☆□,或新材料口了☆□□☆。有些地方☆□☆,我已在每章之后□□☆□☆,加个后记☆□□☆,有时候☆□☆,发现太口迟了☆□□,书已印好☆□☆□,只有口在正误表里加个改正☆☆□。但是□□□,胡适并没有株守乾嘉考口口据之学☆☆□□,而是把清儒缜密精审的治学方法与杜威实证主义思想相结合□☆□☆☆,发明了一套独特的科学方法☆□□,就是胡适毕口生倡言的大胆的假口设☆☆□□,小心的求口证☆□☆。 梁启超把清儒治学的方法归结为四步法□☆□☆□。第一步☆☆□,必先留心口观察事物□□□,觑出某点某点有口口应特别注意之价口值;第二步☆☆☆□,既注意于一口事项□☆☆,则凡与此事项同类者或相关系者□□□☆,皆罗列比较以研究

  转贴于论文联盟 http://

  之;第三步☆☆☆□,比较研究的结口果□☆□□,立出自己一种口意见;第四步□☆☆,根据此意口见☆☆☆,更要从正面旁面反面博求证据☆☆□☆,证据备则泐为定说☆☆□□,遇有力之口口反证则弃之□□☆。凡今世一切科学之成立□□☆□,皆循此步骤□☆□□,而清口考证家之每立一说☆☆□□,亦必循此步论文联盟http://骤也□☆□☆。清儒治学的根本就是重视文献考据☆□□,从资料的勾稽梳理研究中见实证功底☆☆□。至于杜威的实证主义思想□□□□,胡适1919年在介绍性长文《实验主义》中对口此作了简要的概括:(一)疑难的境地;(二)指定疑难之点究竟在什么地方;(三)假定口种种口解决疑难的方法;(四)把每种假定所涵的结果☆□□☆□,&mda口sh;&mdas口口h;想出来□□□,看那个假定能够解决口这个困难;(五)证实口这种解决使人信用;或证明这种解决谬误☆□☆□,使人口不信用☆☆□□。这五步中最关键的是第三步□□☆□☆,而且口贯串始终的就是从假口设到求证的研究法□□☆。可以说□□□☆,清儒的治学方法采用的是从个别到一般的归纳法□☆☆,而杜威所采用的则是从无证口有的假设法□□☆□☆。清儒治学虽然与杜威在总体路径上不同☆□□,但在求证的方法上是相通的☆☆☆,都重视实证☆□☆□,言必有征☆□□☆☆,故胡适将两者巧妙结合为大胆的假设□☆☆,小心的求证☆□□☆☆。这一方法不仅为胡适批判中国传统思想文化提供了有力的武器☆□☆☆,同时口对于其文学史口研究也提供了口新的视角与方法□☆☆☆。 首先表现在双线文学史的观念上☆□□☆☆。双线文学是由胡适最早提出的☆□□☆,是二十世纪中国学界影n向最为深远的‘文学史假设&口rsquo;□☆☆□□。这一假设打破了传统文学史研究中以文体为中心的文学发展脉络□☆☆☆,从白话与文言的角度找口到了贯口穿两千年文学史的双线演进线索□☆☆。其次□☆□□,在长篇章回小口说口口研究中☆☆☆,他的历史演进法也可看作是大胆的假设☆☆☆□,小心的求证方法的成功运口用□☆□☆。如在考口证《水浒传》☆□☆□□、《红楼梦》□□☆、《西游记》☆□□、《三侠五义口》等章回小口说成书过程☆☆☆□、主题演变□□☆、版本考口据等口问题口时□□☆,首先把每一件史事的种种传说依照先后次序排列□□□,再研究史事在口每口一时代的面貌☆☆☆□☆,进而研究史事演进☆□☆☆,解释每一次演变的口原因□☆□,其研究方法为中国小说研究开辟新境界☆□□,其基本思路直到今天仍然有效☆□☆□。可以说☆☆☆□,胡适在文学史研究口口中采用的大胆的假设□☆□□☆,小心的求证的口研究口法☆☆☆☆□,对于其考证研究具体的文学作品☆☆☆□,论证双线演进的进化文学史观都发挥了单纯乾嘉考据学无法替代的作用□□☆。而且在二十世纪初中国学术从传统到现代的转变过程中可以看出□□☆,胡适的文学史研究方法更易为之后的文学史学者所接口受□☆□☆☆。在现代中国文化意识觉醒的五四时代☆☆□□□,应当说这套方法起到一箭双雕的作用☆☆□☆□。一方面迎合了时代对新思想新文化的召唤□□☆☆☆,另一方面则为传统考据学披上现代科学实证的面纱☆□□☆。因此☆□☆□,胡适口提口倡的口‘大胆的假设☆□☆□,小心的求证’逐渐被时人推崇为科学方法□□□☆□,甚至被认定为唯一的科学方口法□□☆,是毫不足怪的;较之口传统的考据口学□□□□,这套方法无疑更精密□□☆、更严格□☆□、也更系统化了☆□☆□。 综上所论☆□□□☆,王国维☆□☆、胡适的文学史研口究虽口时有相口近□□☆☆☆,但更多的是差异□□□。这些口差异的根源固然与两人的文化立场☆☆☆□、学术背景与口治学路径相关□☆□,但更为深刻的原因在于二十世纪口初期中西文化激烈碰撞☆□□、传统向现代转型的历史文化背景之中☆□□☆☆。从这一意口义上看☆□□☆□,王国维与胡适作为两种文学史研究范式的代表□□□☆☆,他们在文学史观与文学史研究方法口上的差异更多地反映了二十世纪初期中国文学史研究由传统向现代转型的特点□☆☆。对此☆□☆□□,笔者将另撰专文论述□□☆。

  转贴于论文联口盟 h口ttp://

本文由雨桐论文网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王国维、胡适文学史观与文学史研究方法比较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