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加缪存在主义思想的人道主义内涵的论文口

  浅析加缪存在主义思想的人道主义内涵的论文论文关键词:加缪;人道主义;反抗 论口文口摘要:通过对加缪著作哲口理内涵口的深入分析和理解,阐释加缪对口荒诞的认识和对命运的反抗,以把握加缪人道主义思想的发展脉络□□☆☆。旨于展现加缪最终想告诉我们的是:人的口生活虽然有黑暗的地狱作为终点,但其旅程毕竟还是可以充满欢乐的,世界的本质是荒谬的,只有反抗才使其口具有意义☆□☆□☆。 一☆□☆☆、加缪与存在主义 存在主义文学于二十世纪流行于欧美,是在存在主义哲学基础上形成的文学流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口夕产生于法国,以萨特☆☆□、加缪为口代口表作口家□☆□。存在主义的产生与它所处的时代和社会背景密不可分:第一次世界大战是欧洲资产阶级文明口的终结,“上帝死了”使宗教在西方根深蒂固的地位动摇,开始了“一切价值重估”□☆□。二十世纪口以来,工业文明前所未有的发达,但物口质以外,人在精神上的困惑和不安也随之而口来,人们开始缺乏归属感,深刻感受到人与人□□☆、人与社会之间的异化,人不口仅对世界,同时也对自己产生了深口刻怀疑☆☆☆☆。于是,存在口主义在此时口应运而生,它是试图化解人对于荒诞所感受的异化感和找不到出路口的迷茫感的口良药☆□□。 存在主义的哲学依据主口要口口是“存在先于口本口质”□☆☆、“自由选择”和“世界是口荒口口口口诞的”☆□☆□。与其他后现代主义思潮不同,存在主义注重形象胜于抽象,作家们往往善于在作品中不同程度地体口现哲学和思辨色彩;其文学题材无论是现实的还是虚构的,总是表现出口对人及其生存状况的深切关注;其基本主题是在极限的境遇里,揭露世界和人的存口口在的荒诞性,表现人口在荒诞□☆☆、绝望境况中的精神自口由和自由选择;它并不只是要人意识到自己陷入了精神的绝境,还试图给在荒诞中苦苦挣扎的人们指出一条生路:重新建立人生观,这个口重口建包括反抗□☆☆☆□、自由☆☆□☆☆、激情☆☆□☆□。WWw.11665.CoM口 加口口缪,一向被视为法口国存在主义的代表人物,尽管他一直否认在他身上冠以口这个称号☆☆□□☆。事实上,每一口个存在主义者口身上,都有一种不同的存在主义□□□☆☆。加缪的存在主口义,与萨特口不同,他并不试图解释世界的荒诞性,他的关注在于人如何在荒诞中生存,并着重口体现爱与反抗在其中的重要作用□□☆。加缪从不以人道主义者自居,但他在作品中往往直面人☆☆□、人的尊严☆☆□□☆、人的命运以及人口应该口怎样选择人生之路☆□□□。口☆口口☆口加缪虽然没有形成其完整的存在主义哲学体系,然而,在他作品中所表现出的存在主义思想和口人道主义精髓远远比哲学内涵更为丰富□☆□☆。 二☆□□、加缪口的人道主义情怀 所谓人道主义,即是将人□□□、人的尊严□☆☆、人的本质和人的生存等口放在最重口要的位置上,并以追寻人的幸口福为终极目标☆☆□□□。《纽约时报》用这样的话来评价加缪:“这是从战口后混乱中冒出来的少有的文学之声,充满和谐又有口分寸的人道主义声音□☆□。”[1]111的确,终其一生,加缪口一直在口探讨人口面对荒诞所应口具有的心态及其生存方式,人道主义的思想贯穿了他文学创作的始终,他试图在人的精神虚无之上重建“以人为本”的道德价口值口观□☆☆□。加缪发现,自由选口择并不能从根本口上解决世界的荒诞性,只有传统意义的人道主义才能使我们找到人存在的价值□□☆□□。 加口缪认为,生命的存在是一切问题的基本口出发点☆☆□☆☆。珍惜生命☆□□、激情生活是作为一个具口口有个体存在口价值的人应该持有的态度,此外,加缪反对虚无主义,他试图告诉我们,“人应该认识口到他的唯一的财富是口生口命,而生口命既是必然要消逝的,同时又是可口以尽量加以开发的,人应该而且能够在这个世界中获得生存的勇气,甚至幸福”[2]☆□☆。