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哲学史研究方法的“综合创新”的论文口☆

  中国哲学史研究方法的“综合创新”的论文张岱年先生和方克立先生所主张的具有开放性☆☆□、主体性□☆□☆、辩证性和创新性的“综合创新”文化观☆☆□□,从文化继承的目口的☆☆□□、对象□☆□、方法以及继承和创新的关系等方面提出了一些基本原则☆□☆。张岱年先生针对古今中外的文化问题所提出的“综合创新”的文化观□□☆☆□,不仅是一种口文口化理论☆□☆,而且也是一种方法论☆☆□□☆。它从文化系统的可解析性与可重构 性☆☆□、文化要素的可分离性与可相容性出口发□□☆,通过批判与会通☆☆☆□□、分析与综合☆□☆□☆、解构与口建构□☆☆□□,实现文化的综合创新☆□□☆□。就中国哲学史的研究而言□☆☆☆,贯彻“综合创新”的方法论口原则□☆☆,就是要站在世界哲学史高度☆☆☆,体会“一本万殊”之理☆□□,承认相口反之口论□□☆□,从杂多中求统口一□☆☆,从矛盾中求会通☆□□□☆,努力实现口中国传统哲学的现代化与世界化和西方哲学的本土化和中国化□☆□□☆,在对中口国传统哲学的解构与重构中☆☆□,会通古今中西□□☆,以求达到综合与创造☆☆☆、继承与口创新的统一☆☆☆□□。这正是通过“综合创新”方法所要实现的研究中国哲学史的目的和理想目标□☆□☆。20世纪中国哲学口和中国哲学史研究方法的口探索也说明了这一点□□☆。 对中国哲学和中国哲学史研究作出了突出贡献的冯友兰先生□□☆□,在对中口国哲学史研究方法口的探索中☆☆☆,就已经开启了中国哲学史研究方法的综合创新之路□□□☆。这具体表口现在:一是明确地将西口方哲学的逻辑分析方法和中国哲学的直觉主义相结合☆□□□,建构了口一套哲学方法论与哲学史方法论———“正的方法”与“负的方法”□☆□。二是在援引西方哲学包括实用主义和新实在口口主义的观念和方法☆☆□☆□、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理论观点和方法来改造中国传口统哲学的观念和方法上□☆□☆□,在一定的层次上□☆□□,使得马克思主义的方法和科学主义的方法□☆□☆、人文主义的方法相结合;而这一结合是在他力图把中国传统哲学□☆□□☆、西方哲学和马克思主义哲学打通并适当地结合起来的过程中实现的☆□☆☆□,他也因此形成了一种综合的中国哲学史方法论□□☆□。www.11665.cOM 历史地看□☆□,在跟冯友兰先生同时或稍后的一些口中国哲学史家也都在不同的层面上□☆□□、不同的范围内☆☆□□□,探索并尝试融贯☆□□☆、综合各种治中国哲学口史的方法☆□□,以求建构中国哲学史口方法论□☆□。如三四十年代的张氏两兄弟张申府先生□□□☆□、张岱年先生口就尝试“将唯物□□☆☆☆、理想□□☆、解析☆□□□,综合于一”以建立“解析的辩证唯物口口口论”□□☆□,倡导和运用逻辑解析方法☆☆□,并将解析法和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辩证法结合☆☆☆,来研究中国哲学史☆□□。张岱年先生于30年代写成的《中国口哲口学大纲》□☆□□☆,既运用了逻辑分析方法又运用了唯物辩证法□□☆□☆,奠定了张岱年先生一生坚持以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观点和方法研究中国哲学史的方法论基础☆☆☆。张岱年先生于80年代初撰写口的《中国哲学史方法论发凡》一书□□☆□☆,从马口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的统一出发☆☆□,主张口根据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的基本原理来口分析和研究中国哲学史;并认为研究中国哲学史的正确方法☆☆□☆,就是根据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的基础原理来分析研究中国历史上每个哲学家的哲学思想☆□□□,阐明哲学发展过程的客观规律□□☆☆。口☆口口☆口而应用马克思主义的方法来研究中国哲学史要坚持四个基本原则:第一□☆☆,口☆口口☆口坚持哲学基本问题的普遍意义☆☆☆,注意考察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的对立斗争与相互转化;第二☆☆☆□,重视唯物主义的理论价值及其在哲学发展过程中的重要作用;第三☆□☆□,坚持口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的观点☆□☆☆□,对于阶级社会中的哲学思想进行切合实际的阶级分析;第四□□☆,坚持发扬马克思主义实事口口求是的学口风☆□□☆,对于哲学史的具体问题进行具体分析□☆☆□□。在此基础上□☆□□,对于哲学思想的阶级分析方法□□☆,哲学思想的理论分析方法☆☆☆,历史与逻辑的统一☆☆☆□□,哲学遗产的批判继承☆□□,以及整理史料的方法等等☆☆☆□,作了较为全口面□□☆、系统□☆□☆、精密的分析和论述□☆□,基本上确立了以马克思主义哲学史观和方法论为主导的中国哲学史方法论☆☆☆。可以看出☆☆□□☆,张岱口年先生的中国哲学史方法论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将古今中外不同的方法加以融贯□□☆☆□、整合☆☆□□☆,并在马克思主义哲学史观和方法论的统帅下达到了“综合创新”□☆□☆。 事实上☆☆☆☆,80年代特别是90年口代以后☆□☆☆☆,研究方法和研究视角的多元化已成为中国哲学史研究的主流☆□□。如方克立先生曾明口确指出□□□☆,中国哲学史研究方法和口研究视角已呈现多元化趋势☆☆☆□□。他主张在马克思列宁主义哲学史观和方法论的指导下□□☆□,运用多种方法来研究中国哲学史□☆□,如中国旧有的汉学的方法和宋学的方法☆□□,西方现有的解口释学方法□☆□☆、发生口认识方法□☆□☆□、口☆口口☆口结构主义和后现代口口解构主义的方法☆□□☆,以及文化人类学☆□□、宗教社会学和认知心理学等□☆☆□,以便在各种研究方法的功能互补中☆☆☆□,揭示中国哲学史多方面的丰富内容□☆☆☆。又如刘文英先生强调今天研究中国哲学史采用的各种方法都必须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并主张将中国传统哲学的汉学的方法和宋学的方法□☆□,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历史方法与逻辑方法□☆☆,以及语义分析方法☆☆□□、结构分析方法☆☆☆、解释学方口法与口比较方法等等☆□☆,加以整合或综合☆□☆☆□,以实现不同方法的特殊的功能和价值□☆☆。这可口以说是一种理性☆☆☆□、开放□☆☆☆□、公正□☆☆、平实的态口度□□☆,一种实事求是的态度□□☆。显然□□□☆☆,他们所坚持的马克思主义☆□□,已不是以往那种教条主义的马克思主义□☆□☆☆,而是经过重新理解和诠释并加以发展了的马克思主口口义□☆☆。这样一种以马克思主义为主导□□☆、综合古今中外各种研究方法论的探索□☆☆□☆,体现的正是“综合创新”的路向□□☆。

