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政治院现代性政治范式的一维——吉登斯解

  解放政治院现代性政治范式的一维——吉登斯解放政治批判思想述评

  杜文静

  (西北大学 哲学与社会学学院□□☆□□,陕西 西安 710127)

  摘 要:现代性是吉登斯思想体系的重要研究议题☆□□☆☆,而解放政治又是吉登斯现代性思想中一个重要的概念□□□,它与生活政治一起构成了现代性政治范式中两个相关联的维度□☆☆☆。本文探讨了吉登斯的解放政治思想□□□,在阐释解放政治的思想来源□☆□☆、概念蕴涵的基础上□☆□□,重点论述了吉登斯关于解放政治的批判□☆☆☆☆,包括解放政治所隐含的“工具理性的思维方式和功利主义的价值态度”□☆☆、解放政治的不彻底性□□☆☆、解放政治在道德和情感领域的失效☆□□□□、解放政口治自身的“悖论”□☆□□☆、解放政治口所致使的问题域□☆□☆,并对这一思口想进行了简要评议☆☆□☆□。

  教育期刊网 h口口ttp://www.jyqkw.co口m关键口词:解放政治;现代性;启蒙理性;解放政口治批判

  中图分类号:D08文献口标识码:A文章编号:1673-2596(2015)03-0053-04

  吉登斯是当今世界极为著名的口社会学家和政治思想家□□☆□,他的思想体系庞博繁杂□☆☆□,国内外许多学者在对吉登斯思想的研究中□☆□□,都认为“现代性”是吉登斯口思想体系的核心议口题和一以口贯之的研究线索□□☆。纵观吉登斯的口思想发展☆□□☆,他在反思和批判传统社会思想的基础上对社会学理论体系进行了系统重建□☆□,即建构了自己的结构化理论口体系□□□☆☆,然后把这一理论与现代性对接在一起□☆☆□,以达到“分析口现代社会特征”之目的☆☆□□。

  解放政治又是吉登斯现代性思想中一个重要的概念☆☆☆,是对现代性问题考察的重要范畴□□☆☆,是现代性政治范式的一个维度□□□。①吉登斯笔下的解放政治是人类摆脱自然□☆□、宗教□☆□□☆、传统等各种束缚走向现代性的思维基点和动力机制☆☆□☆□,它以“解放”为终口极归口依☆□□,却因其本身的理论缺陷和现代性的纵深发展而引发各种风险□☆☆☆。本文探讨了解放政治的思想来源☆☆☆□,深入阐发了这一口概念的蕴涵☆☆□□,并在此基础上论述口了吉登斯的解放政治批判思想☆☆□☆。

  一☆□☆、启蒙理性——解放政治的基石

  文艺复兴及其后的启蒙运动是西方社会从中世纪神学蒙昧的思想禁锢中解放出来的分界时期□□☆□□,这一时期口西方的口社会思想家利用“人性”□☆□、“理性”的理口论口武器□□□☆,强烈攻击着神权及封建专治□☆□☆,力图使口人们认识到自身的价值□☆□☆☆、获得思想和行动的口自由☆☆□☆。而“理性”便是启蒙思口想家用以达到这一解放目标的思想武器☆☆□□,同时□□☆□□,理性也是口推行解放政治的基本假设☆☆☆。

  在遥远的柏拉图那里☆☆□□,理性就被认为是人们认识口一切□□☆、改造一切的能力☆□☆□☆。笛卡尔也据此认为□□☆☆□,理性口是我们构造科学和生活秩序的依据□☆☆。然而☆☆□□,使得理性具有至高口无上的地口位和口权威的是口德国哲学家康德□☆□☆,他极力宣扬理性对于人们日常生活☆□☆☆□、学术研究以及科学技术的重要意义☆☆□,认为理性指导下的生活☆☆☆,是合乎人类口自然本性的生活□☆☆☆,是一种自由口自觉的生活□□□□□,也是人们追求善和幸福的原则;同样☆□☆,也只有理性口推动口口下的科学技术□☆□□,才能使人们从自然和社会生活的束缚中解放出来□☆□。也就是说□☆☆□,启蒙理性开启了人类解放口口与自由之门☆☆☆,亦即启蒙思想家所说口的人类从自在状态转入到自由口状态□□☆☆。

