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心斋”-“坐忘”思想与超个人心理学比较

  庄子“心斋”\“坐忘”思想与超个人心理学比较研究

  摘要:庄子“心斋”□□☆☆、“坐忘”思想中蕴涵口口口着丰富口的心理学内容☆□☆。“心斋”□☆☆、“坐忘”思想与超个口人心理口学有着口内在的联系□□□,两者都关注人的自我口超越问题□☆☆☆、“知”的问题☆□☆☆□、修养口口的问题和“心”的问题□☆☆。对这些问题口口的比较研究将有助于中国文化心理学和超个人心理学的发展☆☆☆□。

  关键词:心斋;坐忘;超个人口心理口学;比较研究口

  中图分类号:B84文口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7-905X(2011)01-0198-04

  超个人心理学☆☆□□□,又被称为心理学口的第四势口力☆☆□☆□,自诞生之日口起就广泛吸收世界上各民口族传统文化☆□☆☆□。中国传统文化中蕴涵口着丰富的心理学思想和独特的心理学体系□□□☆☆,庄子作为中口国传统文化的重要代表☆☆☆□□,对中国文化心理学的探讨有着独到的见解□□□☆,“心斋”□☆☆□☆、“坐忘”思想作为庄口口子哲学中的重口口要组口成部口分☆□□,也正日口益受口到心理学界的普遍关注☆□□□□。在这种背口景下☆☆□□□,可以说庄子哲学与口超个人心理学有着一定程度的内在联系□□☆☆。对庄口子哲口学思想中口的“心斋”□☆□□、“坐忘”思想进口行解口口口口读☆☆□,探索其中所包含的心理学思想☆☆□□□,不仅是中国文化口心理口学建设的重要内容□□☆□☆,而且会对超个人心理学的进口一步发展具有口积极意义☆□☆。

  一☆☆☆☆、庄子“心斋”☆□□☆、“坐忘”思想口解口读

  口口口关于“心斋”□□□☆□,庄子曰:

  若一志□☆☆,无听之以口耳口而听之以心☆□□,无听之以心而听之口以口气!听止于耳☆□□,心止于符□□☆☆□,气也者☆□☆,虚而口待物者口也☆☆☆□。唯道集虚☆□☆。虚者☆☆☆□,心斋也☆□☆。(《口庄子·人世间》)

  虚□□☆,空明之口心境也☆☆☆,庄子讲“听”有三种☆□□☆,昕于耳☆□☆□□,听于心□□☆,听于气□☆☆□☆,唯气口能集口口虚□□☆。社会中生活的人有三种“听”的阶段或口口者“听”的方式□☆☆,有人口口口听口于耳□□☆☆,有人听于心□☆☆☆☆,有人口听口口口于气□☆☆☆。“听止于耳☆☆□□,心止于符”☆□□,耳的口口作口用仅仅止于口对口外口口口物的口昕☆□□□□,心的作用仅口仅是心与外物的附和□☆□,这样听于耳☆☆□□☆,听于心□☆☆□□,难免会有“成心”□☆☆、“机心”的出现☆☆☆□,这就是人心受口蒙蔽的口口口口口原因☆☆□□☆,但人又总是放纵自己□☆□□☆,听之于耳☆☆☆□,听之于心☆□☆,听从口于口口口自口己的欲望口和心智□☆□☆☆,听从于自己的一己口口之见☆☆□。他们仅仅知道一些片面的知识☆☆☆,却总是自以为是□☆☆,终日“小言詹詹”(《庄子·齐物论》)☆□□□☆,为了战胜对方☆□□,“其寐也魂交☆☆□□,其觉也形开□□☆□☆,与接为构□☆☆☆,日以心斗”(《口庄子·齐物论》)☆☆□,这样人也就心神不宁□☆☆□□,焦虑不安□☆□□□,一天天地消沉口下去☆☆□☆☆,这就口是听于耳□☆☆、听于心的口口危害□☆□☆。庄子提出人要口通口过“心斋”的方口式才能摆脱这些困境☆☆□,斋是借用祭祀之斋作比喻□☆☆,“心斋”即是从口口口口口本心而悟☆☆□□□,就是通过对心的提升☆☆□,达到心口口的空明☆□☆☆,心也就不口再被“贪”和“智”所欺骗☆☆☆☆□。世间的谣言口口和口谎言的口传播往往是人口口听之于口耳☆□□、听之于心的结果☆☆☆☆□,以自己的成口心来口看待事情☆☆☆□□,就会产生许多偏见和虚妄□☆□□☆,往往感到自己与这个世界不和谐□□☆☆,不能适应这个世界□□□☆☆,这样人就有了心理上口口的障碍□☆☆。庄子指出“唯道集虚☆☆□☆。虚者□□□,心斋也”☆☆□☆。唯有“虚”其心☆☆□☆,才能容口口口纳万口口口口口物☆☆□☆,才能消除个人的是非偏口见☆□☆,才能以口顺其自口然的态度生活于口世间☆☆☆。虚即为心的口空明□☆□☆□,也就是“心斋”☆□☆□□。

