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七八年以来的大陆科学哲学的论文口☆口口

  一九七八年以来的大陆科学哲学的论文 ——为台北《中国论坛》而作五四运动之后的20多年□☆☆□,科学哲学在中国曾有过一段相对繁荣的发展时期☆☆□□□。当时☆☆☆,仅在上海一地口就出版了几十种科学哲学译著和口著作 □☆☆□。其后将近30多年□□□☆☆,由于种种原因□☆□☆□,科学哲学不仅在大口陆没有口得到长足的口发展□□☆□,而且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甚至销声匿迹了☆□□。文革结束后的1976年☆☆☆,正当波普尔和库恩名满天下之时☆☆☆☆□,在大陆哲学口界□☆☆☆,并没有几个人真正口了解他们的学说☆□☆□☆,甚或相当多的人还不知道他们的名口字☆☆☆□。大陆学界远离口国际哲学潮流之远☆☆☆☆□,由此可见一斑☆☆□。1976年“四人帮”垮台后☆□☆,国家经过两口年的恢复□□☆☆☆,学术界经过两年的准备☆□☆□,科学哲学也在大陆悄然而生☆□☆□。1978年是一个具有决口定意义的年份☆☆□□☆。是年3月口18日☆☆□,盛况空前的全口国科学大会在北口京举行;5月11日□□□☆☆,《光明日报》发口表了“实践是检验真理口口的唯一标准”的评论员文章☆□☆,对林彪☆☆□、“四人帮”鼓吹的个人口崇口拜□☆□、对“两个凡是”的错误方针进行了批口判;12月8日□□☆,中共十一届口三中全口会在口北京召开☆□□,全会总结了历史经口验□□☆□,制定了一些口比较开口明□□☆☆□、比较务口实的政策☆□☆☆☆。这些政治背景☆☆□□,不仅为学术研究创造了比较自由☆☆□、比较宽松的气氛☆□☆,提高了知识的价值和学术研究在人口们心目中的地位□☆□☆,矫正了一些错误的和糊涂的认识(以往纯学术□□☆☆□、纯理论研究往往有“理论脱口离实际”之嫌)☆☆□☆,而且这口种背景本身对学术工作者也是一种极大的激励□☆□。在自然辩证法(“自然辩证口法”这个名称在大陆是历史地形成的:它既是一项为现实经济建设和科技发展服务的综合性社会研究事业□☆☆,亦指自然科学和哲学☆□□☆□、社会科学的交叉学科群□□□☆,其中主要有口科学哲学□□☆、技术哲学□□☆、科学口口技术口史☆☆□☆、科学技术社会学等)界□□□☆☆,1978年口也是口一个具有决定意义的年头☆☆□☆☆。wwW.11665.Co口m其典型事件口有以下几例:(一)1977年12月□☆□☆,全国自然辩证法规划会口议在北京举行□□□☆,其任务是制定自然辩证法学科发展规划□☆☆□,筹建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筹办学术刊物《自然辩证法通讯》☆□□☆。1978年1月6日☆□☆☆☆,《一九七八年——一九八五年自口然辩证法规划纲要(草案)口》 正式成文下发,它强调要加强自然科学方法论☆□□□☆、各门自然科学哲学问题和外国科口学哲学的研究☆□☆□☆。(二)口是年7月□☆□☆☆,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筹委会在北京举办“全国口自然辩证法夏季口讲习会”☆□□,来自全国28个省□☆□□、市□□□☆☆、自治区的科技口工口作者☆□□、哲学和自然辩证法工作者共1500余人参加了会议☆□□☆,听取3位科学家和学者的专题报告☆☆□□☆。这次讲习会产生了巨大的轰动效应☆☆□□,其影响经口年不衰□☆□。(三)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研究生院口(又称中国科口学院研究生院)☆☆☆、中国人民大学和复旦大学自然辩证法教研室同年招收了文革后的第一届自然辩证法研究生(前者招生14人☆□☆,专业定名口为“科学哲学和科学思想史”;后二者分别招收7人和口10人)☆□□□☆。(四)1978年1月□□□☆□,《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通信》创刊☆□□□,这份四开四版半月刊的学术新闻性报纸是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的会口刊☆□☆,其目的在于促进自然辩证法的学习☆☆□☆□、研究和普及(它于1990年底停刊);10月□☆□☆□,《自然辩证口法通讯》出版试刊□□☆□☆。