  上述中我们可以看到□☆□□☆,理性启蒙着力于把人们从传统的束缚中解脱出来☆□☆☆,使人们认识到自口身的力量☆□☆□☆,按照自己的意愿来生活☆☆☆,“自己认识自己□☆□☆☆、自己成就自己”☆☆☆□☆,进而获得解口放与口自由☆☆□□☆。以此视之□☆☆□,启蒙理性便是一个政口治问题□□☆☆☆,吉登斯将这种以解放为目的的政治命名为解口放政治☆□□□□。这种以理性为口根基□□☆□☆、以理性推动的解放政治曾长期被视为现代社会语境下人类在各个领域中谋求自身解救的“灵丹妙药”☆□☆□。

  二☆□☆、解放政治的蕴口涵

  20世纪90年代口初☆□□,吉登斯基本口构建起了其结构化理论的架口构☆☆□□,转向了对现代性的研口究□☆☆□。其中☆☆☆,吉登斯把解放政治视为现代性发展的核心和口动力☆☆☆□,是现代性得以产生和发展的基点☆□□□☆。

  何为解口放政治□□☆☆?对于这一概念的不同表述散见于吉口登斯的系列著述中☆☆□☆□。概括视之□☆☆☆□,吉登斯口解放政治口思想的内核是“打破”☆☆☆□☆、“消除”☆□□□☆、“解放”等☆☆□☆,具体而言□□☆□,解放口政治所关注口口口口的是:在生口活领口域□☆☆,破除人们对传口统和自然的依附□□☆□☆,即从传统习口俗□☆□□☆、宗教禁锢以及自然的囿限口中解脱口出来□□□☆☆,重获自由;在政治领口口域□☆☆,主张消灭剥削□□☆☆□、压迫与不公正☆□☆□☆,争取社会的正口义☆□□□、人人自由而口平等☆□☆,把那些处于社会不利地位中的口个人或群口体解脱出口来;在方式上☆☆☆□,主张以积口极的☆□□□☆、激进的作为☆□☆☆,发挥口人类的空前自主性☆☆☆,以取得对自然和社会的控制权□□□□。

  在历史向度上☆□☆,吉登斯认口为□☆□☆☆,近代社会的两次大变革是解放口政治口兴起发展的镜像:工业革命和法国大革命□□☆,从这一内容中我们可以窥探到吉登斯思想中解放政治的涵义及其对于现代性发展口的促发意义□☆☆。工业革命是人类运用理性来发展科学技术以解放生产力的变革□□☆□☆,其逻辑是人类要摆脱自然的束缚□☆☆□,倒转人与自然的口制约关系□☆□,确立人类对于自然的主体地位□□□,这种理性解放的思想迅口速蔓延到广阔的人类生产生活口之中☆□☆。在吉登斯看来☆☆□□□,法国口大革命是人类历史上首次口出现的以纯粹口的人的理性所主导的革命□☆□,它强调民主☆□☆□、反对专制☆□□☆,强调平等□□□、反对统治☆□□□□,人们采取激进的暴口力手段捣毁阶级压口迫的国家机器☆□☆□,力图从传统和压制中解放出来□□□☆,企图奠定一种新型的政治秩序(尽管这一目标并未像启蒙思想家所预言的那样)☆□☆□。

  不过□☆☆□,我们仍然需要指出的是☆☆☆□,解放政治的内在逻辑依据——人类想在各个领域中获得解放和自由□☆☆☆,就要充分发挥理性☆□□□□,摆脱自口然和社会的口各种束口缚□☆□,并取得对它的控制权——根本上导致口了解放政治设想的不成熟和盲目□□□☆。这也是吉登斯猛烈批判解放政治的核心原因☆☆□,即解放政治对人类的高度理性口所达到的完满结果过于自信☆□□,想当然地以为理性引导下的解放行动☆☆☆☆☆,会增强人类的支配能力和扩展人类的支配口领域☆☆□,而这必然会带给人类幸福——一个富裕□☆☆☆□、繁荣口的社会口是一个至善的社会☆□☆□。

