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晚报》在公共危机报道中发挥舆论引导作用

  《新晚报》在公共危机报道中发挥舆论引导作用的探索

   韩业宏

   (哈尔滨日报报业集团黑龙江 150000)

   舆论就是公众对现实社会和社会现象☆□☆□□、社会问口题所表达的共同意见□□☆☆,客观上☆□☆,舆论对社会的口发展和社会事件的动态发展会产生一定影响□□□☆。我们正行进在一个文明和开放的信息社会口建设历程中□□☆,人们获得的舆论影响甚至舆论的形成大部分与新闻媒介相关□☆☆☆。学者认为□☆□,媒体既是社口会舆论的聚合体□☆☆□□,充分反映舆论□☆☆,同时□□☆,又可以有意识地引导舆论□□☆,使公众意见得到同化和催化□☆☆,形成社会发展的积口极动力□□☆☆□。所以说□□□☆□,积极的舆论引导口是社会之福☆☆☆☆□,反之则可能危害社会和谐□□☆☆☆,阻碍社会发展☆☆□□☆。

   《新晚报》作为一份受众广泛☆□☆☆□、备受关注的城市主流媒体☆□☆☆□,一直肩负着“把握社会舆情☆□□☆☆,传播社会意识观念☆☆☆☆□,引导社会舆论”的责任□☆☆。近年来☆☆□☆,在各类涉及口公共危机口的报道中☆☆□□☆,《新晚口报》进行了“以人为本”☆☆□☆□、创新舆口论引导方式的口有口益口探索☆☆□□。

   公口共危机多源于突发事件□☆□□,历来是新闻口同业竞争中的“尖刀连”角色☆☆□□,口☆口口☆口可口以口说□☆☆□☆,此类报道考验的不口但是媒体的快速口反口应能力☆☆□□☆,更加考验洞口察力和新闻整合能力☆☆□☆。在做口突发事口件□☆☆☆☆、公共危机报道口时☆□□□,许多媒体口常会求快□☆☆□、求大□□□□、求深☆□☆□□,自然就有发力过猛的状况发生——或逾越政策的禁区和道德的边口界☆☆□,或以口偏盖全☆☆□,或出现舆论导向偏差等等☆☆□☆。经过多年实践☆□☆,《新晚报》的经验是:“以人为本”□□□□,掌握尺度☆☆□□□,确保“事实准确”□□□、“立场正确”□□☆□、“边界明确”☆☆□,报道“到位”而“不越位”☆□☆□☆。

   一☆☆□☆□、遵守口宣口传口口纪口口口口律☆□□☆☆,确保报道及时准确

   作为党口和政府的喉舌☆□☆□☆,新闻口媒体在做舆论引导的时候☆□□□☆,必须遵守相口关的新闻宣传纪律□□☆。对于特殊时期的物价问题□□☆、公众事件口或疫情发布口等□☆□□,必须以相关主管部门口提供的情况为依据□☆☆☆。比如□☆□☆☆,2005年11月“松花江重大口口水口口污染事件”后□☆□☆,哈尔滨市政府决定停水4天□☆□☆,此时又有关于地震的传闻□□□□☆,一时间社会上谣言四起☆☆□,人心惶惶☆□□。在这口一重大公共口危机面口前☆□☆☆□,《新晚报》与政府主管部门密切配合☆□□□☆,及时准确地发布相关信息☆☆□□☆,《四口大措施防控口水污染》□□□、《市场饮用水供应充口足》☆□☆、《哈尔滨不口会发生破坏性地震》等报道□□□□,向市民讲口真话☆□☆☆、报道口实际口情况□☆☆□,正确引导舆论□☆☆☆,充分发口挥了稳定人心的作口用☆☆□☆。此外□□□☆,在非典□☆☆☆□、汶川地震等报道口中□☆☆☆□,《新晚报》均以各级政府部门和新华社等权威媒体发布的数据和情况为新闻源□□☆☆□,重要信息反口复核口实□□☆□。

   二☆□□☆☆、“以人为本”□□☆☆,唱响口主口旋律

   口口在突口口发事件□□☆、公共危机报道中☆□☆,《新晚报口》一直贯彻“以人为本”的操口作原口则☆□□,口☆口口☆口突出新闻中人的状况☆☆□□、人的感受□□☆□□、人的需求□□□□。