就这样□☆□□,经过口一年多的口思想准备□□☆☆☆、组织准备和学术准备□☆□☆☆,科学口哲学自1978年开始逐渐在大陆生根□□☆☆、发芽□□□☆□、开花☆☆☆☆□、结果□☆□☆。现按口以下几个方面口分而述之☆☆□□。专 业 刊 物专业刊物是一个学科发展不可或缺的支柱□☆☆,也是其学术水平的鲜明口标志☆□☆□。与科学口哲学相关的刊口物主要有以下几种:一☆□☆、《自然辩证法通讯》(以下简称《通讯》)□☆□☆□。1977年10月☆☆☆□,李昌☆□□□、于光远☆☆□□□、钱三强联名向方毅(时任中国科学院院长)和邓小平(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口)呈交了“关于筹备出版《自然辩证法通讯》的请示报告”☆□□☆☆。该报告经“华[国锋]主席和党中口央口批准”后☆□☆☆☆,中国科学院于1978年2月2日正式发文□□□☆,成立中国科学院自然辩证法通讯杂志社☆□□,积极筹口备出版《自然辩证法通讯》□☆☆。于光远兼任杂志主编□□☆□,李宝恒担口任副主编☆☆□□☆,查汝强兼任副主编□☆□。《通讯》1979年1月创刊时为季刊☆☆□,从1980年起改为双月刊☆□□,截止1991年底将出版13卷6期□□□□☆。自然辩证法通讯杂志社起初是中国科学院直属的司局级单位□☆□,1985年与中国科学院政策研究室合并□□□,成立科技政策与管理科学研口究所☆☆□□☆,杂志遂由该所下属的科学哲学研究室负责编辑☆□☆□□、出版工作□□☆☆☆。自1991年起☆☆☆,《通讯》被移交给中国科学院口研究生院主办☆□☆□□。尽管隶属口关系口几经变动☆☆□☆☆,但是“中国科学院自然辩证法通讯杂口志社”的名号一直保留使用☆☆☆☆。《通讯》为16开80页的出版物☆□□☆,向国内外公开发行☆☆□□□,国内订户将近7000份□☆☆□,海外订户约为口100份☆□☆□□。在《自然辩证法通讯》1981年的封面上☆□☆☆□,开始加有醒目的口副标题:“关于自然科学的哲学□□☆☆□、历史和科学学的综合性☆☆☆、理论性杂志“☆□☆。从1982年起□☆☆□□,将副标题中的“科学学”改为“社会学”☆□☆□□,并一口口直口沿用口口至口口今☆□☆☆□。这个副口标题□□☆,既对自然辩证法的学科范围做了界定□□☆□☆,也点明了《通讯》的学术内容和特色□□☆□☆。从1981年起☆☆□□,该刊口口形成了“科学哲学”☆□□☆☆、“科学学与科技口政策”(从1983年起改为“科学社会学与口科技政策”)☆□□☆、“科学口技口术史”☆☆□、“人物评传”四个主要的固定口栏目□□☆。此外☆□☆□,还有“科学家口论坛”(1986年撤消)□□□、“问题讨论”□☆☆☆□、“科学前沿”□□□□、“教学与口口口口口研究”□□☆、“书刊评介”☆□☆☆、“读者&#口8226;作者口&口#8226;编者”□☆□、“学术动态”等栏目□☆□。该刊口既注重口老学者的口精湛口之口口口文□□□☆☆,尤其注意发表中青年学者的真知灼见和斗胆之音☆☆☆。在近几年所发表的科学哲学文章中□☆☆□,出自中青年学者之手的已占70~80%□☆□☆。二□□☆☆、《自然辩证法研究》(以下简称《研究》)□□□☆☆。该刊是由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编辑□□☆、出版的□☆☆,创刊于1985年☆☆☆☆□。创刊口时为口季刊☆□☆□,自1986年起改为双月刊☆☆□☆□,1991年又改为月刊□□□☆☆,每期16开80页□□☆☆。从1988年起☆☆□,该刊口封面口加上了副标题:“自然哲学☆☆□□、科学哲学☆☆☆☆□、技术哲学”□□☆☆☆。《研究》现在已成为发表科学哲口学研究成果的重要园地之一☆☆□。现任主编口是丘亮辉□☆☆□,副主编是贾云祥□☆□□☆。三☆☆□☆、《自然科学哲学问题》(1979年□□☆☆□、1983~1985年在刊名上加有“丛刊”二字)□☆□□□。该季刊创刊于1979年4月□□☆☆,每期16开96页□☆☆,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自然辩证法研口究室主办☆☆☆□□,主编邱仁宗☆☆□□。该刊是自然科学哲学问题译刊☆□□☆☆,主要译介口国外科学哲学□□☆、科学方法论以及各门自然科学中的哲学问题方面的研究成果□☆□☆☆、研究动态和研究资料☆☆☆☆□。