  “坐忘”是庄子借孔口子和口颜回口的口口对话讲口口出口来的:

  颜回曰:“回益矣☆□☆。”仲尼曰:“何谓也□□☆□☆?”曰:“回忘口口仁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义口口矣□☆☆。”曰:“可矣☆□☆☆,犹未也□☆□□。”他日☆☆☆□□,复见□□☆☆,曰:“回益矣□☆☆□☆。”曰:“何谓也□☆□?”曰:“回忘口口口口口口礼口乐口口口口矣□□□□。”曰:“可矣□□☆☆□,犹未也☆☆□□☆。”他日□☆□☆☆,复见□□□,曰:“回益矣□☆☆□。”曰:“何谓也□□□☆?”曰:“回坐忘矣□☆☆☆。”仲尼口口口口口口口口蹴口口然口口口口口口口曰:“何谓坐忘□☆□☆?”颜回曰:“堕肢体☆□□☆□,黜聪明□☆☆□□,离形去知☆□□,同于大通□☆☆☆,此谓坐忘□☆□□☆。”仲尼曰:“同则口口口无好口也□☆☆,化则无常也□□□。而果口口其贤乎!丘也请从而后也☆□□☆□。”(《庄子口·大口宗师》)口

  “忘乎物□☆☆☆,忘乎天☆□□☆☆,其名口为忘口己☆□□□。忘己之人□□□□,是之谓口入于口天”(《庄子·天口地》)☆□□。人只有不执著于外物□☆☆☆,不执著于自己□□☆□,才能达到口天人合口一口的境界☆□☆。然而☆□□☆□,现实生活中的人们却热衷于追口逐外物☆□□,固守于社会规范☆□□□☆,执著于自己的口口成见☆□☆☆。人们按照“礼”的规范口行口事□□☆□,却忘记了人的天性□☆☆☆□,人的口欲望中充斥着世俗的“乐”□☆☆□□,而真正的天籁之音却被遗忘口了□☆☆□。“道隐于小口成☆☆□☆☆,言隐于荣华”(《庄口子·齐物论》)☆☆☆☆□,世人学习了www.yulu.cc知识☆☆☆,就自以口为了口不起☆☆□☆,殊不知“道”就是口这样被隐蔽了☆☆□□。“大道废□☆☆,有仁义”(《老子口口口》十八口章)☆□☆。道被掩口盖了☆☆☆☆□,所以才会有人提倡“仁义”☆☆☆□□,这是人在做口本口末倒置口的事口情☆□□□□,人追求“仁义”而丢弃了道□□□☆□。世间口充满了“仁义”□☆☆☆、“礼乐”☆☆☆□☆,欲望和心口智占口据了口人口的口口头口脑□□☆,世人怀着是口非之心□□☆□□,到处和人争辩是非☆□☆□☆,认为这就是生活☆☆☆□。“一受口口口其口成形□□☆□☆,不亡口以待尽☆☆□□□,与物口相刃口相靡□□☆,其行尽如驰□☆□☆□,而莫之口能止□□☆,不亦悲乎!”(《庄子·齐物论》)人追逐这些外在之物☆□☆☆,就这样消沉下口口口去☆☆□□,其实是很悲哀的☆☆☆。世人口用这种方式生存☆☆☆□□,是为了掩盖生活的口空虚□□☆,用外物去填充口内心☆□□,这岂不是人常用的防口御机制☆☆☆。人在这种种规范中生存☆☆☆,也就受制于规范☆☆□,同化于规范□□□□,人就这口样被口异口化了□□☆。也就无自由可言☆☆□☆。人怎样才能摆脱这口些束缚重新获得自由呢☆☆□□□?庄子提出“坐忘”的方法☆☆□☆,来进口行心的净化☆□□,“堕肢体☆□□,黜聪明□□□□☆,离形去知”□☆☆,就是口让口人摆脱欲望口所口囿□☆☆☆☆,从自身设定的规范中解脱出来□☆☆,从是非口得失中超脱出来☆□□☆☆,培养开放的心灵□☆☆☆,方可“同于大通”☆☆☆。“同于大通”也就口意味口着口口达到“同则无好☆□☆,化则无常”的自由境口口界☆□☆☆。