  三□□□☆、解放政治批判

  现代性以前☆□□,人类社会受制于传口统宗教□□☆,受制于自然的物质性力量□☆☆。人为上帝而生☆□□☆,人在上帝面前口是卑口微的☆□☆□□,宗教迫使人们服从上帝以获得灵魂的永生□☆☆□,世俗世界在那个时期被认为是卑口劣的□□□☆☆,人们毫口无价值□□□☆、自由和尊严可言□☆□☆□。同样的☆☆□,人类亦无法抗拒自然风险□□☆□,洪涝地震□□□☆☆、瘟疫疾病口每每将人的生命和财产毁于一旦□☆□。因此□☆□,现代性以前的社会□□☆☆,人类无法左右自己的命运□☆☆□□。

  当然□□☆□☆,人是口能动的☆☆□□□,人类渴望存在口的本性驱使人们积极行动☆☆□。从这个意义上而言☆□□,解放口政口治是时代呼吁的理念凝结☆☆☆☆,扮演着口人类社会各个领域解放发展的积极角色☆☆□。依靠知识理性☆□☆□,人类获口取了对口自然的主宰权□☆☆☆□,实现了所口谓的“倒转了人与自然的制约关系”;与此同时☆□☆□□,知识理性也破口除了口传口统与宗教的束缚□□☆,解放政治为人类社会消除阻碍□□☆☆、现代性的迅猛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然而□☆☆□,必须看到的是□□□,建立在理性基础之上的口关乎解放政治的现代性的发展史☆☆□☆□,是一段“破坏史”□☆□□、“问题史”□☆□☆。解放口政治发口展之初□☆☆☆□,启蒙思想界并未意识到现代性发展的危机☆□□,20世纪人类历史的发展表明□□☆☆☆,启蒙思想家所预期的人类自口由解放发展的社会并未出现☆☆□,相反□☆☆,却陷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失控口的世界”☆☆☆。吉登斯曾忧虑地提到☆□□☆☆,人类口越来越无法驾驭现代性这头猛兽□☆□☆。

  面对现实与经典思想家所预言的乐观世界的强烈反差□☆□,吉登斯以其富有洞察力的视角反思着解放政治的内在问题——“就当今社会的发展趋势口来看□☆☆□☆,我们不得不正视这些口假设是不成熟的和盲目的☆□□□□。”②笔者研读了吉登斯的现代性思想及其口关于“解放政治与生活政治”的相关内容☆□□,认为吉登斯解放政治批判思想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解放政治所隐含的“工具理性的思维方式和功利主义的价值态度”

  吉登斯对工业文明社会口中人们执迷于目的的理性思维方式提出批判□□☆□☆,认为这种解放导口口致了人类自口身口的“异化”☆□□☆,人们成为自己所造系统口的对立口面☆□☆□☆。这种工具理性的特性□□☆□☆,使得人类建构起了一整套精心设计的驾驭□□☆☆□、处置自然界的系口统方法□☆☆□,也就是在这一过程中□☆☆□□,人类也被纳入到自身所创设的这一系统中□☆☆☆,变为这一系统的控制对口象□□☆□,完全被技术化☆☆☆、金钱化和商口品化了□☆□☆。至此☆□□☆,人们不得不反思由理性指引下的解放政治口的初衷□□☆☆,即人类从一切束缚中解放出来☆☆□,确立口自己口口的主体地位☆□☆,只是人类自己美好的想口象而已☆□□☆☆,“解放政治”解放下的口口人类“只不过是地位提高了口的奴隶☆☆☆□☆,但仍口然是口奴隶”□☆□☆☆。③

  同样口的□□☆☆□,解放政治所隐口含的功利主义价值态度也与其“解放的理口想追求”所背离☆☆□。因为这种功利主义的价值态度颠倒了目的口与手口段的口关系☆□☆□,即把手口段当口目的了☆☆□□□。特别地□☆☆,人类着迷于口物质财口富的积攒□□☆☆,想当然地以为拥有口了口物质与科技□□☆□,就能拥有自由☆□□,殊不知这种自由是口被绑缚着的自由☆□☆□☆,是以口人类无意识地委身于外物□☆☆、甚至已经被物化作为代价的□☆□□。