该刊于1989年底被迫口停刊☆□☆☆,共出版口43期□□□。四☆☆☆□☆、口☆口口☆口《科学与哲学》(研究资料)□☆☆☆。该刊是中国科学院自然辩证法通讯杂志社编辑☆☆□□、出版的小32开译刊□☆☆,创刊于口1979年□☆□,停刊于1986年底☆☆□□□,共出口口版48辑□☆☆☆□。该刊译载了不少科学哲口学和科学方法论译文□□☆。除了上述四个主要专口业口刊物外☆□□☆,《中国社口会科学》(口北京)☆□☆□、《哲学研究》(北京)☆□□☆□、《大自然探索》(成都)☆☆☆□、《自口然信息》(长沙)☆□□□☆、《科学技术与辩证法》(太原)☆☆☆,以及各省☆□□□、市□☆☆□□、自治区口社会口科学口院口的机关学术刊物——诸如《社口会科学战线》(长春)□☆□□、《求索》(口长沙)等□□☆☆,有关大专院校的学报也刊登科学哲学方面的研究论文□□□□,《世界科学》等刊物也刊载科学哲学译文□☆☆☆☆。翻 译 研 究在1970年代末和1980年代初□☆☆□,大陆学术界对科学哲学的研究基口本上还处在翻译和评介阶段☆☆□。当时□☆☆□,《自然科学哲学问题》和《科学与哲口学》☆□☆。译载了波普尔□□☆□☆、库恩☆□☆□、拉卡托斯☆□☆、费耶阿口本口德☆□□☆☆、劳丹□□□、图尔敏☆☆□☆□、普特南□☆□☆□、汉森□□□□、夏佩尔等西方口口科学哲口学家的论著☆□□☆,以及国外的有关评论文章□□☆。同时☆□□□☆,一批科学哲学译著也相继问世□□☆□,诸如库恩的《科学革命的结构》(李宝恒□☆□、纪树立译□□□,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0年口出版)☆□□、库恩口的《必要的张力》(纪树立□□☆□□、范岱年□□☆□☆、罗慧生口等译□☆☆□☆,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1981年口出版)□□□□、约翰•洛西的口《科学哲学历史导论》(邱仁宗等译☆□□☆,武汉:华中工学院口出版社1982年出口版)☆☆□□、m. w. 瓦托夫斯口基的《科学思想的概念基础》(范岱年等口译□☆☆□,北京:求实出版社1982年出口版)☆□□、a. f. 查尔默斯口的《科学究竟是什么□□☆?》(查汝强口口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2年出版)□□□、《科学口哲学的兴起口》伯口尼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3年第口2版》等☆□□☆☆。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商务印书馆在1978年前后出版了三卷本的《爱因斯坦文集》(第一卷由许良英□□☆、李宝恒□□□□、赵中立□☆☆、范岱年口编译☆☆☆□□,1977年出版;第二卷由范岱年☆☆□☆、许良英□□☆☆、赵中立编译□☆□□□,1977年出版;第三口卷由许良英☆☆☆□□、赵中立☆□□☆□、张宣三编口口口译☆☆☆,1979年出版)☆□□,该文集是一项巨大而严谨的学术工程☆☆□□☆,搜集资料详尽□□☆,翻译质量上乘□□☆,在学术刊物上引用率很高☆□☆。在此基础口上□☆□,大陆学者对爱因斯坦的科学思想和哲学思想☆☆□□☆,对波普尔的批判理性论☆☆□□、证伪主义和口划界问题☆☆☆□□、科学发现的逻辑□□☆□、进化认识论□☆□,对库恩的范式☆□□□、科学共同体☆□☆□☆、科学发展模式☆☆□、科学革口命的实质进行了探讨和研究☆□□,对拉卡托斯的研究纲领进行了有深度的分析和评论☆☆□☆□。 这些新颖的学说像清新的空气一样☆☆☆□□,不仅使学术界深受口启迪□☆☆,而且像证伪主义和范式变革这样的概念的新奇性和革命性□□□□,也使有口文化的公众闻之倍口感振奋☆□□□。1980年代中后期□□□□□,当代西方著名科学哲学家的代表口作口陆续在大陆出版☆☆☆□,如波普尔的《猜想与口反驳》☆☆□☆□、《客观知识》□□□□,拉卡托斯的《科学研究纲领口方法论》☆□☆☆☆、《证明与反驳》☆□□□,费耶阿本德的《反对方法》□☆□☆、《自由社会中的科学》☆□□,劳丹的《科学与价值》☆□□□、《进步及其问题口》□□☆☆□,夏佩尔的《理由与求知》等□□☆☆,上海译文出口版社在这方面功绩卓著☆□☆□。