  总的来说□□☆☆,庄子的“心斋”和“坐忘”思想□☆☆☆,都给我们指出了解脱自我中心☆□□、培养心口之空明境界□☆□□☆、获得自由口心境口的方法☆□☆□。时至今日☆□□□□,仍有重提之必口要□□□☆☆。人多叹言“人心难测□☆□☆,世风日下”□□□,各种口生存危口机和精神口困惑口也充斥在社会生活口中□□□。修于己□☆□☆□,方可善待口外物□□☆□,通过“心斋”和“坐忘”的修口养才能摆口口口脱自我的欲望口口和心智□□☆,才能口更口自由地生存☆☆□,生活才能有意义□□☆。

  二□☆□□☆、庄子“心斋”□☆☆□□、“坐忘”思想与超个人心理学比较研究口口

  (一)自我超越的口比较研究口

  超个人心理口学又被称为心理口学的第四势力□□□□□,认为口心理学不应当只关心自我和自我实现□☆☆□,心理学还应当有更高的追求□□☆,超越自我实现☆□□□,研究个人自我与宇宙我的统口一□☆☆,因此超个人心理学的一个口重要研究领域就是自我超越□☆□□。超个人心理学口认为□☆□□☆,在现实生活中☆☆□,人的自我处于一种混乱状态□☆☆,人找不到口自我☆□□□,人从出生之日起就认同于某种角口色□☆□,认同于自我口观念□☆☆□□,认为这就是生活的全部□□□,这就是“我”☆□□。人的自我意识形成于个体生存的世界□□☆☆☆,而形成的自我意识又往往口把自己与他人☆☆☆、与社会☆□☆□□、与自然对立起来□□☆☆,分为这是“你的”□☆☆□、那是“我的”☆☆□☆☆,自我把“他们”分出自我口疆口界口口后□□□☆☆,“我”就会感口到自己被“他们”抛弃的痛苦☆☆□☆。“我”始终与他们处于对口立口之口中☆☆☆□☆、处于竞争之中□□□☆□,每个人就是这样生存的☆□□☆☆,从出生到口死亡□☆□☆。超个人心理学认为“我”不应当这样生存☆□□,人的自我是可以超越自我口口口疆界的☆□□,每个人的自我都口是和他人的自我相联系的□□☆,都是可以包容他人自我的☆□□,都是和口自口然□☆☆、宇宙联口系在一起的□☆□☆□。每个人口都有自我超口越的潜能□□☆,只是口在生活中口被掩盖了□☆☆,人可以通过各种手段来达到口自我超越□☆□□□,比如静坐□☆□□、冥想等□☆□☆,当人达到自我口超越时人就会感到与他人☆☆☆□□、与自然口和谐共处☆□□□□,会感到世界口口口的美好□□☆、自己的健康☆☆□□□,人就不口会再为名利☆□□、生死而担忧☆□□☆,而超口越了这一切☆☆☆。因此□☆☆,超越的自我就是“大写”意义口上的自我☆☆□☆,自我疆口界扩展了☆□□,不再以“自我”为中心□□□,而以“宇宙”为中心☆□□。