  (二)解放政治在道德和情感领域的失效

  解放政治遵循理性法则的“普适性”☆☆□☆□,它确实使得社会运行口更高效☆□☆、更有统口口一秩序□□☆□,但是企图使社会生活的一切领域都按照这一法则运行☆☆□,必然使得人类生活机械化☆☆□,剥离了日常生活的异质丰富性□□□☆☆。这样口就导致了人们内在特质的“异化”和人类情感世口界的苍白□☆□□。

  在吉登口斯笔下□□□,现代性发展口口到晚期呈现出“断裂”的特性☆☆□□□,是与传统社会口口有着极大差异口的社会□☆☆。“断裂”突出口口表现在“对传统经验的封存”和对传统社会秩序的否定□☆☆,人们把与传统相关的□□□☆、包括道德在内一切都视为束口缚□□☆☆,希冀着理性的拯救□☆☆□□,其结果使口得现代口社会道德全面沦丧□□□,人们发现除口了理性口之外□☆☆□,似乎在现代社会中找不到有着更强有力的规范来维系着人与人的团结☆□□□。鲍曼也对现代社会道德沦丧有着深切的认知:“现代社会所带来的解口放(从自然中口解放出来□□□☆☆、传统束缚口的脆弱性□☆□☆、人类潜能的无限性□☆☆☆□、单独有口理性引导的口秩序的可能性)从一开始就是并且将永远是一种终极的局部性口现象□☆☆☆☆,这种解放是一些人的特权□☆□,这种特权的获得付出了牺牲另外一些人的代价;只有在与全球社会中的其他部分不平等交换的基础上☆☆□□,这种特权才能暂时地得以维持☆☆□☆。”④

  (三)解放政治所致使的问题域

  吉登斯认为解放政治并口没有把人类带入“解放”☆□□□□、“自由”的理性境口口口地☆□□□,相反□□☆,它却致使了口现代口社口会前所口未有的风险☆☆□,如极权主口义□☆□□、暴力□□□☆☆、原教旨口主义☆□□、资源危机和全球生态问题☆□□。

  1.极权主义□☆☆☆。在吉登口口斯看来☆□□,极权主义是现代性解放政治以来最显著的特征之一□☆□□☆。极权主义这一概念在今天被赋予了强烈的□□☆、贬义的政治色彩☆☆☆,特指政治领域中权力口过分集中的一种组织形式☆☆□。⑤极权主义国家通常指的是工业发达☆□□□,但是缺少自由民主☆☆□。关于“解放政治如何致使极权主义的产生”这一内容□□□☆,在法兰克福学派那口里有系统的论述☆□☆,法兰克福学口派以“批判”著称☆☆☆☆☆,他们认识到现代社会中理性化的资本主义生口产☆☆☆□□、生活方式☆□☆□,凭借科学技口口术的发达☆☆☆□,以一种隐性的方式加深了资产阶级对社会经济☆□☆☆、政治和文化口的控制☆☆□,使工业社会成为“技术统治的极口口权社会”□□☆☆。

  2.暴力☆☆☆☆□。暴力问题□□☆□,是吉登斯笔下现代性解放政治以来的又一口口最显著的口特征之口一☆☆□□。吉登斯认为口暴力不仅仅有压迫性☆☆□□□,而且还必须具有蓄意使用武力造成人身伤害这一特性□☆☆□。他敏锐地口口发现当今社会中☆☆□,暴力更加“合法化”□☆□,典型的口是国家☆□☆、军队等一口些“合法机构”掌握着暴力的权力☆□□。但他同时口也表明□□☆☆☆,即使如此☆☆□,也无法保证口暴力能够被合法使用☆□□□☆。他更加注重暴力的破坏性□☆☆□,坚持口主张尽一切可能去消除暴力□☆□☆。那么□□□☆□,如何消除口暴力☆☆□□□?吉登口斯开出了两张药方:第一口是倡导对话民主和情感民口口主□☆☆☆☆,即主张通过对话□☆☆☆、倾听□☆☆、尊重来达到和平解决争议的路径;第二是打击原教旨主义□□☆。原教旨主义倾向于强化原有教义口的纯洁性□☆□□,拒绝与现口代性□☆□、公共领域的对口话☆☆□,强调以暴力达到口自身意义☆□□。在吉登斯口看来☆□☆☆,原教旨主义是暴力的最大障碍□☆□,是传统与口全球口化☆□□☆、反思性世界的一场生死之战☆□☆☆□。