此外☆☆☆,还出版口或发表了苏联一些科学哲学译著或译口文☆□☆□,如凯德洛夫的《列宁与科学革命》(李醒民□□□、何永晋译☆□□☆☆,陕西科学技术口出版社1987年出版)等☆☆☆□。在翻译和评介的同时□□☆,大陆科学哲学研究者开始对口科学哲学本身的对象☆☆☆□□、内容□□☆□☆、涵义等也口进行了口口探讨☆□☆□☆。 武汉大学江天骥教授认为□□□☆☆,科学哲学的研究对象是科学理论□☆☆□☆、科学语言和科学活动□☆☆□☆,它包括三方面的研究内容:各门科学的逻辑结构和经验内容的分析□☆☆□,科学理论和客观世界的关系的分口析□□□☆,科学理论和科学家的关系的分析□☆☆☆。吉林大口学舒伟光教授指出□□□☆☆,广义的科学哲学是指以科学为对象☆□☆☆□,研究科学有关方面的一个分支;狭义的科学哲学是指现代西方哲学的某种流派☆□☆□□。中山大学张华夏教授强调☆□☆,科学哲学的基本内容有七个方面:科学的性质和科学与非科学的分界□☆☆,科学和科学认识过程的形式和要口素□□☆☆☆,科学认识的程序☆□□☆,科学理口论的结构和科学解释的逻辑□□□□☆,科学的检验逻辑和发现逻辑□☆☆,科学理论的发展和变革即对科学进步和科学革命结构的研究☆□□☆□,社会因素对科学发展的影响☆□☆□☆。在1980年代中期□□□☆☆,随着西方科口学哲学思潮和流派的传入和引进☆□☆☆,随着研口究资料的积累口和新一代研究生与中青年学者的崛起☆□□,大陆科学哲学工作者在消化和吸收外来成果的同时□□☆,也陆续拿出口了自己的研究成果☆☆☆☆□。例如□☆□☆□,陈维杭:“西方科学哲口口学的来龙去脉”(《通讯》1984年第6期)☆☆□□,江天骥:“科学方法论的中心问题”(《通讯》1985年第口1期)□☆□□,邱仁宗:“科学理论评价的双标尺口系统和整合观:(《通讯》1985年第4期)□□□,江天骥:“归纳口和辩护问题”(《通讯》1986年第5期)☆□☆□□,周昌忠:“试论科学知识系统的逻辑结构”(《通讯》1987年1期)☆□☆□☆,曹秋华:“意义与科学进口步”(《口通讯》1987年第1期)☆☆☆□□,兰征:“不可通约性和科学合理性”(《研究》1987年第5期)□☆☆☆,陆建体:“科学说明的新争论”(《通讯》1988年第2期)☆☆□□,洪谦:“关于逻辑口经口口验论的几个问题”(《通讯》1989年第1期)□☆□□,金观涛:“奇异悖论——证伪主义可口以证伪吗☆☆□☆☆?”(《通讯》1989年第2期)☆□☆☆,鞠实儿:“论归口纳逻辑口的局部口辩护和适用范围”(《通讯》1989年第5期)□☆□,郭贵春:“测量实在论在科学哲学口中的地位”(《口研究》1990年第5期)□☆□☆☆,李醒民:“科学口口革命的语口言根源”(《通讯》1991年第口4期)等□□□☆。这方面出版的著作主要有《激动人心的年代——世纪之交物口理学革命的历史考察和哲学探讨》(四川人民出版社□☆☆□☆,1983年)□□☆□☆,江天骥:《当代西方科学哲学》(口北京:中国社会科口学出版社1984年)☆□□,邱仁宗:《科学方口法和口科学动力学》(北京:知识出版社1984年)☆☆□,林定夷:《科学进步与科学目标》(杭口州:浙江人民出版社1990年)等□☆□☆□。不用说□□□,在自我创新的过程中☆□☆,研究者也一直追踪着国际科学哲学思潮的发展和各流派的学说□☆□□☆,对邦格(m. bunge)□□☆、玛丽•赫斯(mary 口hesse)☆□☆□、尼尼鲁托(ilkka niin口iluoto)☆☆□、费希尔(r. a. fisher)☆☆□、庞迪(g. l. p口and口i口t口)☆□□□、科恩(j. cohen)☆□□、埃利口斯(口b. d. el口li口口s)☆□□、蒯因(quine)☆□□□□、范弗拉森(b. c. van faassen)□□☆、史尼德(j> d. s口口need)□☆□☆、塞拉斯(w. sellars)等人的学说和理论也作了介绍和评论☆□☆☆□。大陆的科学哲学研究□□□☆☆,并没有局限于狭义的科学哲学☆□□☆,它具有以下几个特色:一□☆☆☆、对各口门自然科学哲学问题的研究一直持续地进行着☆☆□☆☆,每年都有为数口不少的研究成果发表□□☆。 尤其对物理学哲学和数学哲学的研究比较深入☆□□,比如对互补原理 和物理学理论结构 的研究就颇有新意□☆□□。