  在对待口自我口概念上□☆☆☆,庄子也主张去除自我中口心□□□□,摆脱束缚“自我”规范口的成口分□☆□,而达到“物我两忘”☆□□、“同于大通”的境界☆□☆☆。在对“坐忘”的论述中☆□□□,庄子口向我们展口口口口示口了口口如何口破除“自我”□☆☆,与自然融为口一体口的方口法☆□□☆。庄子认为人的自我充满了“肢体之欲”☆□□、“心智之伪”☆☆□□,人们口认口同口于外口在的规范□☆☆□,认为规范中的我就是真正的我□☆☆,人听任口于一己之贪欲□☆☆,而未能与口口他人□□☆☆□、与自然建立和口谐口关系□□☆,在生活口中口完全以自我为中心☆□☆。庄子认口为人应当从这种束缚中口解脱出来☆□☆,这样才能破除自我中心□□☆□,与他人□□☆☆□、口☆口口口☆口口与宇宙融为一口体□☆☆□☆,而这一切是通过“坐忘”来实现的□☆□□☆。“坐忘”就是忘却口口自我口的口过程□☆□☆□,先忘“仁义”的规范☆☆□□,再忘“礼乐”的规范☆□□,进而“堕肢体☆□□,黜聪明☆☆☆☆,离形去知”☆□☆,去除口口生理口口口口口口口口之口欲□□☆□、伪诈之智□☆☆☆,方可除去“成心”☆□☆、“师心”☆□☆。庄子的“坐忘”思想表口面上口强口调的是“离形去知”的行为□□☆,实则指的是除去一切“小我”而达口到与外物口合一口的“宇宙我”的过程□□☆☆☆。同样“心斋”思想也为我口们口展示了通过自我修养口口而达口到破口除自我“成心”的方法□□□☆☆。个人自我口听之于耳☆☆☆☆,听之于心☆☆□□,难免会有偏执□☆□☆,自我就会局限于自我之“耳”☆□☆☆、自我之“心”☆□□☆,就会口以口口自我口为口中口心□□☆☆,这就是人心灵封口闭的原因□□☆。人以这种封闭的自我看待问题时☆☆☆□☆,就会充满偏见和局限☆☆☆。如何消除这口种偏见呢☆□☆□?庄子提出“虚以待物”☆□☆□,“虚”就是口心灵的容口纳口口口口性☆☆□□□,虚者□☆□,心斋也□□□,心斋口就是口培养心口的空明性□□☆□☆,发挥心之“虚”功能□□☆□☆。通过“心斋”☆☆☆□,人就不再认口口同于一己之口见□☆□□,而能听之口口以气□□☆□□,“气”为“空明之心”☆□☆☆☆,以空明之心口对口待万物□☆□□,人就不再有是非☆☆□☆、生死的对立□☆☆,就可以从封闭的自我中解脱出来□☆□□,而达到自我超越☆☆□。

  超个人心理学和口庄子“心斋”□□□☆□、“坐忘”思想都论述了如何破口口除自我中心而口口口达口到自我超口越的内容□☆□☆,但细比较起来仍有一些口差异□□☆☆☆。超个人心理学中的“自我超越”是没有“自我意识”的“自我”☆□□,自我与口口口口宇宙合口口为一口体□□☆,“自我”即为“宇宙我”☆□□□。庄子中的“自我超越”还是以“自我”为出发点☆□□☆,而达口到口顺其口口自口然口口口口的“自我”□□☆□☆。在超口个口人心理学中“自我超越”是超个人经口验的一部分☆□□□☆,每个人是否都能达到这种状态是不确定的□☆☆□□。而以“自我超越”的态度口来生活是许多道家人士的口生活态度☆□□□,是自口然而然的事情□□☆☆。在庄子思想中自我超越是通过心的作用实口现的□☆☆,超越外物口的对立和差别☆☆☆□,获得心的自由□☆□☆,是内在的自由□☆☆。超个人心理学中自口我超越进入的是一个确实世界☆☆☆□□,人与生活的世界是没有差别之分口的□□□,人获得的是绝对的自由☆☆□□□。在达到自我超越的过程口中□□☆,超个口人心理学重在扩展个人的自我意识疆界☆□☆□,庄子思想则认为口自我超越的过程就是“损之又损”的过程□☆□☆。

  (二)“真知”与“存在口口口性口口口认知”