  3.资源危机口和全球生态问题□☆☆□。资本主义的生产逻辑是财富的增长☆□□,在资口本利润的驱动下□□☆□,人类社口会以“金钱”为标杆抢夺口口资源□☆☆□,盲目扩口大口再生产□□□,谋求物质发达的过度解放□☆☆☆,创造着人类自身发展需求以外的口消费☆☆□。吉登口斯极力批判了这种由金钱理性所导致的“不合口意结果”☆□□☆□,一方面造成了资源的口过口度使用□□□☆,人类社会面临着资源危机□□□☆,进一步引发了全球范围内抢夺资源的不稳定格局;另一方面□□□☆,全球分工口带动口了产业转移□□☆,大量的污口染较重的制造业转移到发展中国家□☆□□□,造成其严重的坏境污染和生态问口题☆□☆□☆。

  四☆☆☆、解放政治批判思想评议

  吉登斯解口放政治批判思想的立意在于寻找现代性发展以来诸多问题的症结所在□☆☆☆□,以期分析现代社会特性并提出改进方案☆☆☆□□。在这一议题中□☆□□☆,其主要贡献口如口下:探析了理性作口为解放政治的本质和基石□☆□□,追溯了解放政治兴起的历史时点□☆□,指出了解放政治作为现代性发展的动力及其决定了现代性发展的基本方向和轮廓□□□□,敏锐地捕捉到了解放政口治所致使的现代性危机和灾难☆☆☆☆□。吉登斯批口判解放政治的最终目的是借以诊断现代性的弊病□☆□,并为其开出药方☆□□□□。因此☆□□☆□,这一议题背后潜藏着吉登斯现代性思想口的现实关怀与社会理想☆□□☆。

  当然□☆☆□□,我们惊叹于吉登斯口捕口捉口问题的能力以及将其抽象□☆☆□□、整合的理论功底☆☆☆。毫无疑问□□☆,上文所阐释的理性基础上的解放政治是现代性问题的重要原口因☆☆☆□□,我们可以看口到□☆□☆,作为理性表征的科学技术☆□□☆,在为人类口提供高质量生存的同时☆☆□□☆,也制造了许多“人造风险”☆☆□。这种风险如今已显露无遗□□☆,人类该如口何应口对☆☆□□□,口☆口口口☆口而曾经被启蒙家鼓吹的☆□☆☆、万能的口理性似乎变得无能为力□□□□。吉登斯的这一认识是深刻的□□☆,是发人警醒的☆☆☆。然而☆□☆☆□,我们必口须认口识到□☆□,仅仅抓口住为理性☆☆□☆□、解放政治这一元素□☆□☆,仍然无法解释现代性发展的诸多弊端□□□☆。值得思考的口是☆□☆,理性基础上的解放政治为什么长口期占据统治地位□□□☆。

  随口着人类实践的发口展□☆□□,人类认知能力也逐步提升☆□☆□☆。可以说□☆☆,处于现代性深度发展时期的人们早就认识到了工具理性思维方式对于社会发展的不良后果□□☆☆☆,吊诡的是☆☆☆□,解放政治这一意识仍然主宰口着现代性的演进☆□□。这必然促使我们进一步思考□☆□,现代性口发展的困境除了解放口政治之外□□□☆,还有着更深层口次的原因有待剖析□☆□☆。遗憾的是□☆□☆☆,吉登斯未口口能深究下去☆☆□☆□,而是仅仅停留在文化□☆☆、观念层面口对解放政治口进行了口批判□☆□,忽视了社会结构层面对于这一机制的“再生产”☆☆□☆☆。

  马克思实口际上对这一问题做出了解答□☆☆☆□,马克口口思口指出:“意识在任何时口候都只能口口是被意识到了的存在☆☆□□☆,而人们的存在就是他们的实际生活过程☆□□□☆。”⑥也口口就是说☆☆☆,理性基础上的解口放政治作为一种意识☆□☆,其本身无法独立构成解释现代性问题的原因□□☆,作为一种观念的理性基础上的解放政治的批判☆□□□☆,其根源于口现实社会中口的社会口结构和社会制度☆☆□。进一步而口言☆□□,解放政治的逻辑产生于并服从于资本的逻辑(即资本的无限制积累和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取向)□□☆□。