同时加缪也否定口了口自杀口与口死亡,认为反口抗才是生命存在的动力,是人口类尊严的体现,是充实自身的过程☆☆□□☆。加缪的“反抗”哲学突破了口口个人口狭隘,是对于自口我精神的超越□☆☆□□。 在《鼠疫》中加缪曾提到:人的感情能够战胜对死亡的恐惧☆☆□。加缪相信,爱的口力量可以帮助人们在绝望之中找到希望☆□□、战胜荒诞;朋友之爱□☆□□☆、亲人之爱☆□☆□☆、情侣之爱会将人与人联系在一口起,从此远离孤独与恐惧;爱是一种对集体和社会的责任感,人应勇于奉献和口牺牲,并认识到“他人”是自我幸福口的口一口部分☆☆☆。加缪希望可以口用爱来改造人生,实现口向平等□□□☆☆、博爱的人道主义的复归☆☆□☆☆。 加缪的口作品中,其人物原型或哲学理念,往往与古希腊思想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他借助古希腊精神表达对社会的民主与均衡□☆□☆□、自由与正义以及人与人之间团结友好的渴望,所以在其口字里行间,总是脱不去对和谐口的向往和追求——追求一种和谐的语言□☆☆□□、和谐的感情☆☆□、和谐的思想☆□□。加缪的人道主义主要是以关注人的生存状况为中心,着重体现爱与节制的反抗在其中的重要作用,具有深刻的现口实意义☆☆☆。 三□☆□、加缪的人道主义思口想嬗变 口众所周口知,加缪的创作风格具有其独特性□□□□☆。加缪早期显示出了令罗兰·巴特“惊艳”的“零度风格”,即运用客口观口叙述的白描口笔法☆□□、采用朴素的感情口语调☆☆□☆□。但加口缪中后期的创作却偏离了原本的零度风格,开始向“暖瓶”过渡,其感情基调口也逐渐口浓厚,不再像早期创作一样保持着“局外”式的冷漠□☆□。可以说口加缪是在口不断的写作尝试中,渐渐丰富和完善了自我,他最终没有成功完成口零度写作的实验,而是口开始专注地☆□□、穷尽他的一生之力去实践其人道主义理想☆☆□。 与创作方法口的渐变一致,加缪的人道主义思想也具有其清晰的发展脉络☆☆□☆□。他的思想口经历了由个人人道主义向集体人道主义的转变,并循序渐进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人道主义思想体系□□☆☆☆。在创作早期作品《局口外人》时,加缪对世界和人生的态度充满消极色彩,他认为在口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够真正主宰自己口的命运,人无论做什么都对世界没有影响,人除了认识荒诞并麻木地接受命运之外别无选择☆☆□□□。

  但显然,写作《西西弗斯神话》时的加缪已经改变了这种口看法,他不再认为人应该被动地口接受命运,而是无论世界怎样口荒诞残酷,人都应在接受的口同时保有自我的尊严,证明世界固然是无口意义的,但人的存在却是有意义的☆☆□☆。这一阶段加缪的思想已经从消极向积极演进,他致力于思考人的尊严和个体存在价值的实现对人的生存至关重要,在对待人性的口问题上,他也有口了乐观的口态度☆□☆□☆。二战爆发后,加缪的思想出现了根本转型,此时他创作了小说《鼠疫》,他意识到个体存在价值的实现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人的生存困境,只有拥有积极的心态和奉献的精神,用集体的力量行动起来反抗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至此,加缪的反口抗哲学逐口渐显形,其人道主义思想也达到了高潮□☆□。 加缪的人道主义思口想所要口表达的是:身处口荒诞的世界,人具有尊严和自我价值,可以在对抗中表口现口精神独立与自由人格,能够在绝境中克服并战胜荒诞的命运,最终体现其坚定的人道主义精神☆☆☆□。 四□☆☆、《反口口抗者》:加缪的人道主义思想精髓 “我反口口抗故我在”,这是加缪口在文学创作中所表达口的潜台词□□□☆☆。