  庄子讲:“有真人口而后有真知☆□□☆☆。”(《庄子·口大口宗师》)庄子讲的“知”不是主体对客观的口认知☆□□,而是对自然和人生根源性的把握☆□☆□,也就是“真知”☆☆□□。“心斋”☆□□、“坐忘”则是达到“真知”的方式□☆□□☆。庄子认为事物是口由多种因素构成的☆☆☆☆,事物也处于不断变化中□□□☆,因而认口识事物的标准也是不断变化的□☆□,但世人在认识事物时往往口按一己之见□□☆☆,争辩是非真伪☆□□,自以口为认识了事物的真口相☆☆☆,殊不知绝对的认知是不存在的□☆□,庄子指出“莫若以明”□□☆☆,即不口如按照事物本来的面目认识事物□□□□☆。如何按事物的本然认识事口物呢□☆☆□□?庄子提出“心斋”□☆□☆□、“坐忘”的方法□☆□。“心斋”☆□□□、“坐忘”都是从口心上下工口夫口口来摆口口脱口口口认知口的局限口而口口达到真口知口口的方口口式□☆☆□。“心斋”是从破除主观成见人手□□□,培养心的“虚”□☆□,庄子认为口口口认知的偏见来自人的“成心”☆☆☆□、“师心”等□☆□☆,而偏见之心的形口成口则口由于口口听于“耳”☆☆□、听于“心”☆□☆,而未口能口听口口口口于“气”□☆☆,未能虚而口口待口物□☆☆□。通过心斋则可口以解除心的蒙蔽而能做到“以物观物”☆☆□□。“坐忘”则是通过“离形”□☆☆□☆、“去智”消除口口由口口生理所口激口口起的口欲口望☆□☆,让“心”从是非判断的知识性活动中解脱出来☆□☆□,而达到“忘知”的境界□☆☆。通过“心斋”□☆☆□☆、“坐忘”的方口法认知主体也就口口口从对外物口的控口制中隐退☆☆☆☆,达到自我口虚位□☆□,“虚怀口而口物归”☆□□□☆,以包容之口心对待外物☆☆☆□,认知主体与物也就处于一种融合状态☆□☆☆☆,物也就以其自然的状态显现在主体面前□□□,也就达到了真知☆☆☆□。真知不但是口对外物的口口知☆□☆□,而更重要的是对人生的知☆☆□☆□,庄子曰:“知天之所口口为☆□□,知人之所为者□□☆☆,至矣☆☆□□。”(《庄子·大宗师》)自然☆☆□□□、社会的变口化是无穷的☆□☆□□,人要以怎样的态度口面对这些口变化口呢□□□□?庄子指出“两忘而化其口道”☆☆□☆☆,参与到变化之口中☆□□□,与自然变化□☆☆☆☆、社会变化融为一体□□☆☆,也就达到口了物我两忘☆☆□,天人合一☆☆☆□□。这种物我口两忘口的境界也被口称为“物化”☆☆□□□,认识口口到万物皆口出于口一体☆☆□☆□,认识到生死都是自然变化的过程□□□☆,也就不会再有生死☆☆□、彼此的口差异☆□☆□,也就达到了对口人口生的真知□□☆□☆。总之☆☆□,通过“心斋”☆□☆☆、“坐忘”达到的口口口知口口是口口真口口知□□☆☆□,这种知超越了主客事物的二分法□☆☆,能在主体空明之心中把握事物☆☆☆□☆。

  超个人心理学论述存在性认知□☆☆☆,认为人在超个人经验时会出现存口在性认知☆☆□□□,这种认知是指认知主体能以自然的态度来对待事物☆□□☆,能够直观事物的本质□☆□□☆,能够透过时间和空间来把握事物☆□□☆,而不再受文化和历史的影响□☆☆。存在性认知是来口口自主体内部的创造性认知□☆☆,是主体潜能的自然发挥□☆□☆,在存在性认知口中各种认知的冲突都被超越了□□☆、融合了□☆☆□,而达到口统口一性的认知□☆□☆。口☆口口☆口

  超个人心理学中的存在性认知和庄子的“真知”都不口是我们平常意义口上口的知☆☆□,而是超越了狭隘的以自我为中心的认知□☆☆□,都能以整体的目光直观事物的口本质☆□□☆。但庄子口的知是顺其自然的知□☆□,是知晓事物口口的发展之道☆□☆☆,“故知止口乎其所口不知□□☆,至矣”(《庄子·齐口物论》口)□☆☆。知道“知”的不可穷尽口口口性□□☆☆,因此“真知”是一口种相口对的知□□□□。超个口人心理学论述的存在性口认知是对口事物的绝对把握□□□□☆,并且有一种通晓一切之口感☆☆□,因而这种口知是一种绝对的知☆□☆。另外庄子讲的“真知”是内观之口知□☆☆,是通过“心斋”□□☆、“坐忘”的方式口培口养的心灵的口开放性□□☆□,是心灵口之知□☆□☆。存在性认知则是来自认知主体内口部的“知”□□☆□□,是认知主体在高峰体验口口时内在潜能的自然发口口挥□☆□。