二□□☆□、对信息论□☆□☆、控制论□☆□□、系统论□☆□☆、耗散结构☆□☆□☆、突变理论☆□☆、混沌☆□□□、生态学口口等口口综合学科的哲学研究也逐步深化☆☆□□,取得了引人注目的口成果☆□☆。三□☆☆、对作为科学家的哲学家或哲人科口学家的思想研究始终是研究重点之一□☆☆□□,10余年来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自然辩证法通口讯》和《自然辩证法研究》每年都刊有这方面的研究论文□☆☆□☆,前者还有“人物评传”栏目□□☆☆,全面评介有关科学家口的科学贡献☆□□、科学思想□□☆□☆、哲学思想口乃至口精神风貌□□□。尤其是对马口赫的哲学特征 □□☆、精神气质 和方法论 的研究☆☆☆☆,对彭加勒的经验约定论思想的研究 ☆□□,对爱因斯坦唯理论思想 ☆□☆☆、经验约定论思想 以及他的认识论和方法论的两极张力特征 的研究都具有独创性☆□□。在爱因斯坦诞辰100周年(1979年)□☆□☆、逝世30周年和狭口义相对论创立80周年(1985年)□☆☆□,还分别举行了爱因斯坦研究学术讨论会 ☆☆□□。四□☆☆、在对科学史的哲学分析和科口学思想史的研究也口有不同凡响的成果☆□☆。例如关洪:“牛顿☆☆☆□☆、歌德和黑格尔——关于颜色理论的争论”(《通讯》1984年第4期)□□☆,吴忠:“西方历史上的口科学与宗教”(《通讯》1986年第6期)☆☆□□□,李醒民:“世纪之口交物理学革命中的两个学派”(《通讯》1981年第6期)和“论批判口学口派”(《社会科学战线》1991年第口1期)□□☆☆□,等等□☆□。五□☆□□☆、对一些传统的口哲学问题□☆☆□,如时空☆□□□、物质☆☆□□、实在☆☆□□、感觉☆☆☆□☆、知觉☆☆□☆、记忆等☆☆□☆,也从科学和科学口口哲学的角度进行口了新的深入的口口研究☆□☆,展示了别具一格的视野☆□□。 从事科学哲学的口专业研究人员□□☆,主要集中在中央和各省☆☆□□、市☆□□□☆、自治区社会口科学口院哲学研究所□☆□,各高等院校的哲学系(所)和社会科学系□☆□☆。他们所处的机构大都命名口为自然辩证法研究口室(教口研室)☆□☆,也有少数叫科学哲学研究室(教研室)的□□□☆。这是一支为数不少的专业队伍☆☆□□□。学 术 交 流科学哲学研究的稳步进展□□□☆☆,是与广泛而频繁的国内外学术交流分不开的□☆☆。在大陆□☆□,从1980年起☆□☆,先后举行了五次全国性的科学哲学学术讨论会☆☆□□。它们是:第一次全国科学哲学讨论口会☆☆□。1980年11月20日至26日在北京举行☆□□,与会代表30余人□☆☆。会议就波普尔的科学观☆☆□☆、认识论□☆□□、方法论□☆□☆、基本哲学立场和“三个世界”理论进口行了讨口论☆□☆。(参见周寄中的报口道☆□□,《通讯》1981年第1期)第二次全国科学哲学讨论会☆□☆□☆。1981年12月21日至26日在北京举行☆□□,与会代口表50余人□□□。会议就库恩的范式□□□☆☆、科学口共同体☆□□、科学发展模口式☆□☆□、认识论和方口法论进行了讨论□☆□☆,并涉及对西方科学哲学总的看法和应有的态度□□☆。(参见李醒口民☆☆□、黄亚萍的口报道□☆□,《通讯》1982年第2期)

  第三次全国科学哲口学讨论会☆□☆□☆。1983年9月4日至9日在北京举行☆□□,与会口代表80余人☆☆☆。会议的中心议题是科学哲学的对象☆☆☆□、内容□□☆□、方法☆□□、历史☆☆□□、现状和口发展趋势☆☆□。此外□☆□,还讨论口了科口学发现的逻辑☆□□□☆,有关著名科学家的哲学思口想☆□□。(参见李醒口民□☆☆☆□、黄亚萍口的报道□☆☆,《通讯》1983年第6期)第四次全国科学哲学讨论会☆□☆☆。1985年12月5日至9日在北京举行☆□□,与会代表口70余人□□☆☆。会议的中心议题是科学理论口的评价□☆□。(参见李醒民的报道□☆☆☆☆,《通讯》1986年第1期)第五次全国科学哲学讨论会□□☆□□。1987年5月16日至19日在成都举行☆□☆,与会代表100余人☆□□□。会议的中心口议题是科学说明(科学解释)□☆□、科学理论的结构☆☆□□、科学发现□□☆☆、科学进步□☆□□、科学与非科学的分界以口及各门科学口的基础和口方法论□□□。(参见李口真真口的报口道☆☆□☆□,《通讯》1987年第4期)在第五次会议上□☆□□,已拟订于1989年在无锡召口开第六次全国口科学哲学讨论会□□□☆☆,届时将讨论价口值在科学中的作用□□□、科学中的实在论和反实在口论☆□☆□☆、科学的合理性问题□☆□☆□。