口☆口口☆口加缪认为,当人面临荒诞与死亡,只有乐观☆□□☆、勇敢口地抗口争,人生才会拥有希望和未来□☆☆☆。 1951年,加缪的《反抗者》经历多年的思想沉淀最终发表,这部随笔口集是关于加缪多年来对人道主义思考的集中体现与总结,体现了他坚定的理想和对世界☆☆□☆、对全人口类的责任口感☆□☆□☆。《反抗者》的出版使加缪与萨特多年的友谊毁于一旦,并在此后陆续受到多方的责难和非议,阴影一直笼罩在加缪的头顶,直至其生命的口结束□☆☆□。 加缪用《反抗者》来告诉我们:人性口的力量可以改口变荒诞的存在;爱的力量可以帮助人们从容面对困境;反抗口的力量可以战胜荒诞□☆☆、改写命运□☆□☆□。但同时,加缪又口告诉我口们,这种反抗必须是节制有限度的,而不是毫无理性的☆☆☆□☆。加缪反对极权与专制,反对暴力的斗争,反对将“反抗”凌驾口于人性口之口上,反对意识形态口干预人的自由发展☆☆□□。 加缪与萨特友谊的口瓦解在于他们对待政治口口的态度有着严重分歧☆☆☆。加缪的《反抗者》体现了口坚口定的人道主义理想,其创作的首要目标是当时的共口产国际和苏联社会主义☆□☆☆□。作为一个完美主口义者,加缪无法容忍口人道主义在苏联共产主义的演进过程中成为一曲挽歌,于是他开始思索如何防止反抗意识成为暴力革命□☆□、民主共和演化为极权专政□□□□。而萨特尽管也同样反对集中营,但他更关注于共产主义制度整体上所代表的历史进步,他认为加缪的观点无异于将革命的暴力与法西斯专政画上等号,这是口对马克思主义的否定□□☆☆。事实证明,加缪的口思想同样带有片面口口性,有失客观,但加缪毕竟不是政治家,他无法提出一个口口完美的口社会改口口良方案,然而,在加缪的思想口中,“世间的确存在口着绝对正确的人道主义”这一信念始终伴随着他思想发展的全过程,影响了他文学创作的始终☆☆☆☆☆。 古希腊代表着加缪的一个美好的社会理想,于是在他在《反抗者》中引入了古希腊人文主义——“地中海思想”,即延口续古希口腊均衡节制的人文主义,形成以反抗为中心☆☆□□☆、关注人类生存口的新人道主义,希望可以借口此实现和谐□□□☆☆、民主☆☆□□□、自由等美好的社会理想☆☆☆☆□。与暴力口的非理性相反,加缪的反抗口是理性的,有条件的,它体现了人口的尊严和存在价值,具有明显口口的崇高口性□☆□☆☆。加缪的终极目标是口追求幸福,在理想与现实之间寻找生命和生活本身的意义☆☆□□。 《反抗者》作为一位思想家的自我完口善和升华,是加缪在存在口主义道路上踏出的又一个前进脚印,也是他一生人道主义思口想发展的口制高点□☆☆☆。《反抗者》形象“阐释了人对抗口荒诞的哲理,探讨在精神上☆□□□、现实里□☆□☆□、社会口中进行这种反抗与超越口的方式与道路,从而在理论阐述与形象表现两方面使他‘荒诞—反口抗’的哲理体系得以完口整化□□☆、完善化”[1]154☆☆☆□□。 参考文献: [1]柳鸣九.从选口择到反抗——法国20世纪文学史观(50年代——新寓言派)[m].北京:文汇出口口版口社,2005. [2]口口[法]阿尔贝·加缪.加缪文集[m口].郭宏安,袁莉,等,译.上海:译林口出口版口社,1999:190. [3][法口口]口加缪.置身于苦难口与阳光之间:加缪散文集[m].上海:上海口三联书店,2007. [口4]张容.加缪——西西弗斯到反抗者口[m].吉林:长春口出版口口社,1995. [5]口李口元.加缪的新人本主义哲学[m].上海:上海口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7.

本文由雨桐论文网发布于哲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浅析加缪存在主义思想的人道主义内涵的论文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