  (三)“心斋”□□□□□、“坐忘”与超个人静修口

  超个人心理口治疗口广泛地吸取口了世界各口口民族的传统文化☆☆□☆,以包容性的心态对待当事人□□☆□☆,把探求精口神之路作为心理治疗的目标☆☆□□。道家思想本身就是口超越性的思想□☆☆□☆,而“心斋”☆□☆☆□、“坐忘”思想也口是探求口人口口口的精口口口神之路的方式☆□□☆,因而“心斋”□☆□、“坐忘”思想也可口以看口做超个人心理口学口的治疗方式□☆□☆。在超个人心口理治疗中☆☆□☆□,静修是通向精神之路的主要口方式□☆☆,而“心斋”☆☆□☆、“坐忘”也可以口达到口心口的口逍口遥□□☆,那么“心斋”☆☆□、“坐忘”和超口个人静修有口何口口异口同口呢☆☆□☆☆?

  在修养口方式上☆☆□☆□,“心斋”□☆☆、“坐忘”没有口口口严格的口修养程序☆□☆☆,没有对修养环境的具体要求□□□。庄子“心斋”☆□□、“坐忘”思想口的修养是来自生口活而超越口生活口的口口修养□□☆□□,是放弃生活中的种种人为规则和欲望□☆□☆☆,而能够口顺其自然地去生活□☆□,因此“心斋”☆□□□□、“坐忘”的修口养口是生活中的修口养☆□☆,是不重形式的修养☆□☆□。超个人的静修则有多种方式□□☆,最主要口的是打坐的形式☆□□,超个人静口修一般要求环境的相对安静□□□□,把意识集中到某一口对象☆□☆,可以关注外物☆☆□☆,也可以通过关注自我意识来口口口提升精神☆□□,静修不把生活中的事情带到静修中□□□☆☆,因此静修是口个人内口心的静修□☆□,这种静修是对生活的口遗忘□□☆。

  在修口养过程口中□□□,庄子在“心斋”思想中口口口口口口指出□☆□☆☆,首先不口要听从于自己的感官☆☆□,要听从口口于内心☆□☆☆,其次不口要听从于内口心☆☆☆,要听从于气□☆☆。“耳止于听”这里的“听”仅仅是口口感官之口口听☆☆□,“心止于符”这里的“心”仅仅口口为主口口观之口口口口心□☆□□□,要听于气□☆□□,气即为“虚而待物”□☆□□,这里的“听”即为口口口口口口无心口口口口之听□□☆☆、自然之听☆□□。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心斋”是从外在感官到口内在之心再到流动之气的修养☆☆☆,修养的过程也不是割裂的□□□☆,从感官之听到心之听是一种进步□☆☆□□,心灵活动达到空明境界□☆☆,即为气☆□☆☆□。因此☆☆□,气之口口听是超越形体的听□☆☆,听于气☆□☆☆,方可达到心口气口合一☆□☆□☆。同样口口庄子在“坐忘”思想中也指出了修养口的进程☆□☆,修养的过程口就是“忘”的过程☆☆☆,先是忘仁义规范□□□,再到忘礼乐规范☆☆□☆☆,做到“离形去知”□□□☆□,这里的“离形”不是说口口抛弃形口体☆☆□□,认为形体无口口用☆□☆,而是讲消除由形体产生的口欲望☆☆□,“去智”是指去除口口口由“心”产生的口偏见☆□☆□,从而达到“大通境界”□☆□□☆,因此“心斋”□□□□、“坐忘”的修养口是一个口口不口断脱离口世口俗口口规口口则☆☆☆,达到口内心明净的过程□☆☆☆。在超个口人口静修中☆☆□,静修要口专注于某一对象☆☆☆☆□,进而放弃一切进入意识中的杂念□□☆□□,达到和谐平静的心态□☆□□,因此超口个人静修的过程是排除生活中的杂念□☆□☆☆、拓宽意识口领域☆□□☆、体验内心的过口程☆□☆□☆。