   突口发口事件□☆☆☆、公共危机意味着常规被打破☆□☆☆,在生活失口去口常态之后□□□,人们难免焦躁并产生极强口的信息需求□□☆□☆。口☆口口☆口如果此时媒口体报道不能满足他们的需要☆☆□,各种流言☆□☆、谣言就可口能产口生□□□☆。所以□□☆□,面对信息焦虑□☆☆☆,媒体有必要进行有针对性的口引导☆☆□□☆,保持社会安定□□□☆☆。对此□☆☆☆,《新晚报》要求记口者“跳进去”和“走出来”□□☆。“跳进去”就是口口要进入口事件的口口现口场☆☆☆□□,掌握最真实口的情况☆□☆。“走出来”就是要采口到对事件口最口有发言口权口的部门☆☆□、单位口或个人☆☆□□,只有这样☆□□☆□,报道才最真实准确☆□□!才能有口效引导和平复公众的焦虑情绪☆□□☆☆。

   2012年8月☆☆□☆,受到台风“布拉万”登陆口口北口上影口响☆☆□☆,哈尔滨市区及周边县市出现大到暴雨☆□☆□☆,不断口发生各口种口险情□☆☆□。面对哈市有气象记录口以来最大暴风雨侵袭☆□☆,《新晚报》突出以人为本和人文关怀□□☆□□,向读者传递了各级政府□☆☆、各条战线迎难战口险☆☆☆、确保民生的口决心和行动力☆☆□,唱响了“同舟共济”的主旋律☆☆□□。

   从“布拉万”抵哈当日凌口晨口起□□☆☆☆,记者组口成多路采访小组☆□□□☆,深入全市各易涝片口区☆□□☆、险工弱段□□☆、棚户区□☆☆□☆、交通口节点等抗灾前口线冒雨坚守□□☆,见证口全市各个部门☆☆☆☆☆、各条战线和普通市民众志口成城迎战布拉万☆□□、不顾个人安危坚守抗灾一线的感人场面☆□□,全面记录抗灾典口型人物☆☆□、典型事件☆□☆。以《排涝除险900人苦战10小时》☆□☆□、《泡在水口中他口们就是“安全标”》☆□☆□□、《民间“大马口力救援队”走上街头口伸援手》等为代表的一系列口抗灾报道细节感人☆☆☆、现场感强□☆☆☆☆,准确地口捕捉到一线党员干部☆☆☆、基层职工和广口大群众积极抗灾的职责坚守□☆☆☆。其中☆□☆□,《深水中80后巡警赤脚推口车》☆□□☆☆、《电力工人昼夜抢修恢复光明》☆☆□□、《水陆两栖车进村救出近百人》□☆☆、《社区五主任夜守桥头屯》等重要典型报道☆☆☆,充分口展口现了市委☆☆□☆□、市政府“坚决保口卫市民生命财产安全”的决策理念□□☆☆。

   在报道形式上□□☆☆,《新晚报》以口规模化呈现☆□□□,突显“正面□☆☆☆、鼓劲”基调☆□□□,彰显城市管理者和口全市人民迎击危难时的无畏□☆□、团结☆□□、坚强☆□☆☆□、有序的口口口口主旋律□□□☆。暴雨过后次日□☆☆□,12个版的“迎战口口布拉万”专刊☆□☆□,全面□☆□□☆、深刻口地弘扬了口哈口口尔滨城市精神☆□☆☆□。在版面处理上☆□☆☆☆,以大标题□☆☆☆、大图片口强化新闻口口资讯☆☆☆☆☆,凸显口气势和力度□☆□□。专刊中的“雨情”□☆☆□、“应对”□☆☆□、“抢险”□□□☆、“互助”等栏目将“迎战口口口口口布口口口拉口口万”这一大事件口细分□☆☆、排序☆□☆□,报道主题鲜明☆□□☆,层次清晰☆☆□。同时☆□□,晚报口的报道饱含主观感受和感情☆☆□□□,不是作为旁观者简单提取新闻要素☆☆□□☆,而是揉合了对恪尽职守的口党员干部□☆□☆☆、团结友爱的市民的深深敬意和礼赞☆☆□。

   暴风雨过后☆☆□☆,《新晚报》又连续刊发评论员文章口《未雨“筹谋”决胜口在前口口口》□☆☆□、《尽职口尽责守望口口平安》☆□☆□□、《用口爱口大写“哈尔滨人”》□☆☆☆□,对迎战台风中凸显出的城市精神进行了梳理和升华□□☆☆。

   迎战“布拉万”的战役口式报道口充分体现了《新晚报》口在突发事件☆□□、公共危机报道中“以人为本”唱响主旋律的能力□☆☆□☆,为新闻媒体创新舆论引导方法☆☆☆□、实现最完美的舆论引口导效口果积累了经验☆□☆。

   作者简介:韩业宏□□□□☆,女☆□☆☆,1971年生人☆□□,哈尔滨口日报报业集团主口任编辑□□☆。

本文由雨桐论文网发布于艺术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新晚报》在公共危机报道中发挥舆论引导作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