拟议中的会议因故未能按时召开☆□☆☆□。所幸的是☆☆□□☆,在事隔数年之后☆□☆□,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国际学术交流部拟于明春在北京召开一次国际性的科学哲学讨论会□☆☆,着重讨论实在论和反实在论的问题☆□☆□,届时国外一些著名的科学哲学家将口应邀参加□□□。除了口以上的专门会议外□☆☆☆□,在此期间还召开了与科学哲学有关的其他会议☆☆☆。例如□□☆☆,1980年口11月20日至26日在北京召开的全国自然科学方法论学术讨论会□☆☆☆☆,1981年10月29日至1月4日在北京口召开的自然口辩证法首届年会☆☆□□,1982年4月19日至23日在北京召开的纪念达尔文逝世100周年学术讨论会□☆□☆,1984年4月22日至26日在洛阳召开的全国现代物理学中口口的哲学问题座谈会□☆☆□,1984年7月口10日至18日在北京召口开的科学发现的模式学术讨论会☆☆□□,1984年8月25日至30日在哈尔滨召开的全国首届苏联自然科学哲学学术讨论会☆□□☆☆,1986年8月19日至24日在安徽屯溪召开的全国口中青年哲学工作者最新成果交流会☆□□☆□,1987年8月31日至9月2日在北京召开的牛顿《原理》出版300周年纪念大会☆□☆,1987年9月10日至14日在黑龙江省密山县召开的全国第二届苏联自然科学口哲学学术讨论会☆☆□□,1988年11月11日至14日在徐州召开的马赫学术思想讨论会□□□☆,1990年5月19日至21日在北口京召开的科学技术哲学(自然辩证法)理论发展中青年研讨会□☆□☆☆,等等☆☆□☆。在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主任刘述先教授☆□☆、何秀煌教口授及其同人的努力下☆☆☆,港□☆□☆☆、澳□□☆□☆、台和大口陆学者有机会口两次口幸会□☆☆□,探讨交流了有关科学哲学的研究情况和成果□☆□☆。1988年10月24日口至28日☆☆□☆□,“分析哲学与科学哲口学研讨会”在香港中文口大学举行□□□☆。向会议提交的论文涉及到逻辑经验论□☆□☆□、波普尔☆□□☆☆、库恩☆☆□☆□、戴维森口(d. davidson)□☆□□☆、范弗拉森□□☆、古德曼(goodman)的学说□□□☆,也分析了马赫☆□□□□、彭加勒☆☆☆、爱因斯坦的科学哲学思口想☆☆☆□□,还讨论了科学说明☆□☆□、科学翻译□☆□、不可通约□□☆、观察的确定性等科学哲学问题□□☆☆□。 1991年3月7日至12日□□□,“分析哲学与语言哲学研讨口会”在香港口中文大学举行☆☆□□。这次会议☆☆□☆☆,也有部分论文与科学哲学有关☆□□,例如“意义与口信念”□□☆□、“库恩论科学哲学的客观性”☆□□、“科学革口口命的语言根源”等□☆☆□□。 在国际交流方面也比较活跃.大陆学者数次参加了设在南斯拉夫杜布罗夫尼克(dubrovnik)市的国际大学校际研究生研究中心举办的科学哲学讲座□□☆☆,参加了1987年度(在苏联莫斯科)和1991年度(在瑞典乌普萨拉)举行的第八届和第九届国际逻辑学☆□□、方法论和科学哲学口大会☆☆□□。国外一些口著名的科学哲学家☆☆□☆,如新西兰凯图大学孔宪中(1981年)□☆□☆、美国艺术与科学研究院院士亨普尔(1981年)□☆□、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厄尔曼和华莱士(1982年)☆□☆☆、牛津大学女王学院乔纳森•科恩□☆□☆□、(1983年和1987年)☆□☆□、哈佛大学西拉里•普特南(1984年口)□□□☆、东京大学伊东俊太郎(1984)年☆☆☆□、美国波士顿大学罗伯特&口#8226;科恩(1985年)☆☆□、美国密苏里州立大学乔治口•格尔(1986年)□☆☆☆☆、美国内华达大学尼克尔斯(1986年)等口人先后访华□☆□。中国科学哲学家口江天骥☆□☆、查汝强□□☆、邱仁宗☆□☆□☆、范岱年☆☆□、纪树立☆☆□☆、张华夏等人也应国口外同口行之邀☆□□□,多次外口出参加学术会议☆☆☆☆□,与国外学者探讨共同感兴趣的问题□☆☆☆□。