  在修养效果上□□☆,庄子认口为口通过“心斋”□□☆□、“坐忘”可以达到“真人”和“真知”□□□,达到口口天人合一口口口的口境口口口口界□☆□□☆,在对事物的把握上能口做到顺其口自然的态度☆□□□,能达到“以物观物”□☆☆□☆、“以天地口之美口为美”的境界☆□□。超个人静修是超个人心理学中一个重要口研究领域□□☆,也是超个人心理治口疗的口口方法□☆□□☆。通过静修☆☆□,个人可口以发口生生理□☆□、心理上口的变化□☆□☆,在生理上□□☆□,会出口现心律运口动平和□☆□☆、血压下降等现象□☆☆,在心理上□☆☆□,静修之人可口以以平和之心看待事物□☆☆☆,更能观察事物的本质☆□☆□,也能训练口知觉的敏感性☆☆☆☆□,并且长期静修者☆☆☆□□,还可以口开口悟☆☆□,达到宇宙与我合一的境界☆☆□□。

  从以上分析可口以看出□□□☆,庄子的“心斋”□□□☆、“坐忘”思想□☆☆□□,本身就口是一种口口修口养方式□☆☆□,就可以作为心理治疗的方式☆☆☆。庄子生活口的时代与现在虽然不同□☆□□☆,但人心的蒙蔽现象却有很大的相似☆□☆,庄子提出的方法不仅可以作为大众加强个人修养的方式□□☆☆,也可以口作为心理治疗的重要手段☆☆□☆☆,挖掘其中蕴涵的心理学思想将成为超个人心口理治疗的重要补充□□☆。

  (四)“心”与超口个口人心理学

  在我国传统文化口中☆□□☆,心不但有“心脏”之意□☆□☆□,而更多的是指人的精口神口活动☆☆☆☆□。人的一切思想☆☆☆、情感☆□☆□□、意志都口口离口口口不口开心□☆☆,比如心情□☆☆、心思☆☆□□☆、心意等☆☆☆□☆。在更口高层次口上心口也口就是灵口性之心☆☆□□,比如天地口口之心☆□□☆☆、无心☆☆□、明心见性等☆☆☆。“心”生活在中口国文化的口各个口层面☆☆□□☆,完全不同于西方口文化中的“he口art”一词□☆□。因此☆□☆□,在这个意义上讲☆☆☆□□,“心理学”的研究在中国口是“心”的研究而口不是脑的研究□☆☆。

  庄子思想中多次提到“心”字☆☆□,总体看口来《庄子》中“心”有两种意义□☆□☆☆,一方面为“心”的正口口面意口口义□□☆☆,比如“常心”☆☆□□□、“静心”等☆□□☆□,另一方口面为“心”的负面意义□□☆,比如“成心”☆☆☆、“机心”等☆☆☆□☆。庄子口口论口述口口口了“心”之活口动会产生不口同之心□☆☆□☆,不同人有口不口同之口口口心□□□,不同时间有不口同之心□□☆□☆,这是每个人心的层次口口也是每个人“心理”的不同☆☆□。庄子认为口人口口口之“成心”□□☆、“师心”都是人之“心”受蒙蔽口口口口口的结果☆□□□□,人心的狭隘性口造成人的偏见☆□□□□,人的自我中心☆☆□。庄子口口在论述这些“心”之负口面意义时□☆□□,也指口口出了可用“心斋”提升“心”的境界□☆☆,“心斋”既是口提口升心口口的过口程☆☆☆,更是心的提升达到的效果□☆☆。“心”本身有不同的口口层次□□□□□,每个人的“心”在发口展之初□☆☆□□,难免会受到外物的干扰和蒙蔽□□□□,把“心”依归口口于外物☆□☆□,就难免会有“成心”☆□□□☆、“师心”☆□□☆,而通过“心斋”的净化□□☆☆,“心”就会摆口口口脱口外口口口物口的口束口缚☆□☆,以顺其自然的态口度对待事物□□□,这时“心”就会达到空明口口之口心□□☆☆,从而超越形口体之心☆□□。可以讲人的一切活动都是“心”的活动☆☆□,从“不肖之心”到“空明之心”都是心活口动的口口不口口同层次☆□☆☆。人的意志口的强弱□□□☆□,人的动机的高低□□□,人的情感的变化☆☆□□,人的认知的深浅□□☆☆,都是心的活动的结果☆☆□,因此□□☆□☆,心理学的研究在中国文化中口就体现为“心”的研究□□☆。而庄子指口口出口的“心斋”的功夫☆□☆,既是提升心的口境口口口口界口的方法□☆☆☆□,也是心口口的超越性☆☆□、灵性的状口态☆□□。同样“坐忘”即是“心”之“忘”☆☆☆。“忘”即“从心而亡”□□☆☆、“亡心”□□☆,这不口是口口口不口需口要口口心□☆□☆,而是讲生活中一切的“仁”☆☆□☆☆、“义”☆□□、“智”都是口口口口由心而口生□☆☆□,这些由“心”而生之口物却蒙蔽了心的空明性☆☆☆□☆,因而口也口就由心而“忘”☆☆□□,因此☆□☆☆,“坐忘”即是“忘”心的活口动口口口口口口口方式□☆□,也是“忘”心的境界☆☆□□。由以上对中口口国“心”☆☆□□□,对“心斋”□□□☆□、“坐忘”的论口口口述口可口口知☆□☆,心就是一切口活动的根本☆☆☆□☆,一切由心而生也由心口而灭☆☆□□。心有“自我”之“成心”☆□☆,也有“自性”之“天地之心”□□□☆,有大众之“平常之心”☆□☆☆,也有口超口口口口口越口口口者口口口的“无心”☆☆□,因此可以用西方概念解释的心理活动都口可以用中国“心”来描述□☆□□。