  只要资本的力量还在现代社会发展中发挥“指挥棒”的作用☆□□,现代性发展的诸多口弊病就难以医治□□□☆□,单纯口进行解放政治(这种意识层面)的批判似乎无济于事☆□☆□□。这是口吉口登口斯“批判解放口政治□□☆□□,以达致诊断现代口社会弊病☆☆□□☆,进而提出改进方案”思想口的局限□☆□□。

  解放政治是自启蒙运动以来的现代社会发展的信念基石和价值态度□□□☆。吉登斯对口解放政治的理解☆□☆□,更多地是基于对解放口政治的批判□☆□,但他并不由此彻底否定解放政治☆□☆☆,而是充分肯定了这种理性基础上的政治旨趣对于人类从自然□□□、宗教☆□□☆□、传统等各种束缚中口摆脱出来的历史功绩□□□☆☆。吉登斯认为现代性需要解放政治☆□□☆☆,只不过口这口种解放政治有其内在的理论缺陷□□□,而且后传统社会(或曰晚期现代性)产生了新的口社会问题□□□☆,并由此提口出了口新的时代命题和应对方案□□☆。在当今口时代语境下☆☆□□,吉登斯主张对解放政治进行批口判和重构□☆□□,他呼吁一种新的政治范式的提出□□☆,并把它称之为生活政治☆□□☆。

  注 释:

  ①吉登斯认为要解决现代性以来错综复口杂的问题□□☆,首先要找出这些问题的症结所在□☆☆□。从这些问题的出现情口况口来看□□☆☆,吉登斯认为归根结底是个口政治问口题☆□□□。

  ②吉登斯.社会理论与现代社会学[M].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口☆口口口☆口2003.18.

  ③马尔库塞.单向度的人口[M].上海译文口口出版社□☆☆,1989.495.

  ④鲍曼.后现口代伦理学[M].江苏人民出版社□☆☆☆,2003. 251.

  ⑤口极权主义口这口一口概念最口早出现于20世口纪口初期□□☆,原始词意并不含有贬义☆☆□☆□,相反是褒义的□□☆☆☆,与“全能政府”相联系□□☆□☆。到20世纪20年口口口代☆☆□,极权主义一词被口用来口攻击意大利法西斯行口径☆□☆☆,后来这一概念经过不断的演绎□☆☆,专称极权国家或政府☆☆□。

  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M].人民口口出版社,1960.29.

  教口育期刊网 htt口口口p://www.jyqk口w.com参考文献:

  〔1〕口口吉登斯.亲密关系的口口口变革[M].社会科学文献出口版社□☆☆□☆,2001.

  〔2〕吉登斯.现代性的后果[M].译林出版口社□□□☆,2000.

  〔3〕吉登斯.现代性与自口我认同[口M].三联书店□☆☆,2001.

  〔4〕吉登斯.超越口口口左与右——口口激进政治的未来[M口].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0.

  〔5〕吉登口斯.失控口的口世界[M].江西人民出版口口社□☆☆□,2000.

  〔6〕口吉登斯.民族——国家与暴力[M].社会科学文献出口版社☆□□☆☆,2001.

  〔7〕口许丽萍.吉登斯生活政治范式研究[M].人民出版社☆☆□□☆,2008.

  〔8〕胡颖口峰.吉登斯现代性思想研究[M口].中央编译出版社□☆□□,2011.

  〔9〕田启波.吉登斯现代社会变迁思想研究[M].人民出版社☆□☆☆☆,2007.

  〔10〕李红专.吉登斯口社会历史观评析——兼论马口克思主义的当口代价值[M].科学出口口口版社☆☆□☆,2009.

  〔11〕郭口口忠华.现代性·解放政治·生活政治——吉登口斯的思想地形图[J].中山大学学报□☆□,2005(6).

  〔12〕口口郑伟.从解放政治到生活政治——吉登斯政治观管窥[J].理论学刊□□□☆□,2004(1).

  〔13〕口陈华兴.个人生活的自然——论吉登斯生口活政治的本质[J].复旦学报□□☆,2004(口3).

  (责口任编辑 张海鹏)

本文由雨桐论文网发布于哲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解放政治院现代性政治范式的一维——吉登斯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