人 才 培 养自1978年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中国人民大学和复旦大学自然辩证法教研室招收研究生后☆□□☆□,次年北京师范大学☆☆□、南开大学□☆□☆、辽宁大学☆□□☆□、四川大学口哲学系等单位也开口始招收自然辩口证法专业研究生☆□□☆☆。1981年☆☆□,这两届研究生36人口同时毕业□☆□,其中大多数研究生选定科学哲学或与科学哲学相关的论题作为毕业论文的题目☆☆□。例如☆☆□□,《探索科学本质的口模式》(周寄中)□☆☆,《维纳和他的哲学思想》(朱熹豪)□☆□、《狄拉克和量子物理学的发展》(曹南燕)□☆☆□□,《彭加勒与物理学危机》口(李醒民)□□☆☆☆,《布里奇曼的操作分析思想》(杜云波)□☆□,《假设与现代科学观》(刘大椿)☆☆☆□☆,《科学理论与科学进步》(马献庭)☆□☆□,《自然学科与形象思维》(李建口珊)☆☆☆,《论口思想实验口》(高文武)□☆□,《自口然科学中的美学方法》(刘仲林)□☆☆,《对称性方法的哲学探讨》(口朱亚宗)☆□□☆,《论波普尔科学哲学中的反心理主义》(谢遐令)□☆☆,《论科学创造中口的直觉》(周义澄)□□☆,《科学认识系统的信息过程》(官鸣)□☆☆□,《量子力学方法论问题》(王振武)□☆□,《试论经验与理论在科学认识中的地位与作用》(梁国春)等□☆☆□。此后□☆☆,招收自然辩证法专业的口院校和研究机构愈来愈多□□☆。1990年10月☆□☆□☆,国家口教育委员会把“自然辩证法”学科正式更名为“科学技术哲学(自然辩证法)”☆☆□□☆。值得一提的口是□□□,武汉大学江天骥教授的现代外国哲学专业硕士和博士研究生☆☆□□□,其中多数是从事科学哲学研究的☆☆☆□,而且他们的学术水平都比较高□□□☆□。这从他们的毕业论文口可略见一斑:《归纳逻辑与合理信念的测度》(朱志方口)□☆☆☆,《图尔敏科学哲学口思想述评》(王口小光)☆□□□□,《蒯因的自然化认识论》(曹秋华)□☆□,《夏佩尔科口学合理性理论述评》(李晓蓉)□□☆,《亨普尔和理论名口词问题》(陆建体)☆□☆☆□,《科口学发现:理性的还是非理性的□☆□?》(黄亚林)☆□□☆,《论不口可通约性和科学合理性》(兰征)等□☆□☆。现在□☆□☆☆,大陆的科学技术哲口学硕士授予单位口8个□☆☆□☆,博士授予单位4个□☆□□,博士生指导教师有于光远☆□□□□、龚育之□☆□☆、黄顺基□☆□□、陈昌曙☆□□、邱仁宗☆□□、孙小礼☆□□☆□。1981年☆□□☆,教育口口部口发口口口出“关于开设自然辩证法方面课程的意见”□☆□☆,建议把自然辩证法课列为理工科研究生的必修课(文口科研究生是否口开设☆□☆☆□,由各校自定)☆□☆,课程内容各校可根据自己的条件和专业特点☆□☆,自行确定□☆☆。按照这个意口见的口口精神□□☆□,各校相继开设口了自然辩证法课程☆☆□□□,其中一些院校穿插有科学哲学的内容☆□□☆。为了交流教学经验□□☆☆,教育部社科司和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1982年7月 21日至29日在山东烟台□□☆☆☆、1987年7月30日至8月6日在安徽九华山两次召开全国自然辩证法教学研讨会☆□□☆□。尤其引人注意的口是□□□□☆,为了促使大陆的中青年哲学工作口者系统而深入地了解英美和欧洲大陆哲学各学科领域的基本理论□☆□☆、研究状况和发口展方向□☆☆□□,促进中英学术交流和两国哲学家的相互了解☆□□□,中英口双方经过协商☆☆☆,先后口在北京举办了两期“中英暑口期哲学学院”☆☆□□□。第一期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和清华大学于1988年合作承办☆□☆,主题是“分析的哲口学和哲学的分析”□□□☆,招收加强班学员40 名□☆☆☆☆,普通口班学员50名☆☆□。第二期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口哲学研究所和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于1991年合作承办□☆□,主题是“科学哲学”□☆□□,招收加强班学员50 名□☆□。第二期口的教师和课程为牛津大学博士☆□□☆、教务长凯•威尔克斯:“脑和行口为科口口学”☆☆☆□,牛津大学罗&口#8226;哈雷教授:“科学实在论:传统观点和最近口的发展”☆☆□□☆,曼彻斯特大学哲学系基•李女士:“哲学和社会科学口口口的形成”□□□□☆,利兹大学杰&口#8226;拉维兹博士:“对科学中确定口性口口的口追口求”□☆□,夏威夷大学冯•泰尔斯副教授:“逻辑和数学哲口学”☆☆□。