  超个口人心口理学口又称“灵性心理学”☆☆□、“精神心理口口学”□☆☆☆,关注的是人的超越性和灵性□☆□□☆,超个人心理学认为人的心理既是心理的又是精神的□☆☆□,但主口要是精神的□☆☆□☆,超个人心理学关注口的也是人的精神之路☆☆□□,超越自我□☆☆□,达到口灵口性口口自口我☆□☆。中国传统口文化中□□☆□,关于如何破除“自我”达到“超我”□☆☆,有很口好的口口论口口述□□☆☆☆,比如禅宗的“静修”□☆☆□、“棒喝”思想☆☆□□,王阳口口口口明口的口心学□☆☆,道家思想等☆□☆□,本文中的“心斋”☆□☆□、“坐忘”思想也是破除口口口口口口自我☆☆□、追求灵性口口的方式□☆□☆。超个人心理学可以说是西方心理学口口对“灵性”遗忘口口的回归☆☆☆□,而回归的依据口是对各国传统文化中精神追求的重新思考☆☆□☆,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的心的概念也是超个人心理学的一个重要源泉□☆□。但超个口人心理学又口毕竟是西方的产物□□☆☆☆,在吸收和重新整理各传统口文化时又不免失之口偏颇□☆☆□,比如对中国“心”的体悟就口很难用语口言去论口述和理解□☆□,中国文化中“心”之内涵是“仰观天文”☆☆☆□、“俯察地理”的结果☆□□□,这种超口验性口口不口是靠语言得知口口的☆□□□☆,而是直觉体悟的口结果□☆□□☆,这是中国文化的精华☆□□□☆,恰恰又不是超个人心理学所不能容纳口的□☆☆。

  三□□☆☆、简短结口论

  以上我们对庄子“心斋”☆☆□□☆、“坐忘”思想口口进口口行了口解读☆□☆□□,并就庄子“心斋”□☆☆、“坐忘”思想与超个人心口理学口作了比较研究☆□☆□□。从中我口们可以看出虽然两者都在致力于探索如何提升人的境界□□☆☆☆,让人口的生存成为有灵性的生存☆□☆☆□,但细比较起来两者仍有一些口差异□□☆□□。中国文化中重体悟☆☆☆□☆、口☆口口☆口重视天人合一口的文化传口统在“心斋”和“坐忘”思想口口口口中口都有很好口的体口现□☆□,而这方面正是超个人心理学所缺少的☆□☆☆□。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口超个人心理学本身所具有的包容性已让超个人心理学的发展成为世界性的口发展☆□☆☆,而在这方面我们对中国心理学的探讨却显得很单薄□☆□☆。正是基于此☆□☆☆,本文写作的目的口一方面是希望口在探讨超个人心理学与各民族文化相融合时□□☆□,更要注重口各民族文化中的文口化本性;另一方面☆□□□,通过口对口口庄口子“心斋”☆□☆☆☆、“坐忘”思想的解口口口口读□□□,我们也可以看到中口国文化中蕴涵着丰富的心理学思想☆□□□,中国文化心理学有着自己独特的口体系☆□☆☆□,但长期以来却被西方心理学的模式所口左右☆☆☆。希望我们能以新的角度来看待口中国心理学☆□□□,重新挖掘口我们文口化中所具有的口心理学口思想☆☆☆□□。

  作者:李树军等

本文由雨桐论文网发布于哲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庄子“心斋”-“坐忘”思想与超个人心理学比较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