  海外华人学者傅伟勋先生自70年口代初因探讨老子之“道”所蕴涵的口哲理口而触发诠释学构想☆□□□☆,经过20多年的艰苦探索□□☆□□,基本上建构起了中国哲学口史方法论———“创造口口的诠释学”□☆☆。从傅口口伟勋先生所建构的“创造的诠释学”方法论看□☆☆☆□,它实际是中西哲学方法论的融会贯通☆☆☆□□。诚如傅先生自己所说☆☆□,“创造的诠释学”的“建构与形成有赖乎现象学□☆☆□☆、辩证法□☆☆、实存分析□☆□□、日常语言口口分口析☆□□□□、新派诠释学口口理路等等现代西方哲学中较为重要的特殊方法论之一般化过滤□☆☆□☆,以及其与我国传统以来考据口之学与义理之学☆☆□☆,乃至大乘佛学涉及方法论的种种教理之间的‘融会贯通’”□□☆□☆。所以☆☆□,他的“创造口口口口的诠释学”便具有一种辩证开放的性格□☆□。显然□☆□□□,傅伟勋先生在建构中国哲学史方法论时☆☆□,仍然走的是综合古今中西以求创新的道口路□□☆☆。 从一定的意义上可以说☆□□□☆,傅伟勋口先生的“创造的诠释学”方法论口的建构还只口是一个开端□☆☆□,仍然需要拓展和口深化☆□□。事实上☆□□□,跟傅伟勋先口生同时或稍后☆□□□,成中口英先生□☆□☆、黄俊口杰先生□☆☆□☆、汤一介口先生等海内外口学者□☆☆,也在探索诠释学与中国传统思想研究的结合☆□☆,并尝试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口诠释学体系和诠释学方法□□☆□☆。这种“参照西方的哲学解口释学☆□□☆□,总结中国传统经典诠释学的理论体系和规则范式□□☆□,建构以汉语言学为特征的当口代中国经典诠释学”的探索□☆☆☆,已成为海内外口学者共同努力的方向□□□☆□,并且愈来愈成口为学术界的主流□□☆,而它所体现的依然是“综合创新”的原口则和方法□□☆。 综上口口所述□☆☆,我认为☆☆□☆,“综合创新”仍然是未来口建构中国哲学史方法论的正口确途径和方向☆☆□☆☆。而要实现中国哲学史研究方法的综合创新☆□□,就需要依据中国哲学史的性质☆□□☆、对象□□□☆☆、内容以口口及目口的☆☆☆□、任务□☆☆☆☆,以我为主☆☆□☆,从自己的哲学观口和哲学史观出发☆□☆,以开放□□☆、兼容的态度对多样的研究口方法进行分析☆□□☆、取舍□□☆□☆、融贯□☆□□、综合□☆☆□、创造□☆□☆□,以建构口起一种新的独特口的中口国哲学史口方法论☆□□□。

本文由雨桐论文网发布于哲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哲学史研究方法的“综合创新”的论文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