本期学习时间从7月口29日到8月16日□☆□,授课共口90学时☆□☆□☆。在规划和举办过程中☆☆□,邱仁宗教授效力良多☆□☆。总而言之□☆□☆☆,自1978年改革开放10多年来□☆□☆,科学哲学在口口大陆取得了令人瞩口目的进展□□☆□。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一口时期是科学哲学在历史上最好的发展时期☆□☆□☆。虽说科学哲学曾在1987年和1989年遭口到某些人的非议□☆☆,出现过一些挫折□□☆□,但是并没口有带来致命性的伤害□□☆,而且困难处境不长时间就过去了□□☆□□。可以预期□☆☆,口☆口口☆口只要大胆而广泛地消化和口吸收国外的研究成果☆☆□□☆,细致而深入地发掘中国文化的遗产☆☆□,中国的科学哲学家一定能够创造出富有自己特色的东西□☆□,科学哲学在中国就会面临一个比较光明的未来☆□☆□□。不用说□☆□,这是需口要一个自由☆☆□☆、宽松☆□☆□、平和的外在环境作保口证的□☆□☆□。参考文献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编. 1983. 中国自然辩证法研口究历史口与现状. 北京:知识出口版口社. 43~47.同上. 229~口240.例如:纪树立. 1980. 现口代科学口哲口学的兴起.. 1981. 科学探索的逻辑. 1982. 论库口恩的范式概念. 自口然辩证口法通口讯. 2(口6) . 3(2). 4(3). 邱仁宗. 1982. 拉卡托斯口的研口究口纲领口方口法论. 自然辩证法通讯. 4(5).江天骥等. 1983. 科学哲学笔谈——第三次全国科学哲学讨论会部分发言和论文摘要. 自然辩口证法口通讯. 5(口6).详见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自1982年出版的各年度的《中国哲学年鉴》中的“自然辩证口法”☆□☆、“哲学新书目”和“哲学论口文索引专口栏”☆□☆□。戈革. 1987. 尼耳斯•玻尔和他的口互补原理. 自然辩证法通讯. 9(5).洪定国. 1988. 物理口学口理论的口结构和拓展. 北京:科学出版社. 董光璧. 1986. 马赫口口哲学述评. 自然辩证法通讯. 8(1).李醒民. 1990. 恩口斯特口•马赫:启蒙哲学家和自由思想家. 大自然探索. (2).李醒口民1988. 略论马赫的思维口经济原理. 自然辩证法研究. 3(口3).李醒民. 1988. 论彭加口勒的经验约定口口论. 中国社会科学. (2).许良英. 1984. 爱因斯坦的唯理论思想口口和口现代科学. 自然辩证法通讯. 6(2).李醒民. 1987. 论爱因斯坦的经验约定论思想. 9(口4).李醒民.1986. 善于在对口立口的两极口保持必要的张力. 中国社会科学. (4).李秀果. 1979. 他的成就属于全人类——纪念爱因斯坦诞辰一百周年讨论会纪要. 自然辩证法通讯. 1(2). 李醒民. 1985. 爱因斯坦研究学术讨论会在杭州举行. 自然辩证法通讯. 7(3).这方面有口代表性的论文有罗嘉昌. 1983. 时间的哲学概观. 自然辩证法通讯. 5(3). 李伯聪. 1985. 感觉过程是选择和建构的口统一. 7(口2). 罗嘉昌. 1985. 当代哲学中的物质观. 自然辩证法通讯. 7(5). 李伯聪. 1991. 论记忆. 自然辩证口法通口口讯. 13(1). 等□☆□☆□。详见李醒民. 1989. 分析哲学与科学哲学口研讨会在香港口中文大学举行. 自然辩口证法通讯. 11(1). 香港口中文大学哲学系编. 1989. 分口析哲学与科学哲口学论文口集. 香港: 新亚书院. 详见李醒民. 1991. 分析哲学与语言哲学研讨会在香港中文大学举行. 自然辩证法口通讯. 13(3).

本文由雨桐论文网发布于哲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一九七八年以来的大陆科学哲学的论文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